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微博:https://weibo.com/u/1717729503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打雷下雨的时候不要躲在树上

呃……投喂某人的GumiRin @不昼港 


…………………………好渣,好怕被嫌弃()


BUG什么的我不管了()


忍者pa……完全感受不到啊()






---------------------------------




暴雨,雷电,听气象预报说晚点还会有台风着陆,真是绝好的天气,也是绝差的天气,究竟是对面先停止搜索呢还是自己先失温而死呢,呜啊,好凄凉,就算要死,起码先给我一杯热茶……


Gumi在心中哀叹着,一边努力想着一些杂七杂八的能让自己打起精神来的东西,一边压抑住自己的呼吸。她龟息练得并不算好,毕竟不是潜入系的,现在也更多是在依靠保护色。


也就是说她现在躲在一棵树上。


雷雨夜。


Gumi觉得自己的心又凉多了半截,基本已经是透心凉。不管是谁都好,增援快来吧,我再也不要因为贪图早休假而单独出任务了。原本进行得都很顺利的,谁知道临撤退时居然触发了警报,这下可是颜面尽失了,如果有接应的伙伴的话,好歹还能告诉我脱出的路线……要扣我多少点都没关系,所以增援到底在哪里啊……


一道手电的光扫过,Gumi的身体绷紧起来,立刻又放松,不要激动,不要亢奋,她这么对自己说,维持住呼吸与心跳。


他们看不见我的。


他们看不见我。


在这样反复的像是自我催眠暗示一般的默念下,仿佛身体真的与周遭的树叶化为一体,仅仅只是静物了。头发,脸上,身上,明明已经湿透却又不断感受到新的雨水在流淌,但是Gumi丝毫没有伸手去擦的打算,她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了,只是静静地吐息。


手电的光又四处晃了晃,终于像是放过这块区域了,连同人的声音与气息一起远去了。


“呼啊……”


一旦缓过来就发现手和脚都在抖,别啊要是掉下去就全完了。讲到掉下去,Gumi小心翼翼地隔着外层的衣服确认了一下心口的暗袋里的东西,还好,还在,没有被狂风暴雨弄跑掉什么地方去。话说回来USB随身碟怕不怕水啊,也不记得暗袋有没有做过防水处理……回去之后,买点防水的布料重新做一个吧,虽然暗袋如字面意义上所说是设置在贴身处,不能让别人看见的,但是正是因为他人看不见,才成为了最适合女孩子们自由发挥的小小工艺品。Gumi现在的暗袋上是绣了一个精致的小人,那大概是她做的最好的刺绣了。想到这里,她不禁微笑起来。


风声隐隐地大了起来,越发猛烈地夺走Gumi身上的温度。不妙,这样下去不妙,这些人都不会想要去躲雨的吗?已经和他们周旋了好几个小时了啊……早知道当初锻炼意志力的时候就不要偷懒了,积累起来的疲劳正强烈地压迫着神经,好困,好想睡,好想冲个热水澡然后睡觉。


不能睡。


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想激励自己呢,牙关咬得紧紧的。想点开心的事情吧,Gumi这么对自己说,继续刚刚的,想点能让自己打起精神来的事,要保持住思维的活跃啊,不然真的要就这么死掉了。想到死,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不要想这个。想点别的吧。热茶。说起来,在自己的房间里还有没喝完的橘子茶。橘子也能做成茶吗?不管怎么说,就是收到了这样的东西,而且还蛮好喝的。略微有点甜又略微有点酸,带着清新的香气,喝了之后连睡眠都安稳了很多。橘子的香气,那个人身上总是有着橘子的香气,一定是非常喜欢吧,毕竟还去学了做橘子茶。恩?是去学的吗?还是她自己研究出来的做法呢?不管怎么说,那个人在这种方面总是有非常强的行动力,不过刺绣就真的是一塌糊涂了。


那个人似乎想在暗袋上做出花的样式吧?白色的,黄色的,绿色的,糊了一堆,线全乱掉了,根本看不出是什么花嘛。虽然试着问了问,结果却被生气地瞪了,对不起嘛,我又不是嫌弃你绣得不好,只不过还是忍不住笑就是了。最后说着“我来帮你做吧”问了到底是什么花,她看了一眼闷闷地回答说是雏菊。让人忍不住挑起眼睛的回答。我不知道她对花语有没有研究,毕竟我也只是道听途说,所以也不好说什么,就只是接过她手里的针和线轻快地开始作业。不知道这朵花会生长在你身上的什么位置啊,一边这么胡思乱想着一边把自己的心意也一针针送进花朵里。


