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微博:https://weibo.com/u/1717729503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弹丸论破】在这无聊的人生之中天才决定××(剧透之人中心)

奇怪的摸鱼,灵感来源于水城火澄【】但是没死的片段……之前就有想过把神座和spiral里的天才对比什么的……果然KAMUKURA IZURU也是逃不过这个命运的吧

写到一半发现自己像在洗白神座聚聚一样,虽然我没有抱持这个意思,但是大概这就是我所想的神座吧……所以Attention:这里的神座与其说是绝望不如说根本对希望和绝望无感,不是江之岛盾子的同党或下属或别的什么,在希望之峰最恶事件里没有杀任何人,嘛之后当然还是……杀过的

完全就是自我妄想的产物,所以OOC就别放在心上了吧()也不知道官方对希望之峰最大最恶最绝望事件有没有过具体描述……有的话,咳、咳,当作没有吧(((

以上OK请继续

 


---


 

枪林弹雨铺天盖地而来。神座出流踢了踢正巧掉落在他脚边的金属柜门残骸,家具的零件对于钢铁弹丸而言还是过于脆弱,但却足够为他争取到撤离的时间。待他从三楼的窗户翻出落到暗巷中时,包围圈尚未形成;而当他弄到一部恰巧还能跑的汽车远远逃出三十公里时,追兵们才刚刚确认已经丢失了目标。

明明是死里逃生,神座出流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高兴或者庆幸,只是动了动嘴唇吐出了已经成为了口头禅的两个字。

“无聊。”

曾经的超高校级的希望、如今的超高校级的绝望漫无目的地驾驶着不属于他的破旧汽车沿着公路狂奔在这个受绝望吞噬崩坏的世界里。而当这辆车正正好好寿终正寝时,在抛锚地点十米开外的地方就有一家废弃的旅馆。于是他理所当然地下了车理所当然地找到了今天的落脚点。即使是在这样混乱的世界里,神座出流也不曾风餐露宿过,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大概到了第二天,就会有人发现车子的踪迹杀过来吧,但那也是明天才会发生的事。连担心的需要都没有。

对神座出流而言不存在危机。

走进废弃的旅馆里,果然里面也是尸横遍野,乍一看难以想象发生了什么,凭借他的头脑和思考能力恐怕很快就能还原出在此发生的一切了吧。可是那又没有意义,就算推断出来也只是无趣的既成事实而已。他笔直地前进着,然后踢到了尸体手中还闪着黑亮的光的杀人凶器。对于神座出流而言周围的一切都可以成为他的武器,所以他身上什么武器都没有。不过他还是驻足看了一会,然后把手枪捡了起来。

很轻易地就弄清楚了构造,检查过后也没有故障。弹匣里还有三发子弹,他对着虚空开了一枪,爆裂声和火药的味道一同弥漫开来,于是他拉上保险收好这件凶器,走上楼去随便找了一间还算完好的房间,把还躺在地板上的尸体往窗外一扔,就这样躺倒在满是灰尘的床上。

好好修理一下的话说不定浴室还能用,但是神座没有那个干劲,保持整洁也没什么意义,头发也很久没有打理过了,漆黑的长发已经及腰,他也只是随它乱长。

好无聊。

今天也没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

和其他的不断制造绝望沉溺绝望在绝望中崩溃呐喊而又疯狂的绝望残党不同,神座出流很少主动去做些什么,因为做什么都太过容易而没有动力,希望也好绝望也好都一样是无聊的东西。他有一大半时间在暴露行踪让人来追捕自己,然后逃脱,然后再度暴露这样的循环中度过,一小半时间则在思考有没有什么改变现状的方法。

改变这个无聊的现状的方法。

最开始也曾试过制造绝望事件引发混乱,但是那很无聊;然后当了一会幸存者的领导人,但是那很无聊;故意被自卫军抓住,但是那很无聊;在空旷的广场中央呆坐一天看会不会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但是,当然,什么也没有,还是很无聊。

