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垃圾lft我的上一版简介呢……???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最近在ygo,需要贝库塔病友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卡拉ok罗斯设定

“阿鲁巴君——等下放学我们要去唱k,你要一起来吗?”

“诶……”正在收拾书包的阿鲁巴顿了一下,问道:“……上次那家?”

“是啊,我们最近都是在那边玩啦。”

“……好啊,我很乐意。”

阿鲁巴微笑着回应。向他发出邀约的同班的女生于是转向另外一个男生问道“你要不要也过来”之类的。事实上这些女生的邀请一般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为了人多热闹或者有人能帮她们拿书包罢了。当然也有像眼前这位一样表面上是邀请阿鲁巴顺便邀请旁边的人,实际上后者才是真正的男神。不过阿鲁巴不太在意就是了。

“上次那家……啊……”

阿鲁巴轻声嘀咕着,露出了略带期待的笑容。他拿起书包,和吵吵闹闹的人群一起走出了教室。

“不过啊,”刚刚邀请他的女生忽然回过头来对他说,“阿鲁巴君你最近好像常常和我们一起玩诶,明明之前都很死板地一放学就回家。啊,难道喜欢上这里的谁了?”

“才不是啊!我也是会和同学交流感情的啦!再说一放学就回家有错吗!”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啦。”

女生嘻笑着转回去参与大部队的话题。阿鲁巴抓着书包跟在后面,既不参与话题也不掉队,慢慢地向着卡拉OK的方向走去。


这家店和学校只隔着两条街,歌单更新快,价格周到,而且经常有面向学生的优惠,所以是多数学生放学后找乐子的首选。话是这么说,好学生阿鲁巴今天也才第三次到这里。第一次是某位同学的庆生会他被硬拉过来,第二次是参加和今天一样的放学后聚会。刚开始和家里报备的时候还十分忐忑不安,没想到妈妈居然欣慰地说“太好了阿鲁巴你终于交到朋友了”。诶?!难道我一直以来看起来都像没有朋友的样子吗?!

总之他得到了放学后一定的自由时间,和同学们一起来到了这里。

“饮料这些就够了吧?要不要再多一点啊?”

“谁点的啤酒啊我们还未成年啦——”

“唔——零食要这些这些还有这些!然后服务生要指名谁?”

“还用说吗肯定是罗斯啦——”

“啊,还有还有——”

阿鲁巴觉得自己的心跳颤抖了一下。

罗斯——事实上刚刚为止阿鲁巴还在想要是她们不指名罗斯的话,他要怎样开口才算自然。不过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女生们最近频频光顾这家店的主要原因就是罗斯。

这家店提供指名服务,客人可以指名特定的服务生陪唱陪玩或者适当地陪酒。服务生的工作就是炒热气氛,因此他们大多性格开朗多才多艺,并且长相英俊。罗斯是最近来的新人,虽然是个新人但已经把这些技能点全部点满了,而且因为还是新人所以指名率并不高,只要阿鲁巴他们来的早就一定叫得到。

点单交上去之后,很快地包间的门就被敲响了,然后一个服务生推着推车走了进来。推车上放着的是阿鲁巴他们点的饮料和零食,而推着车的服务生——自然是罗斯。

“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位的指名——今天由我罗斯来为大家服务——”

稍稍拖长的声音有着十足的可爱感,然而罗斯实际上是个非常帅气的人。有的人就是可以把帅气值和可爱值都加到爆表,让你除了捂着心脏尖叫之外做不出别的反应。

略带反翘的黑发,不知道为什么在头顶竖起了三根天线,据他本人所说这是造型。往下是姣好的五官与白净的皮肤。眼睛是略深的红色,微微上挑的眼角极具魅力。然后是穿得工工整整的黑白制服,故意留了最上面一颗扣子松着,让人隐约可以看到锁骨的轮廓。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罗斯,但阿鲁巴还是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女生们在罗斯出现的时候就骚动了起来,尖叫着喊着他的名字。罗斯微笑着应答着,环顾全场。阿鲁巴微微低了低头以防和罗斯对上视线,尽管他知道罗斯并不会看向自己,他只是单纯在扫视罢了。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会注意到罗斯的原因,除了完美以外大概还有向往吧。

其实那天被拉去生日会时阿鲁巴还是有些暗暗高兴的。同班同学这么久了,他一直都没参加过什么聚会——当然这跟他正直的好学生性格有关,也因此在得知要去卡拉ok时他还胆战心惊了很久想着他们一帮未成年会不会被抓去辅导。

