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微博:https://weibo.com/u/1717729503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黑篮-降赤-关于败北的一小段对话》

时间设定不明大概是WC后诚凛输了的设定……?算了这些不重要干脆当幕后看【不
明明在脑洞时期还是很萌的一写出来就……我去砍个手【
于是渣和OOC是惯例不要太介意
作者无常识因此可能会出现常识性错误请见谅
以上没问题请下拉刷新【


--------------------------------------

“我从不知何为败北。”
赤司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降旗惊讶地抬起头看着棋盘对面的人,就在这时对方手中的棋子落在棋盘上,发出“嗒”的一声清脆声响。降旗发出“啊”的一声很伤脑筋似的抓着头,这局开盘明明还没多久,他就已经被逼入了绝境。
“说起来赤司君好像从来没有输过……?”
一边绞尽脑汁思考着能不能多撑两步,降旗一边开口问。不出所料赤司用一幅理所当然地态度回答道:“没有。”
降旗和赤司能遇上是很神奇的事。降旗的爷爷在京都开了一间棋馆,总是三不五时地游说自己的孙子去玩,所以这个假期降旗就真的去了,然后就发现赤司居然是棋馆的常客。虽然最开始着实受到了惊吓,不过几天下来也发现赤司其实是个不错的人。
恩如果他下棋时能放放水就更好了。
降旗叹了一口气挥开不切实际的想法,垂死挣扎般走出一步棋:“败北么……打个比方就是参加商店抽奖结果没抽中那种感觉?”
“不是很理解呢……”赤司毫不犹豫地落下一子成功让降旗又一次愁眉苦脸起来,“我很少参加商店抽奖,就算参加也抽的中。”
“呜哇要不要那么招人羡慕?!”
降旗发出一声哀叹,居然开始认真地思考起合适的例子。
“唔……那么,听说某家店的汤豆腐很有名,特地过去想试一下,结果发现火候不行调味也乱七八糟的,这样怎么样?”
“有点不爽。”赤司诚实地说出自己的感想,“但是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败北就只是这样而已吗?”
“这个也要看人的啦……有的人可能就是吃完就走再也不来了,有的人可能会和饭店闹起来,有的人会因为期待落空觉得很失落,有的人会觉得没什么关系只是难吃了点,只是这样而已。”
“说的也是。”赤司好像理解了一样点了点头。
“赤司君的话这时会怎么样?”降旗有些好奇地问。
“我吗?”赤司沉吟了一会,“我的话大概会直接教他们正确的汤豆腐的做法吧。”
“感觉很有赤司君的风格呢……赤司君好像是会很冷静对待失败的类型啊。”
“是吗?这个就不清楚了呢。”
两人的目光重新落回棋盘上,没过多久降旗终于哀伤地认输了。两人开始收拾残局,叠着棋子的赤司忽然小声说道:
“光树你没有生气呢。”
“诶?生气……?”
降旗愣愣地看着赤司。赤司的眼神有些放空:“恩。我以前对真太郎这么说的时候,他很生气的样子。”
“嘛因为听起来的确很自大啦……”
“我没有那个意思。”
“我知道啊。”
赤司有些讶异地看着降旗,降旗有些别扭的小声说道“所以才没生气啊……”
“而且那时候真太郎还说:‘绝对会让你明白败北的滋味的’这样的话呢。”
“呜啊该说不愧是绿间吗?好厉害的样子。我的话就说不出来呢。”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个普通人嘛。那种事对我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我没有底气说那种话。但是绿间的话就有可能呢……毕竟他是真的天才啊。”
降旗这么说着难免感到失落,头微微地低了下去,小声嘟囔着“反正我就是个废柴啦”之类的话。
气氛变得沉默起来。看着低着头的降旗赤司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安抚的话吗?会不会显得自己更自大呢?赤司难得的犹豫起来。令他感到犹豫的对象这时候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抬起头看着他,问道:“再来一局?”
赤司有些意外地看着刚刚还摆出一副“我好没用”的消沉的脸的降旗,发现对方似乎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正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他点了点头说好,于是棋局再开。降旗摆好棋子走出一步,然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对赤司说:“啊,刚刚那些话可以不用太在意,我也只是随便说说的啦。”
“是吗……?”
赤司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随意下了几步棋后,他小声地自言自语道:“也有普通人才能做到的事啊……”
“诶?”
“不,没什么。”赤司无视降旗头上的一堆问号,说道:“到你了。”
“我知道……赤司君你就不能放点水吗?”
“这样光树你永远也进步不了的。”
“呜呜呜……”
好像刚刚的对话并没有发生过,降旗仍然在为棋局伤脑筋一样。要说哪里不同的话,大概是赤司脸上淡淡的笑意吧。

------------END-------------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