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垃圾lft我的上一版简介呢……???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最近在ygo,需要贝库塔病友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Drawing days(罗斯阿鲁)(未完)

原梗家教op1《Drawing days》

之前在微博上放过一半……

现在也没写完算是存个档……

不打tag先……

……好难写啊啊啊啊我有坑的预感啊啊啊啊啊(抱头


--------------------


在漫画里,似乎“来自异世界的人或生物从天而降出现在主角面前”是一个十分常见的梗。

在那之后,这个人或生物通常会向主角提出请求之类的,把主角卷入一系列麻烦之中,开始奇妙的冒险。

那么,在此来个情景假设。

如果一个穿着奇怪的看起来差不多是高中生年龄的少年忽然落下来——就是字面物理意义上的从天上掉落下来落到你面前,摔得鼻青脸肿眼泪直流,然后爬起来跪坐在你面前露出一脸蠢爆了的表情,大声喊着:“拜托了请帮我画一张回家的地图!”这样的话,你会怎么做?

尤其之后对方还补充说“那个!我其实是一名天使!”这样的羞耻的台词。

西昂是一个普通的青年。

随处可见的,一个人住在租金便宜的公寓里,整天为打工养活自己四处奔走的生活在城市里的年轻人。

已经是不会因为梦想而热血上头的年纪,不如说是个冷静的理性派,虽然也喜欢过漫画,但是最近都只看些职场方面的经验书,最大的目标是过上安稳的生活。

人生是一场庞大而复杂的游戏,身为玩家之一,西昂,完全不想走上漫画主角一般的展开路线,被奇怪的东西打破自己的平静生活。

所以他一脚踩在那个会带来麻烦的家伙的脸上然后直接转身就走,无视对方发出“呜诶诶诶”的笨蛋一样的哭声并躲过死命伸过来想要拖住自己的手。

不如报警吧,他想。

“等一下!等一下我知道这很难相信!但是拜托你!我只能够靠你了啊啊啊啊!!”

西昂沉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来俯视着那个被自己踩到趴在地上的家伙。对方似乎以为他回心转意了,露出了看到希望一样闪亮的眼神。

“中二病什么的给我滚回家里去,别出来丢人现眼。”

“————才不是中二病啊!!再说我就是回不了家才来找你的啊!!!”

像是打从心底里感到厌烦一样,他抬起脚再一次重重地踩上了对方的脸。

“看来你病得不轻啊,需要帮你叫救护车吗?还是直接叫火葬场?”

“别随便决定别人的死亡结局啊!!!”

太过分了这个人!这样哭喊着的少年努力地想从西昂脚下挣脱,无奈西昂踩得太用力,结果只是蹭了一脸灰。看到少年狼狈的样子西昂只觉得好笑,然后他踢了对方一脚就转头走掉了。

他是真的不想和什么奇怪的东西扯上关系。

……但是那个少年跟着他一路到了家门口。

期间西昂把少年打趴了不下五次,每次少年都会挣扎着爬起来一边擦眼泪一边跟在他身后。

“……你好烦啊干嘛非要跟着我。”

这么说着他把少年打趴了第六次。已经浑身是伤的少年一下子爬不起来,只能躺着发出呜呜的声音回答。

“因为……我只能够……找你帮忙了啊……”

“哈?为什么是我啊?就不会是你认错人?”

“不会弄错的……因为你看得到我啊。”

西昂的心咯噔一下。

诶,不是吧,这人病到这个程度?

他伸手敲了自家隔壁的门。没几秒后门打开来好友那头染得奇奇怪怪的黑白头冒了出来:“什么事西碳?”

“克莱尔,我找到一个脑子比你还有病的人了。”说着西昂指着地上的少年。

“我会受伤的哦西碳……诶,那边没有人啊。”

克莱尔发出疑惑的声音,而西昂僵了一下。

躺在地上的少年露出了“你看我就说吧”的眼神。

“跑掉了……”

只好这样敷衍过去,然后把依然晃来晃去的友人踹回屋里。

回过来掏钥匙打开自家房门时,少年已经爬了起来用十万分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

西昂沉默地与少年对视着。

然后进屋甩手关上门把少年关在屋外。


外面的人在哭闹了好一会之后终于安静了下来。

想着是不是终于放弃了走了还是被警察以扰民罪抓去关了而从猫眼往外看了一眼,发现对方只是转变为蹲在门边啜泣的地缚灵。

看来这次真的是被麻烦的家伙缠上了啊,西昂腹诽着。如果别人真的看不到少年的话,那么报警也没用,不过这样的话直接杀掉就能解决了,连藏尸体的功夫都省了。西昂半带认真地这样思考着,最后决定还是放着不管。

但是总要出门。

要是打工迟到或者翘班了的话可是会被扣工资的,西昂的目标可是全勤奖。

少年在听到内门打开的时候猛地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很是灿烂。

然后就被向外开的铁门打到滚了两滚撞到走廊另一边的墙上。

剧痛让他险些晕厥,等缓过来的时候发现西昂已经锁好门走得远远的了,他连忙爬起来追了上去,然后被一脚踢开。

“为什么这么无情!!”

“因为不想惹麻烦。”

“我才不会给你惹麻烦!只要拿到地图我就会马上走掉的!!”

“日本地图世界地图便利店都有卖出门右转谢谢。”

“不是那些地图啊!那是买不到的!只有你才能画出来!!”

