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微博:https://weibo.com/u/1717729503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雪盲(CP绿赤,大概是p站赤……)

竟然是高中时写的耶(。

黑历史,语死早,不过还是翻出来

不打TAG了

-------------

赤醒过来的时候,正是暴风雪呼啸的时候,明明是早上却仍然一片阴霾。

裹着睡袋坐起身,一旁的皮卡丘被这个动作惊醒,揉了揉眼睛发出“皮卡皮……”的叫声蹭蹭主人,然后跳出了睡袋。

赤不太喜欢暴风雪,不能训练,不能找食物,而且山上的地形会发生变化,又要花一段时间来记忆。

不过,暴风雪的日子里,看东西会清楚一些。

赤得了雪盲很久了。

最开始以为只是太过劳累,后来意识到是雪盲,自己也没太在意,因为丝毫不影响。

皮卡丘打出了小小的电火花,堆好的木柴不一会就燃起了火焰,冰冷的洞窟内逐渐温暖起来。

是的,丝毫不影响。白银山的地形一直深深印在他的脑中,而且还有精灵们在,它们是他的向导。对战的时候有点麻烦,不过赤还是能取胜。

模模糊糊地可以看到暖色的火焰,赤爬出睡袋坐到火堆旁,顺手拿过一个罐头打开推到皮卡丘面前。

这种天气,绿不会来吧……

赤这么想着也给自己开了一个罐头,但是感觉到卡比期待的目光,他还是把罐头推给了卡比。这样的过程重复了几次,结果赤是最后一个吃到早饭的。
吃过早饭不久,暴风雪减弱了不少,赤决定趁着天还不亮出去绕一圈,记住改变了的地方。

等天亮了绿来了,就没机会了。

赤一直没告诉绿雪盲的事。

他嫌绿太吵就没说。

压了压帽子,长长的帽檐挡住了他的眼睛,天生红色的眼瞳更可以掩饰眼睛的红肿。

“……走吧,皮卡。”

赤小声说道。皮卡丘应了一声,轻快地跑到洞口,顺便清除了道路上的障碍,然后又叫了一声好让赤确定自己的方位。

精灵们都明白主人的状况。

赤快步走到洞口,动作自然得好像他没有任何异常。皮卡丘跳到他的肩上,就像他的另一双眼睛。


“啊啊太好了,雪变小了。”

绿拍了拍比雕,精灵轻叫了一声停止了盘旋,开始缓缓降落在雪山上。

绿本来没有来白银山的打算,可是暴风雪的消息让他感到不安,结果还是在一大早来了一趟。

“赤那个家伙,不知道在做什么哪……”这样小声说着,绿跳下了比雕,踩在松软的雪地上。

……奇怪怎么会这么不安呢?

绿烦躁地抓抓脑袋,快步走向赤栖身的洞穴,然后意外地发现赤不在里面。
喷火龙斜睨了他一眼继续闭目养神,卡比正忙着解决罐头,水箭龟冬眠中,没有一个告诉他赤的动向。

好吧我自己去找!

绿成功地在雪地上找到了人走过的痕迹,一路跟了上去。
……这个,是在绕着白银山绕圈?
抱着这样的疑惑,绿加快了脚步,在天空放晴后,终于看到了那个红色的身影。
“喂——赤——”
绿一边喊着一边跑了过去。赤正在记忆地形。天空一放晴,雪地的反光就强烈起来,刺眼得几乎要抹掉他最后的视力。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绿的声音。
赤惊讶地转过头,失焦的双眼根本捕捉不到绿的身影,让他迷茫了好一阵。
“……赤?”
绿看着反应不太对劲的赤停下了脚步,试探性地叫了声。
勉强可以看到模糊的身影,赤平淡地开口:“……是绿啊。”

绿松了一口气,迈步走近赤:“……什么啊,你一大早的在干啥?”
“……散步。”
“雪才刚停吧散什么步啊!”
真是的……一边这么说着绿麻利地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赤的身上,然后拉着赤的手:“好了,回去吧。”
赤缓缓地摇了摇头:“还没散完……”
绿脚下一个趔趄,“不是吧你……那我陪你散步好了,你一个人不知道又会去干什么奇怪的事……”
“不要!”
迅速打断了绿的絮叨。
“……赤?”
赤低了低头让帽檐挡住眼睛。他怕绿会发现雪盲的事。
绿看着这样的赤,忽然明白自己之前一直感到不安的原因了。

“……赤,你好像很久没有抬头看我了诶——”
几乎是瞬间,赤甩开绿的手,快速转身跑开。
“?!赤?”
无视绿惊讶的叫声,赤凭着之前的记忆跑着。
“等一下、赤?!”
绿赶紧追上去,一边跑一边叫着赤。
然后,传来了细微的奇怪的杂音。
“等一下赤!那边有石头啦!”
绿一个箭步上前拉着赤,赤才没有撞到石壁上。皮卡丘松了口气停止了叫喊。
赤有些讶异地伸出手,感觉到了冰凉的触感。而绿只是在一旁看着赤的动作,觉得一股寒意渗入心底。
“……赤,你的眼睛怎么了?”
但是下一秒,逐渐变大的噪音打断了他们。

绿震惊地抬起头,而赤仅仅是听到就明白了过来。
——雪崩!
在暴风雪后的雪山上大声喊叫,致命的失误。
隆隆的声音迅速接近,其中还混杂了奇怪的声响。赤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被人用力推开。
“绿?”
这样的声音瞬间被埋在了雪下。

积雪凶猛地从山顶滚落到山脚,来的快去的也快,破坏力却不可小觑。赤觉得意识模糊了好一会,忽然清醒过来。
“——绿!”
没有回应。
赤站起身,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赤第一次觉得雪盲是个巨大的障碍。
摸索了一会,身后是冰凉的石壁,似乎还在之前的地方。看样子这里是岩石底下,他逃过了一劫。
可是绿呢?绿应该也在这里吧?
赤有些焦躁,向前迈步,可是感受到了阻力。皮卡丘似乎在扯着自己的裤脚,不让自己前进。
“皮卡,放开。”
小小的叫声响起,似乎在哀求他不要前进。
他轻易地挣开继续迈步,可是很快就踢到了什么

奇怪的触感,坚硬却又有着一定的弹性。赤莫名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蹲下身子,伸出手摸索着。
先是柔软的布料,然后是冰凉的皮肤,细长的手指,那是不久前握过他、拉过他的手。
继续摸索着,感觉到的是刺猬头熟悉的扎手感,另一面则是熟悉的面容。
“绿——”
呼唤声戛然而止。
大约是后脑的位置,有一个不自然的凹陷,有着冰凉滑腻的触感。同样的触感也出现在了地面上。
赤努力地睁大眼睛,才勉强看到一片散漫的红。
如果他能看清的话,就会明白发生了什么。绿替他挡下了一块被雪冲落的石块,两人躲在岩石底下没有被雪冲走,滑腻的触感是冻结的血,而他现在正抱着绿冰凉的身体,膝盖上枕着绿的头,在雪地里茫然无措。


END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