那个人很想知道我的暗袋上有着怎样的图案,当然是不给看了。这么做之后她好像很不开心,跑到我房间里把屯的萝卜干全部吃完了,还被盐齁得直灌水。没办法,只好哀伤地做起新的腌萝卜,然后帮她完成抄写手帐的作业以抚平她的怒气。因为实在是很难为情啊,太过兴奋结果绣了很害羞的东西,要是被看到了一定会被嘲笑的。幸好她没有固执地要看。那个人和自己搭档了很久了,所以互相之间的脾气都摸得很清楚。


那个人这次也应该和自己搭档的……结果被叫去训练了,和另一个邻族的男孩子。似乎是两人的相性好到吓人,有希望练成一个威力极强的术式,原本是要血亲之间才能使用的吧,明明他们两个完全没有血缘关系,却意外地拥有资格,如果真的练成了的话,那两个人就会被绑定在一起了吧。说到底和我之间的搭档也只是暂时的啊,只不过一直以来都在一起训练所以培养出默契了而已,将来的分组果然还是要看能力之间的相性吗……


如果,和那个人不再是搭档了的话……


不行,不能想这个。要是想了不开心的事情的话,整个人都会丧失精神的。Gumi小幅度地甩了甩头,周围巡视的人的气息好像消减了不少,但是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实在很难做出判断,要是冒险一搏冲出去却中了包围就会被抓,但是要是继续按兵不动又等不到增援的话,这个状态也难以存活了。这么一看好像被抓还好一点,反正最近不是倡议人道对待俘虏吗,不管怎么说还是捡一条命比较好。但是,但是,被抓了的话,就见不到那个人了。


啊啊,好想见那个人。


Gumi自暴自弃一般地闭上眼睛。和阳光同样颜色的头发,温和如同晴朗的天空的眼睛,让人安心的橘子的香气,和自己同款的忍者服,总是被长老斥责累赘的可爱发饰,充满元气的声音,纤细的身体,隐藏在身上某处的纯白雏菊。


满脑子都是你,好像下一秒就能听到你的声音。


“Gumi!”


Gumi惊得睁大眼睛,不,她没有睡过去,距离她闭上眼睛不过才不到一分钟,周围仍有追兵的气息,但是没有靠近,四周没有危险,她还没有被发现,还好,还好。但是,刚刚是什么东西在呼唤自己?


“Gumi,你怎么样了?你现在在哪里?”


“Rin……?”


从右耳边上传来了再熟悉不过的声音,Gumi转过视线,看到一只完全被雨水打湿的狼狈的纸鹤。


传音之术。


“我……我没事,我还能动。”声音颤抖着,害怕自顾自地兴奋起来的身体会发出过大的声音,因此拼命压抑着,“东西拿到了,但是还有追兵。”


“我在用探查之术了,你再坚持一下!……啊,好了!我找到你了!”


数秒的沉默之后,从那一边传过来了清晰的指令,指出了通往生门的道路。Gumi拼命转动着黏黏糊糊的大脑,把这条生路死死地记住。


“我也会往你那里赶过去!你一定要记住路哦!一定要平安地回来哦!”


纸鹤挣扎着扑棱了下翅膀,然后就在大雨之中化为了一滩纸泥,那个令人挂念的隐隐带着哭腔的声音也就此中断。


Gumi在树枝上站稳脚,转向出路的方向。


疲劳什么的,寒冷什么的,刚刚还纠缠着自己的困倦和绝望全部都像消失了一样。碧绿的眼睛里有光芒跳动着,看向思念之人的方向。


“……我来了。”


小声这么说着,Gumi纵身跳进雨夜。




---------------------------------


1、并不知道忍术有什么,龟息、传音和探查都是瞎编乱造的


2、传音设定:给媒介下指令,让其自动寻找并靠近和目标一致的气息,在确认目标后接通连线


3、探查设定:需要画一定规模的阵,所以gumi没办法用


4、没能收回的伏笔:rin想绣gumi,一开始用白色皮肤后来感觉不像改用了黄色,然后悲剧了()gumi的刺绣绣的是rin,放在心口


5、依旧没能收回的伏笔,要继续玩的话还可以拉邻族男孩len下水,gumi以为rin喜欢len什么的()


6、并不知道忍者的衣服叫什么,本来想干脆全篇都不出现忍者这个词,结果还是破功了(×


7、还有啊……嘛这次感觉有点小挑战,不过现在这样一看果然还是没完成呢啊哈哈哈……(干笑

评论 ( 1 )
热度 ( 15 )
  1. 不昼港Thinker's Hous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若将感情全部吞入饮下。
    阿米!!啊!!!(大叫然后开始原地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