画出来。

之前少年似乎也说过这样的字眼,说拜托西昂画一张地图。

真奇怪,为什么非要用画的呢。

莫名地就感到一股焦躁。

“我不会画画。你找错人了。”

西昂一边这么冷淡地回应着一边加快脚步,但少年丝毫不死心紧紧跟了上去。

“我不会找错的。我知道是你。”

“……别跟着我,你很烦啊。”

大概是听出西昂声音里极度的不耐烦,少年站住了。终于放弃了啊,西昂刚这么想,就听到对方说“那我在这边等你回来。”

“你会回来的吧,我可以等你回来之后有时间再画。”

“拜托你,我只能依靠你了。”

说着少年就真的退回到西昂家门前恢复蹲着的地缚灵状态。

……真想马上打电话给房东退租啊。

可惜毁约不退租金定金。

到底为什么自己会摊上这种麻烦事呢……西昂思考了起来。明明自己一直以来都普通地生活着,也没有乱踩乱立flag,中二病时期……几乎不存在,应该也没得罪过神明什么的,要说开启这种路线的话,一直以来都在犯病的克莱尔不是更适合吗?

说起来,那人到底为什么会认为自己画得出来呢?自己除了全国地图这类以外就不知道别的地图了,以前也只有在学校里上课时画简单地形图的经验。他连地图应该有什么要素都不知道,也不认为自己能画。

西昂自认不会画画。这么说实在有些偏颇,作为一个曾经的业余爱好者,他倒也画过一些作品,但是很快就放弃了。不管怎么说都还是生活重要,学习,打工,处理家务,这些就已经占满了他的时间。没有天分也没接受过专业教育,画画不可能当饭吃,在实际问题面前颜料什么的只能慢慢干裂,画笔这种东西也只能摆在笔筒里吃灰。

西昂已经是不会因为梦想而热血上头的年纪了。

现在的他只想努力维持好自己平稳的生活。

很快到了打工的店,他清空思绪,开始专心工作。

却过了好一会才恍然发现,自己打工的店不正是画材店吗?


下班回家的时候顺便买了菜。因为心情不好,砍价砍到差不多半价,老板都快哭了,一边说着“小哥你今天怎么这么狠”一边帮他装好了袋。

西昂觉得这是那个中二病烦人少年的错,但即使讲出来应该也没人信。他暗暗祈祷着希望回家时一切就正常了,却绝望地发现少年依然蹲在他家门口。

还睡着了。

趁现在把他扔到楼下去一切就结束了吧,西昂恶劣地想着,然后在靠近的时候少年被惊醒了,迷迷糊糊地看了他一眼:“你回来啦……”

直接一脚踢开,开门进屋,然后关门。

“——呜哇哇哇又这样!又把我关在外面!!你就不能可怜可怜我让我进去坐会吗!?我可是一直在等你啊!!被你打得浑身是伤就这样蹲在门口等啊!!”

“啊啊,是吗,你是个抖M啊。”

“才不是!!!我好歹是个天使哦!?你对天使就没有丝毫敬畏之心吗?!”

“先不论我信不信教,你连对翅膀都没有也敢自称天使?”

在西昂蔑视的眼神之下少年不自觉缩了起来:“啊,呃,那个,时、时代也会变的嘛,你看,很、很久以前大家就都没有翅膀了啦,恩……”

“……”

“呜啊啊别关门!!别把里门也关上啊!!!拜托了就只是画个地图而已!!不会耽误你太久的!!真的!!拜托啦——”

“那个地图有多大?”

“诶?……诶,我想想,那个,大概,起码我这么高然后两倍宽……?……呃……”

西昂“碰”地把门关上了。

“呜哇对不起!!对不起好像是要花点时间!!!我道歉!!但是!!我还是只能找你帮忙啊!!!别把我关在外面拜托了!!”

嘛,因为西昂其实并不擅长消耗战,所以在做好饭之后发现少年仍在呐喊哀求时,他终于还是无奈地打开了门,两扇,把少年放了进来。

“呜、呜呜……终于能进来了……”

“别坐沙发上,脏。把那个什么鬼地图的事解释一下。啊顺便一提我要吃饭,没有你的份。”

“你是恶魔吗!!?!?”

“不说就滚出去。”

“……好啦我说啦!”

最终只能在靠近门口的地板上坐着的少年哀怨地开始说了起来。

“我的名字是阿鲁巴……我的家在一个叫做‘乐园’的地方,要回到那里去必须要有地图,但是我的地图弄丢了……很久以前就。”

“地图具体是什么样子的,我也说不清……就是,很大一张,画了很漂亮的图画的那种,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画出来,我已经找了很久了……现在终于找到了……”说着就看向西昂……碗里的饭。

“我不会给你吃的哦。”

“呜!!”

“再说你根本没说清楚那是什么地图。只有我能画?我从来没有画过什么地图。”

“说了说不清楚啦!其实也不太像地图的样子……我刚刚说的不太对,应该是,每个天使的地图都是不同的,而且各自只有一个人能画出来,而我的地图只有你能画出来。还有,”

阿鲁巴露出了认真的眼神,将目光从食物转移到西昂身上:“你以前画过的,我之前那张就是你画的,但是它不见了。”

西昂皱眉:“哈?你在说什么?我完全没有印象……”

“14年前。”

阿鲁巴打断了西昂。

“我得到那张地图是在14年前,然后在5年前,我把它弄丢了。”

“……”

西昂忽然沉默了。

他不再理会阿鲁巴混杂着食欲与乞求的眼神默默地吃完了饭。

然后站起来像恶鬼一样面无表情地俯视着阿鲁巴说道:“我不会画画,出去。”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