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微博:https://weibo.com/u/1717729503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到睡着为止看看我能不能写出能让自我满足的东西









C
P


“你养猫了?”
等待的人来了,他于是挥挥手把刚刚还那么亲近的猫咪赶开,回头应以满面的笑容:“没有,只是野猫。”
突然被冷落的黑猫发出不满的细鸣,盯着来人看了一会,悻悻地转身跳入夜色之中。快斗看着猫咪远去,说出了心中的想法:“是同类相近吧……”
“啊?你说什么?”
“没有什么。等很久了吗?”
“对啊对啊~让本大爷等了这么久,身体都冻僵了,你打算怎么补偿啊?”
看着颇有坐地起价的打算的贝库塔,快斗摇了摇头,解开自己的风衣走过去披到坐着的人身上。贝库塔像是没有预料到地眨了眨眼,双手下意识地抓住肩上带着他人体温的外衣拢了拢身体,然后他才意识到这个动作对他而言实在太过温顺了。他干咳一声站起来,另起了话头。
“小少爷睡下了?”
“是啊。阳斗是个好孩子,不会晚睡的。”
“诶……也就是说,这个点不仅没有睡还跑出家门的我,就是个坏孩子了吧?”
“你的坏不止这么一点吧。”
“真过分啊……”尽管如此他却压不下弯起的嘴角,“为了看管可恶的反逆者,快斗大人不惜牺牲自己宝贵的个人时间贴身监视,真是辛苦你啦——”
“呼嗯,你是这么认为的啊。”
快斗投下审视的视线令贝库塔不禁打了个寒战,脸上的笑容倒是没有丝毫崩坏,只是不得不举起了双手:“……讨厌啦,开个玩笑而已快斗大人。”
玩笑对快斗并不适用,不过他像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一边拉着贝库塔向住所走去,他一边半是无奈地叹气:“在我包庇你的那一刻起,我也不过是个反逆者而已了。”
贝库塔深知这句话中蕴含的认真情感。他一边为此发笑,一边却用力回握了拉住自己的那只手。
“我知道的。”



没有了。
写到一半的时候被自己顺手加的敬称一惊于是魔改成了paranoia
共犯者真好

……这么一想,paranoia是没有其他动物的啊!

更反逆了(??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