事实证明他多虑了。一群学生浩浩荡荡地占领了一个包间,气氛热烈得不得了。大家吵吵嚷嚷地点了一堆软饮和零食,在指名服务生的时候倒没那么顺利,因为来得有点晚有名的服务生都点不到了。阿鲁巴略带好奇地挤到人群之中围观大家翻看着的名册。不知道是为了方便识别还是为了隐藏真名,服务生的名字全都是片假名,倒也方便念。

他只是偶然看到了罗斯的名字然后小声念了出来而已。

“罗斯……咦说起来以前没见过这个名字啊……”

“是新人吗?”

“好象是诶!要不要叫他试试看?”

“不知道是个怎样的人啊——”

“那就指名他咯?……”

大家的态度真是随便到令人惊讶,但阿鲁巴也得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这里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是新奇的。他打量着包间里的布置,很快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当罗斯走进包间的时候,真的有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

不过这份安静很快被女生们的尖叫所打破。罗斯很快和他们熟络起来,相处不到十分钟就能叫对所有人的名字,无论是唱歌、聊天还是玩骰子都得心应手,同时应对那么多人也游刃有余,而且时刻保持着以寿星为中心。阿鲁巴从没见过那么完美的派对,也从没见过那么完美的人。他觉得头脑空白了好一会,然后一股强烈的情绪涌了上来。

好厉害。

想要变得和他一样。

所以第二次同学们吵闹着要去唱k的时候,他头脑一热就跟着去了,结果从头到尾他都只是安静地坐在角落里注视着罗斯,事后自我吐槽说像个变态一样。

真的像个变态一样,阿鲁巴默默地想。现在他为了罗斯又一次跑到这里来了。


“那边的客人——能麻烦你不要再发呆了过来抽张牌好吗——”

思绪被打断了。阿鲁巴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诶?……在说我?”

“是的就是你哦像单细胞生物一样在发呆的客人。”

阿鲁巴下意识地反驳道:“才不是单细胞生物啊!”引来周围人的一阵哄笑。不知道是缺点还是魅力点,罗斯偶尔会暴露出毒舌的一面,但是完全没有负面影响。所谓的美人不管做了什么都是美人?

……等等不对啊,刚刚他说啥来着?

“阿鲁巴过来一起玩啦!人少不够热闹啊!”

“对对!国王游戏就是要人多才好玩啊!”

“哈?”不明状况的阿鲁巴被拉了过去,一脸茫然地从罗斯手中的扑克牌中抽了一张。抽牌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罗斯的手让他的动作僵了一下,幸好没有被别人察觉到。

“那么最后这张就是我的了——啊,Lucky☆”

罗斯得意地笑着翻开手上的牌,是Joker。

“嗯……那么要下怎样的命令好呢——”

周围的人全都开始兴奋起来,阿鲁巴有点不知所措,几乎没参加过聚会的他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发展。他把目光转向罗斯,结果被故作沉思状的罗斯帅了一脸慌忙移开视线。

“那么——请号码为3号和6号的同学来合唱吧?曲目就由7号同学决定,不选有趣的曲子可不行哦?”

“啊!3号是我诶!”

“呜哇第一轮就中枪!”

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一边叫着一边翻开了自己手上的牌,方块三和梅花六。也就是说牌上的数字就是号数吗?阿鲁巴看了看手上的牌,黑桃9,看来没有叫到自己的样子。

7号是另外一个男生,思考三秒之后喊出了最近网上很热门的一首神曲。起哄声立刻响了起来,被点中的两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拿起话筒之后立刻也high了起来。充满了槽点的歌词引来阿鲁巴的猛烈吐槽,不知道为什么反而让气氛更加热烈了。虽然从头到尾一直都是有点状况外,但能够像这样融入到热闹的氛围之中……阿鲁巴忽然觉得很开心。

模模糊糊的,阿鲁巴觉得这都是罗斯的功劳。

不一会后游戏再开。经过第一轮阿鲁巴很快就了解了游戏的规则,总的来说这是一个……挺危险的游戏。他只能祈祷什么都不要抽中自己。所幸他运气不错,战战兢兢地平安撑到最后一局。

嘛,他的运气也到此为止了就是了。

最后一局,最后一位国……女王以极为豪迈的动作如此宣布:

“那么——!5号!向在场的一个同性告白!”

