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微博:https://weibo.com/u/1717729503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我家的左文字兄弟

哼哼哼我这次先在手机上码好再拷过来就算被吞也不怕啦!
我流短渣





关于我家的左文字兄弟




有兄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
当被告知自己有兄弟时,无论是江雪左文字、宗三左文字还是小夜左文字都感到了不知所措。
两位年长者还好,同样拥有成人的身躯,性格上也能相处,一起喝过几杯之后就接受了这位兄弟的存在。
问题在于幼弟。
两个人都不知道应当如何与小夜左文字相处。
这把一生都被笼罩在复仇的阴影下的短刀,这个年纪尚幼便浴血在战场上的孩子。
虽然渴求复仇的扭曲性格在审神者的关爱下得以缓解,但他的性格依然是倔强孤僻的。即使在本丸里遇到,他也只会微微屈身当作打招呼,然后继续低头朝着自己的目的地小跑过去。
恐怕对这个弟弟而言两位多出来的兄长真的是多出来的吧。
即使如此江雪和宗三也是兄长。
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他们去找了兄弟众多的一期一振和药研藤四郎,向他们请教如何与弟弟相处。这样的两个人居然会为这种事烦恼,被拜托的另两位兄长也是十分惊讶。
“作为兄长就应该要引导大家、照顾大家吧。”药研藤四郎说。
“对我而言,是要保护好弟弟们呢。”一期一振笑道。
“引导、照顾和保护……?”
“……”
显然学生们没办法完全领会。
当江雪和宗三来到本丸时,小夜左文字已经作为一线队员活跃在战场上了,而他们两人则被搁置。他们从没有和幼弟一起战斗的机会,连见面都少,又谈何照顾与保护呢?
凡事总得有个开始,他们跑到审神者面前,请求与小夜左文字一起出阵。
审神者看起来丝毫不意外。
“因为药研跟我说过了嘛。”
审神者很爽快地答应了,然后她站起来直视着两位兄长。
“我想你们大概是觉得在战场上可以保护小夜吧。既然正牌的兄长来了,我也没有办法。但是,即使你们是太刀与打刀,在这里的强弱可不是那么单纯地决定的。
“小夜可是很强的哦!”
审神者这么宣言。
那就如同是在炫耀自己的弟弟一般。
看着这样的审神者两人思考着要不要吐槽回去“那是我们的弟弟”。
两位兄长没有注意到他们已经开始产生对弟弟的独占欲了。
小夜对于哥哥们的入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只是静静地点一点头就转身走向战场。
两位兄长也深刻地体会到幼弟的强大。
他们拼尽全力都无法打倒的敌人,在幼弟手上不过就是一击。
他们的弟弟很强。
或许对于小夜左文字而言不需要兄长吧。
或许自己并不适合成为合格的兄长。
尽管有些惆怅,江雪左文字和宗三左文字想不如还是就这样下去吧。
战斗结束后,两人默默地退出队伍,回到房间里。
以为会消沉上一天,但是不一会就有人敲门。进来的是手上抱着柿子饼的小夜左文字。
小夜左文字看起来有些拘谨。
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跑过来,两位兄长也有些紧张。
“……审神者说,这次出阵大家都很努力,让我拿点心给大家。”
小夜用细小的声音说着,递出柿子饼。
他显得有些踌躇。
“……江雪哥。”
江雪左文字接过柿子饼的手僵了一下。
“……宗三哥。”
宗三左文字犹豫着接过。
完成任务的小夜左文字又朝两人行了一礼之后才离开,顺手还把房间门带上了。
“……”
宗三左文字偏过头看向长兄。
“我们有个懂事的弟弟呢。”
“……嗯。”
江雪点头,然后微微叹了口气。
“……我们真是没用的哥哥啊。”
“是啊……”
两人不再说话,开始吃起柿子饼。
有兄弟是种怎样的感觉呢?
“……好甜。”
兄长们小声惊叹。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