Thinker's House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微博:https://weibo.com/u/1717729503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歌词渣翻译】Additional Memory

紧急对字数


浮かんで 転げ落ちて

浮空中 坠落而下时

出会ったエンドロール

遇见的片尾幕

歪んで 変わり果てた

扭曲了 彻底改变的

未来の走馬燈

未来的走马灯

もうお終いね

已经是 一切结束了

幕の切れてしまった 白昼夢は

开幕的白日梦

ただただ 虚しさ達を暈してみせた

仅仅是  决意淡化这些空虚

思い出してしまう

回想起来了

夕焼けの空 滲むメロディ

夕阳的天空 渗透的旋律

「帰ろう、道を間違わないように」

『回家吧,不要走错路了』

臆病になって ギュっと繋いだ手を

变得胆小 ...

我看到有人画他去学纯数学。
这很好,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他也的确因为一时兴起加满了一亿分,或许他真的喜欢,或许他真的有天赋。
人会选择怎么样的职业毕竟无法预料。而他是很能贯彻自我的人,想做的话一定能做到吧。去想象、揣测他会选择的无数道路以及走在之上的模样也是一种乐趣。
我就不行。
我说不定到死都不知道要怎么走下去吧。

胡言乱语代替午休
再び繰り返される証

啊,不要参考本lft里的翻译,那个太早期了我自己都没眼看……

我对云雀恭弥是一见钟情。当然可以反驳说我对谁不是一见钟情……是啊,我对谁不是呢(惆怅)。总之,云雀的地位逼近我的纸片人初恋。从以前开始他的存在就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安心感,大约也是我慕强的开始。
与之相对的,我常常对云雀的官方表现和同人表现感到不满……同人就不说了,官方就是……嘛,那个,小动物之类的,萌化之类的,中二之类的,事实上给他带来了极高的人气,也成为他无法忽视的个性点,但我其实更想看看他强大无情的部分,但是,嗯,嘛,谢谢官方(吃(喂
我对他的角色歌,或者我曾经对家教早期的部分角色歌都感到不满。
早期的角...

事已至此了,就不要再xjb吹了吧。
但是人总是有压力,有压力就想发泄,想发泄就想胡言乱语,而既然要胡言乱语,总要有个寄托。

我前几天发现五月份问答箱收到一个问题,让我吹akashi。我脑里的akashi基本只有两个,一个是云雀的角色歌,另一个是赤司征十郎。在看黑篮的时候,赤司的人设和设定一棒子尻晕了我。当时我发了狂地写了一些非常ooc的同人,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总是被这样贴着完美的、全能的、天才的标签的人所吸引。身为天才的赤司征十郎,我心疼他为才能所累,却又正因为他的才能,才会如此倾心于他。
我在p站上大肆搜刮黑篮粮食时,无意中发现这样一篇佳作。这篇从黛前辈的视角写起,全篇都是作者所捏造的《发条苹果...

三十分钟死印

剧透
捏造
没头没尾
cp?

“你在这里啊。”
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八敷停下手上的工作抬起头,看到真下臭着脸大步朝自己走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在生气,但反正真下就是这个脾气,他也平常地打了招呼:“是真下啊,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是不是还活着,进展怎么样。”真下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淡,“敲门也没人应,一看门也没锁。我还以为你睡过去了还是倒下了,没想到你跑到院子里来了……你在干嘛?”最后一句时他来到了八敷身边,终于看清他正在忙活什么,语气上扬的同时惊讶地抬起眉毛。
“嗯……这个……”八敷将目光移回手边的毛团子,如实回答,“在喂兔子。”
“哼……”一瞬的惊讶过后,真下回到默认的嘲讽表情,“看来你真的很闲啊,人偶...

啊……我对云雀的个人解读的个人部分已经突破天际了,即使想和谁聊聊也什么都说不出口吧……
尝试分个类的话,生态观和自由观……?之类的东西?

