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微博:https://weibo.com/u/1717729503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总觉得有些抱歉啊……”
用肩膀支撑着十代的身体走在已经入夜的路上,约翰心虚地小声嘟囔。
很偶然的,他和毕业后就杳无音讯的十代相遇了。虽说他乡遇故知是一大喜事,但是两个成年人因此兴奋过度喝酒上头,实在是不算成熟。
约翰还好,寒冷地区出身的他已经习惯了烈酒,即使现在也能保持清醒。十代很显然低估了那些如果汁般甘甜的高浓酒精,现在只能不省人事地倒在他肩上。所幸尤贝尔还知道回住所的路,不然他们可能要在大街上将就一下了。
说到尤贝尔,她正以堪比激光或者高压水刀的视线从后面盯着约翰,让他一直有种走在钢丝上的惊险错觉。精灵没有漏听约翰的自语,不善的气息又加重不少。
“你还知道说这种话呢。若不是你提出来要喝酒庆祝,十代也不会搞成这样……从一开始你就不该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说的有点过啦……因为我见到十代很高兴嘛。啊,当然见到你也很高兴哦?”
“虚伪的家伙。”
不知道尤贝尔为什么那么讨厌他,约翰自认为算是受精灵欢迎的了。他苦笑了两声,将十代下滑的身体重新摆正,靠的更近了些。尤贝尔眯细眼睛看着他的动作,喃喃自语。
“……真让人不爽。”
“好啦好啦……咦?”
突然感觉到十代动了一下,约翰停下脚步看向艰难地抬起头来的友人:“十代?你醒了吗?”
“……放开。”
不是十代的语气。从茶色的刘海下露出来的是橙蓝异色的双眼,约翰吃了一惊,然后才发现尤贝尔的身影消失了。取得了身体的控制权的尤贝尔推开了约翰,用被酒精高度麻醉的身体费力站着。
“……用那样的身体行动太勉强了啦,尤贝尔。赶快把十代放开吧。”
“不要。我一看到你这家伙和十代接触就火大。”
“我这不是没办法嘛??你也不想十代倒在酒馆或者大街上吧!”
“当然不想。可是我也不准你碰十代。”
被摇摇晃晃的亲友用杀人的眼光瞪着也不是个事。约翰抓了抓头发叹了口气:“那你说怎么办?”
“把身体给我。”
“诶?”
“把身体给我。是我来操纵的话,就算是你这么大块肉碰到十代也还算能忍受。”
“你把人都说成什么了……不是,”约翰十分惊讶,“你现在还能入侵别人的身体吗?”
“……的确,现在我和十代的灵魂融合在一起,我无法离开十代。不过,距离足够近的话,我还是能做一些独立的行动的。”
“是这样……听起来好厉害啊。”
像是真心感到佩服一样,约翰没有太多思考,很爽快地点了头:“那行吧。要怎么做?”
明明提出的人是尤贝尔,约翰答应后他却露出了更恶劣的眼神。
“……我就是讨厌你这一点!”
“什么啊???”
也太不讲理了!约翰还没来得及抱怨,就看到尤贝尔半透明的身体从十代身上剥离,直直地朝他撞过来。
(唔……单看这画面其实挺像恐怖片的。)
宝玉兽们流露出骚动不安的情绪,约翰示意它们不必担心,话虽如此也还是无法完全消除紧张,在接纳尤贝尔那一刻还是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睁开橙色的双眼,接住了再度失去意识而倒下的十代的身体。
“……还是老样子,这种一点黑暗也没有的空壳。”他这么抱怨。
尤贝尔暂时就这么抱着十代,站立不动。
十代的身体很温暖。十代的呼吸让人安心。
能和十代的灵魂永远在一起,尤贝尔非常开心,也从来不觉得后悔,只是。
偶尔还是会很羡慕,能够直接触碰十代的肉体。
尤贝尔满足地紧紧拥抱着十代,然后听到退到了意识深处的讨厌的身体主人的呼唤。
“喂!别站着不动啦!晚上好冷的!这样下去我和十代的身体都会着凉的哦?!”
“我知道,你闭嘴。”
被借用身体的灵魂凶了,约翰悻悻地缩了回去:“……刚刚还说不准‘我’碰的……”
尤贝尔暂时放开了十代,重新用肩膀架起对方的身体,再度迈开了步伐。约翰看着自己的视界一直集中在十代的头顶发旋,也不想要再吐槽了,就只是安静地等待精灵用完自己的身体。

“……对了我先说好,不准用我的身体公主抱哦。”
“谁会允许你对十代公主抱啊!”


———-

神仙手书使我癫狂

评论 ( 2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