“噗同性!?”

“救命不是5号太好了!”

“腐女好可怕!”

阿鲁巴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不知道腐女是什么但下意识地感觉到这是一种可怕的生物。啊不对,这不是重点。如果我一直假装不是5号的话能够躲过一劫吗?

“找到了,红桃5是阿鲁巴桑☆”

“完蛋了啊啊啊啊啊啊——!!”

悲愤地发出惨叫之后阿鲁巴才惊觉揭露他的人是罗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后的罗斯轻巧地夺过他手上的扑克牌展示了出来,动作敏捷而不失优雅。这个人一定以这种完美的姿态坑人吗?

场上一片寂静。包括女王在内的数位女生都向阿鲁巴投来了奇怪的火热视线……而其他男生则是用一种“不要选我选别人”的威胁而又打算看好戏的目光看着他。

这是不让我活吗——!?

……

等等。

还有一个人选。

那个想法产生的一瞬间阿鲁巴觉得身体里的血液都在往头上涌。四周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他连自我吐槽让自己冷静下来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冲动地站起来转过身,面对着站在他身后的罗斯,作出了他人生中的初告白。

“那、那个……!罗斯!我喜欢你!”

一秒的沉默之后尖叫声接连不断地响了起来。看样子女王大人和她的子民都非常的满意……阿鲁巴已经没有余力去吐槽自己大脑里的奇怪表述方式了。他逐渐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什么事目前正在当机中。

罗斯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讶,但毕竟是专业的,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然后展露出了他的招牌抖S笑容作出了回应。

“哈——?这位客人请问你是脑子进水了吗?还是没有吃药呢?”

“有必要说到这个份上吗!?”

当机状态因为吐槽强制解除,阿鲁巴回到了现实之中。他做了一个极其正确的选择,同学们对这样的结果非常满意,罗斯的回应和他的吐槽很好地配合了起来让气氛更为活跃。游戏圆满地结束了。之后大家又唱了几首歌就结帐了。一群人浩浩荡荡地离开卡拉ok,散了。


一个人的阿鲁巴忽然有种失落感。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他慢慢地向公交车站走去。时间比他想象的要晚,所以他拿出手机打算和家里联系一下,结果发现妈妈发来短信说“反正你也没有那么快回家,去超市买点东西回来吧”然后列了一长串清单。妈妈你对自己的儿子真是放心啊。买完东西剩下的钱真的够搭车的吗?抱着这样的担忧阿鲁巴认命地走进最近的超市。

“鸡蛋……吐司……然后是……”

清单上的东西实在是太杂了,似乎是想到什么写的什么,因此阿鲁巴不得不从食物区跑到杂物区再跑到食物区,如此反反复复好几次。就不能分类写好吗?一边在心中欲哭无泪地吐槽着,阿鲁巴一边努力地伸手去够一瓶老干妈。

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是那种很旧的手机款式自带的铃声,说的再直接一点就是阿鲁巴手里的这款。他低头去看自己的手机,却发现没有来电显示。铃声是从对面货架传来的,不一会就停了,手机的主人接起了电话。

阿鲁巴的动作僵在那里,看起来很可笑。对面的人一直到打完电话也没注意到他。他从货架上瓶瓶罐罐的缝隙中间望过去,鬼使神差地叫了出来:“罗斯?”

对面的人动作一顿,随即看了过来。阿鲁巴尴尬起来,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最后小声地说:“那个……能不能帮我拿一下那瓶老干妈?”

阿鲁巴简直想抽死自己。罗斯倒是很爽快地走到他那边帮了他,然后两人顺理成章的一起去结帐了……不这哪里顺理成章了?!

“为什么罗斯会在这里……?”

“我换班了啊,回去之前买点东西而已。”

阿鲁巴才发现自己在超市里耽误了蛮长一段时间。的确罗斯已经不再穿着制服而是换上了常服,头上的三根天线也已经理了下来,整个人的气场也和在卡拉ok里的不太一样……感觉有点冷淡。

这样问了之后。

“那是工作啊工作。”

呜哇有轻微的幻灭感……

“说起来,罗斯也是用这种手机吗?感觉很少见呢。”

阿鲁巴换了个话题。罗斯闻言看了他的手机一眼,发出了“诶——”的声音。

“明明是个高中生却还在用这种老土的款式,噗。”

“你不也一样吗!?”