生态观就是,云雀总是把人比做动物这点……他应该是真的一直把人类带入到自然界中去看待的,所谓风纪,某种意义上也是遵循自然规律的意思……?
我记忆模糊,印象中他一般用小动物和草食动物区分人……
草食动物=贬义。泛指违背生态规律,妄图通过数量优势、外力作用等方式改变自身食物链阶层的底层弱者。
小动物=中性。泛指遵循生态规律,贯彻自身的生存方式不懈努力的一般人。
至于云雀对自己的定位,一般大家认为是肉食动物……我不记得原作有没有出现过这个词,不过他将自己视为狩猎者阶层这点是赞成...

05/05:一个开头与设定

写在最前:
云雀前辈生日快乐!
一个复发患者毫无诚意的生贺,尴尬无比的脑洞,从头到尾的自嗨。
含有crossover要素。
如您在阅读过程中感到任何不适,请全速脱离!

———————————————————————

零之章:既视感与违和感

如同身处鸟笼之中。
云雀坐在走廊缘侧望着被屋檐与围墙限定的天空,不禁这么想。
他自然不是被囚禁的笼鸟,也并未被限制任何自由。只不过三岁儿童不被允许单独上街,能否出门均要看家长方便。多数时候留守在家中,不由得有种“被束缚着”的感觉。
仅仅是一闪而过的念头,就足以让云雀心生厌恶了。他天性最痛恨被制约,对于无形中困住他的家宅、身份与一族的名誉都打心底感到不屑。为了排遣这份厌恶感,他想...

End Valley Cats Fight (gumirin)

阿球生日快乐!!!!

非常垃圾的忍者pa或者说火影pa,我没有想到终结谷这么难写……原作过于感情纠葛,而我对这对只写过傻白甜……总之又短又垃圾,对不起(闭眼)

连好可怜,连在我的gumirin里就没有好一点的待遇吗(你


End Valley Cats Fight


惠很喜欢林间跑酷,兴许是保护色的缘故,她对树木天生有一种亲近感。每当在树枝上轻踏着步伐、漫无目的只感受迎面而来的风时,她都有种回到家一般的安心感。

隐于林里,木叶,这是她的家,也是其他所有木叶忍者的故乡。

但是如今她穿梭在最喜欢的林木之中,却在朝着远离家的方向前进。风里没有她喜欢的清新气息,只有苦涩。...

一些最近看的番和感想

目前每周看更新的番有

博人传、爆肝工程师、国家队、小木乃伊、卫宫饭(为什么你是每月更新……)

……恩付费的都是走网盘,可能会有人介意我就先明说了……

其实主要是想讲讲国家队,不过既然要写就也随便写写别的好了()


博人传:

就为了看博人传,我在考前抛弃复习去补了两天火影漫画,考完后又补了一天,具体感想在别的地方说过了()单论博人传的话,其实我看得蛮开心的……有人觉得漫画比动画剧情好,我觉得其实差不多(……)漫画好歹时间线推得比较后,看起来可能有成长吧。我对博人传还是蛮期待的,子时代都很可爱(巳月超可爱……),小朋友们之间的交情也让人不时露出慈爱的笑容……另外...

我喜欢托马斯。
我喜欢托马斯对凌牙喊那是他唯一的朋友,喜欢他和凌牙拌嘴,喜欢他绅士地应对璃绪,喜欢他嘴上看不起弟弟心里非常重视,喜欢他喊哥哥aniki,喜欢他拼命在爸爸面前努力想要得到关注,喜欢他其实会为了未曾谋面的人挂心、会为了他那唯一友人不唯一的其他羁绊的断绝而发怒,喜欢他自知要下地狱、相信着友人会来陪伴自己。
我明明是喜欢你的,为什么。

新年快乐!!

可以了,就这样吧_(:з」∠)_

情人节到了。瞅了一眼,去年情人节我在写贝库塔复健。
真绝望啊贝库塔,今年我还是喜欢你。

神仙手书ry
我是个为了凑字数不择手段的失格译者。我放弃进一步对字数了。

Unknow·Mother Goose

wowaka

あたしが愛を語るのなら
如果由我讲述起爱的话
その目には如何、映像る?
在那眼中的映像会如何?
詞が有り余るばかり
只有言辞绰绰有余
無垢の音が流れてく
无垢的乐音流淌
あなたが愛に塗れるまで
直到爱将你完全染遍前
その色は幻だ
那颜色都只是虚幻
ひとりぼっち、音に呑まれれば
孤身一人吞没在音符中
全世界共通の快楽さ
是全世界共通的快乐吧

つまらない茫然に溺れる暮らし
沉溺于无趣茫然中度日
誰もが彼をなぞる
人人都在扮作他人
繰り返す使い回しの歌に
来回反复又将滥用的歌
また耳を塞いだ
堵上耳朵充耳不闻
あな...