从东京塔的最高点一跃而下,然后被风刮到有各种缓冲的地方落地,拜提升到极限的身体能力所赐连伤都没有能超过一个月的;用玻璃割开手腕,在刚刚拉出一厘米的伤痕时玻璃就被流弹打飞粉碎;用绳索绞住脖子,绳子一定会自己断开;用锋利的刀子刺向自己,刀刃会自己断裂;即使喝下毒药身体也没有异状;将炸弹绑在自己身上,那么炸弹就会故障;如果不是列车早就停运了,神座出流怀疑当自己挡在铁轨上时,车子会自己先脱轨翻倒。

是哪个才能的原因呢?超高校级的幸运?超高校级的恢复力?超高校级的不死身?超高校级的百毒不侵?太多的超乎常理的能力集中在一起,得到的结果便是神座出流。

总而言之。

无聊。

唯一能打破这个无聊的方法,恐怕只剩下……

 

“如果有人杀死了神座出流,那么全员都可以从这里离开;如果除了神座出流以外只有一个人幸存,那么那个人也可以离开☆”

“唔噗噗,那么,开始自相残杀吧☆”

充满元气的娇媚声音带来的是无穷无尽的绝望感。然而在最开始,自满的天才们是保持着怀疑的。第一个尝试的人是刚刚被指名道姓了的希望,在他准备截断某个监视器的线路进行入侵的时候,只是一瞬间,机枪就将一个无辜者变成了满是弹孔的尸体。

只要自己做出违反规则的举动,那么除自己之外的人就会死。希望就这样被束缚住了手和脚,眼睁睁地看着剩余的人瞬间就堕入了绝望的恐慌之中。

周围的一切都成了杀人凶器。破旧的课桌椅,置物柜的金属门,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进来的刀子,绳索,毒药,枪支。

如果有人举着一端削尖的铁棍刺向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自己跌倒被自己的杀意贯穿;如果有人想要把自己从高处推落,在那之前对方就会失衡自己摔下深渊。

无法杀死神座出流。

大家都是学习很快的人,马上就明白了与其向怪物出手,不如除掉别的人更快。少年用球棒将少女生生砸死,少女用菜刀削去少年的头部,人把刀子扎进了人的身体里,人用绳子勒住了人的脖子。

很快的,神座出流甚至没有做任何事,就成为了唯一的幸存者。

人就这样轻易地杀害别人。

人就这样轻易地死去。

人就这样轻易地堕入绝望。

人就这样轻易地——

 

神座出流睁开眼。

他能够自由掌控自己的睡眠,现在醒来的时间正好是他预定的时点。

差不多,该离开这里了吧。接下来要前往未来机关的人会出现的地方,校徽和学生证都在身上,凭借对方手里的资料应该也能确认自己的身份。

必要的道具也已经带在身上了……这么想着神座发现了昨天一时兴起收起来的手枪。

昨天已经确认过没有故障了,再检查一次得到的也是同样的结果,子弹只有两发,要不要浪费一发用来检验能不能使用呢?是先检验比较好还是后检验比较好?

反正结果肯定都一样吧。

解除保险,神座出流毫不在意地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下了扳机,一连两次。

只有“咔嗒咔嗒”的空转声。

将枪口移开,对着虚空再度扣下扳机,这次子弹非常顺利地嵌在了墙壁上。

神座出流冷冷地看着,然后他把枪随手扔到一旁,继续朝着自己的目的地前进。

在这前方的,也是自己预想到了的未来。

不存在能够将自己从这无聊之中解脱出来的未来。

那样的话……

“去创造出来就好了。”

利用手上的一切,凭借自己全身的才能。

神座出流断言。

 

 

-END-

 

 

虽然弹丸里的设定是这样,但我还是不相信只是消除一段记忆能改变人的人格什么的……二代里虚拟形象的设定我倒还能接受……

就算神座失去了身为日向创的记忆,我也不觉得这代表他的人格会发生巨大转变……

不如说我从来不相信这样的天才会轻易被人推向绝望……

而且最后江之岛管未来创叫神座

想要创造新的未来的日向创,被称作神座

那么神座最初的计划是什么?

神座预测到的是什么?

没办法把自身从无聊之中解放出来的神座出流会想创造怎样的未来?

妄想着这些摸完了鱼,然而最初我只是想写一个寻求自我了断的神座而已()

评论 ( 3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