“请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好吗?”

为什么毒舌的地方没变?!那个不是工作需要而是本性吗?!

“别发呆,轮到你了啊。”罗斯淡淡地提醒道。阿鲁巴才发现轮到自己结帐了。

结完帐发现真的不够钱搭车了。

“……要走回去吗……”

阿鲁巴一脸哀怨地往家的方向迈开脚步。罗斯在他身后很快结完帐出来,径自迈开步伐。

两人的前进方向竟然一致。

“……咦罗斯你也走这边?”

“是啊。”

“呃……一起走行吗?”

罗斯看了他一眼,没有表示同意或否认而是继续往前走。阿鲁巴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小心翼翼地保持着一段距离。

一阵沉默。

……好尴尬啊。

其实就算一起走又怎么样呢?在这种状况下两个人也没什么好说的,而且想起在卡拉ok里做的蠢事阿鲁巴就尴尬得想一头在墙上撞死。心跳乱了起来。一直以来憧憬的人走在自己身边,而自己不久之前(被迫)向对方告白了,如果这是少女漫的话接下来一定会有喜闻乐见的展开……不这不是少女漫啊!话说憧憬不是喜欢吧!我喜欢罗斯吗?我——

“梆”

“好痛!”

阿鲁巴捂着头叫出声来,他抬起泛出泪花的眼睛发现面前是近在咫尺的电线杆,罗斯在前面几步的地方看着他吃痛的表情。

“噗。”

“不要笑啊!为什么不提醒我啊!”

“谁叫你走路不看路。”

“呜……”

阿鲁巴揉着痛到发烫的额头慌忙跟上自顾自地走起来的罗斯。虽然表情很是哀怨,但阿鲁巴其实松了一口气。这一撞完美地打断了他刚刚即将爆发的慌乱。

他是喜欢罗斯的。

为什么会这样啊。

阿鲁巴忍不住叹气:

“唉……”

“真是狼狈啊。”

罗斯用嘲弄的语气说着。阿鲁巴立刻反驳道:“也不想想是因为谁——”

“因为我?是因为想着我的事所以才撞到的?”

“!?”

“以为我没注意到?”

“诶、不,我……”

“明明一直用那种变态一样的眼神看着这边。”

“……”

无法反驳,虽然很想吐槽但是做不到,因为是事实,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像变态一样。

“……抱歉。”

罗斯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着他。

“被这样说了之后居然会道歉,是抖M还是真的是变态啊?”

“……都不是啊。”

还是忍不住吐槽了,虽然气势弱了很多。

“但是……果然……罗斯很讨厌这样……吗?”

“……”

罗斯没有回答,仅仅是看着阿鲁巴,好一会之后才开口。

“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

“……认真有错吗?”

“手机拿出来。”

“诶?”阿鲁巴愣了一下,这个话题的转换似乎有些生硬。

“手机拿出来,你有手机的不是吗?”

“啊,哦……”阿鲁巴慌忙拿出手机,“要做什么……”

“交换号码啊,一看就知道了吧。”

两台相同款式的手机在空中靠近,一瞬间就完成了信息交流。罗斯收起手机,转身迈开步子。

阿鲁巴不由自主地想要叫住他:“罗……”

“西昂。”

罗斯打断了他。

“我的名字是西昂。”

他没有回头看阿鲁巴,径直往前走着。只有独特的优美声音传了过来。

“要给你一个机会也不是不行。但是,如果你喜欢的仅仅是『罗斯』的话,那就到此为止吧。”

阿鲁巴花了好长时间才意识到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他的手颤抖了起来,呼吸变得急促,心脏发出高昂的鼓动声。

“冷静……冷静……”

他小声对自己说着,努力抑制住激动造成的手指的颤抖,慢慢地在刚刚得到的号码的备注栏里打上那个名字。

“西昂……”

再抬头的时候罗斯已经走出很远了,阿鲁巴连忙追了上去。

他明白罗斯那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因此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的叫了出来。

“西昂……!”

或许最开始让他产生憧憬的,的确是『罗斯』没错。但是……

“我所喜欢的……不仅仅是『罗斯』。”

阿鲁巴是这样相信着的。


END


或许是花絮:

走了两站路之后。

“其实如果你不够钱搭车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借你钱。”

“现在才这样说!?”

最后还是走回去了因为只剩一站路了。


评论 ( 2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