“总觉得有些抱歉啊……”
用肩膀支撑着十代的身体走在已经入夜的路上,约翰心虚地小声嘟囔。
很偶然的,他和毕业后就杳无音讯的十代相遇了。虽说他乡遇故知是一大喜事,但是两个成年人因此兴奋过度喝酒上头,实在是不算成熟。
约翰还好,寒冷地区出身的他已经习惯了烈酒,即使现在也能保持清醒。十代很显然低估了那些如果汁般甘甜的高浓酒精,现在只能不省人事地倒在他肩上。所幸尤贝尔还知道回住所的路,不然他们可能要在大街上将就一下了。
说到尤贝尔,她正以堪比激光或者高压水刀的视线从后面盯着约翰,让他一直有种走在钢丝上的惊险错觉。精灵没有漏听约翰的自语,不善的气息又加重不少。
“你还知道说这种话呢。若不是你提出来要喝酒庆祝,十代...

玩玩这个

从我的文里节选500字内(应该够吧?1000的短打都有一半了)的一段发给我,我回答我写这段的时候在想啥、为什么这么写、暗搓搓玩了什么梗之类的。
虽然我根本没写什么东西……(远目
如果你能找到我别的账号但是是我本人写的文、或者是发病时写的情书也可以

贴到质问箱就好!⬇️
https://peing.net/mrszydcr

不知道新入zexal的朋友有没有没接触过紫学游戏的。虽然紫学不一定适合所有人,但总有人注定要走上紫学的道路。附上游戏发布页面在此:
http://mmdemao.lofter.com/post/3ac5e4_780d78b
其实原发布是在剧本作者kk老师的lft里,但是已经上锁了……遗憾,里面有一些游戏长条截图,方便不想答题连点的朋友观看。在kk老师的微博里也还能找到一点。
顺便kk老师已经出坑请尽可能不要打扰()她现在主要写点原创,kk的原创特别好!大家可以去吹她的原创!(((

嗯……偷偷的
当时逃避干活摸的东西
没有经过严谨考据并不准确


对,补充一下Triple Travel的看法,虽然隔了四个月我也不太记得了

从pv上的判断是哥哥=another dearest里带兔子的优等生男孩,也就是社长定位

但是我对曲子最敏感的是物语,也就是说一切判断只能基于剧情和故事进行,意象算是辅助和佐证

triple travel的剧情大概是生病的妹妹怯于手术沉睡不醒,后来在哥哥的期待与呼唤中醒来的故事 

……海马兄弟没有这样的情节,或者说,我第一时间联想到的竟是海马被mind crush之后寻找内心积木、而木马一直等待相信他会回来的剧情。这样配役是完全反过来的…...

剥开纳修的存在,贝库塔对梅拉古这个人大概是又爱又恨。
他不讨厌和梅拉古一起在舒适区范围内你来我往毫无意义地打太极(正常人称之为闲聊)。他痛恨被梅拉古逼着在雷区里惊险地针锋相对宛如剑舞(正常人称之为逼供)。
梅拉古是如何如此洞察人心的,贝库塔至今不懂。不是所有女人都有这样的直觉,也许巫女是真的有超乎常人的能力,无论死去活来多少次,作为人类亦或怪物,这力量也始终伴随着灵魂不曾消失。真可恶。
但是再怎么受到心理上的压迫,他也只会恨得咬牙想下次让对方加倍不堪,却不曾起过杀意。他一次次杀死她,为的不过是折磨纳修而已。这倒是无妄之灾了。不过对梅拉古而言,失去和纳修之间的联系怕是要痛苦百倍吧。
无聊地伸出手去,纤细...

为各位带来某无力系歌手的出道作《EYE》

日向君生日快乐

嗨呀大家新年快乐!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写一下#2017对lo主的印象#!
没兴趣的朋友当看不见吧!
去遛芙芙了!

1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