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垃圾lft我的上一版简介呢……???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最近在ygo,需要贝库塔病友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习麟常乐log?

log是这么用吗?
一些奇怪的短打




#1 陪酒


习麟这人绝对不适合上酒桌,因为他和酒桌的氛围完全不搭,既不会吆喝也不会来事。但是如果是喝闷酒的伙伴的话就很可靠,这人千杯不倒,随时可以把醉鬼扛走,而且他真的会很认真地听人抱怨,有时还会提出特别靠谱的建议。自从和他喝过一次酒我就常常拉他出去,毕竟跟聂政对着干压力太大了,不喝怎么干得下去啊!
所以这一天我又拉习麟出去喝酒了。这小子早就习惯了,认命地随我拽他到酒吧里。照例抱怨了一大堆之后,我想起不久前见过的沈宏宇来,又忍不住长吁短叹起来。
“奇了怪了!现在想起来,薇薇是青梅竹马的美女,九公主也算个男装丽人,柒月虽然瞎了但是个大美人,还有叮当也很漂亮啊!艾生平还有过沈宏宇呢,为什么老子到现在一个都把不上?!”
“你跟吴鑫本来能成的吧,不是你自己拒绝了人家吗。”习麟一针见血地回答,然后又诧异地问我:“你自己都这样了,还指望找得到女朋友?”
“我怎样了?”
“你不是因为和聂政为敌随时可能被杀掉吗?而且都还安排好死后的差事了,找个女朋友你不怕连累她?或者害人家守寡?”
“去,我还不一定死呢。”话是这么说,我也不得不在心里认同习麟说的话,惆怅起来:“唉,英雄注定是孤单的。”
“放心,至少你不用担心连累我,而且就算死了也可以和我一起干阴差。”习麟这么说着,喝掉了手里的酒。






#2 无防备


每次扛着酩酊大醉的常乐回据点的时候,习麟都觉得这个人太没有防备了。毕竟习麟非常强,即使带着个醉鬼遇到危险也应该能全身而退。但是不得不说,常乐的这份信任让习麟各种心累。
然而习麟就是习麟,不管心里多复杂面上还是那个冷静的样子,毫不动摇地继续走着。光线不足的深夜里他看不清两人的影子,不过的确有什么东西在影子里动了动,然后烛龙的声音轻轻地响了起来。
“如果你现在偷袭的话,我可以当作没看见。”
习麟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没带着常乐一起狠狠摔了。
白虎低低地叫了一声,虽然听不懂但感觉就是像在附和烛龙。
习麟稍微停了一下,稳了稳脚步,然后恢复到毫不动摇的样子扛好常乐继续前进。
然后非常汗地听到两位式神在自己身后恨铁不成钢地咋舌。






#3 悲伤的婚礼 大结局


似乎是对各路友人的背叛感到悲愤异常,常乐在婚礼上喝的很凶,还抓着周围的人灌酒。坐得最近的习麟自然是逃不掉,接二连三的酒精攻势让他苦不堪言。虽然酒量还好,但是习麟并不喜欢液体从喉咙一路烧进身体深处的感觉。好不容易常乐把目标转向小艾等人,习麟快步离开人群的中心到角落里找了点软饮压下烧灼感。他从来都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虽然现在的性格比起以前已经合群了很多,但是可以的话他还是比较喜欢独来独往。
……大概。
他忽然感受到视线。不动声色地检查了来源,发现是仁义堂当家带来的几名女性友人。从以前开始就经常遇到这样的视线,对于过去的自己而言,只会保持警戒而不过多去想;如今大概是受同僚的影响,他终于有点明白自己吸引视线的原因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成功挤出了笑容,然后转身离开会场。他需要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待一会。
出了酒店大门暴露在户外,周围终于安静了下来。
夜晚的风带了点凉意,然而实话说这对习麟的身体遭不成半点影响。他握着阴间的信物,做着沾满死亡的工作,冷冰冰的如同死人一般,很久以前他就不觉得自己算是活着了,自然想都没想过交友与恋爱与扶老与被灌酒……这样的正常人生。
他叹气。常乐还真是让人羡慕。
在低温里站了一会,感觉自己应该已经恢复冷静了,习麟考虑着到底要不要回去婚礼会场。酒店内辉煌灿烂的灯光在他脚下拉出长长的黑色影子,像在嘲弄一样:“你要进去吗?”
习麟眨了眨眼,盯住了影子。
并没有发出明确的声音,那只是习麟隐隐约约感觉到的一个问句。
“……我以为你不会随便离开自己的主人。”
影子里的灵物没有现身的打算,却明显表达出无聊与不屑的意思。
也是,大概白虎自身也不想承认那个喝得毫无形象的是自己的主人,里面一群人大半是怪物,也不需要留它做护卫。
一人一虎沉默了一会,习麟开口问出了从刚刚开始就困扰着自己的问题:“……我是进去比较好,还是不进去比较好?”
能感觉到白虎闷哼了一声,其意义不外乎“你想进去就进去呗又没人拦着你”。
习麟回头看了一眼酒店内,从这里当然看不到婚礼会场,但是他想象得出来。里面是自己这一生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挚友的婚礼,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居然还能出席这种场面,还是以伴郎的身份。就算是看在友人的份上,自己此刻也应该返回去奉陪到最后。
但是他忽然觉得很累,连一步也迈不动。
“我不太想进去。可是这不应该啊。”
影子里动了动,习麟感到很奇怪似的转回头来看着看不见的灵物:“不高兴?我吗?为什么?”
没有回答,仅仅是只虎而已。
习麟若有所思。如果用冥咒的话肯定能从虎口里挖出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这只毕竟是同僚的虎,他们之间也共同战斗很多次了,这么做终归是不太好。所以他只能自己思考。
能感觉到有东西在自己影子里打滚,既然无聊的话就多说点什么啊。习麟无聊地望着根本没有星星的天空,感到些许寂寞。
有点像挚友结婚后的那种,但是又不一样。
白虎哼哼着舔自己的毛,一股不知道调到底在哪的小曲钻到习麟的脑子里“对方结婚了,新娘不是我……”
习麟转身大步走到酒店大堂内让四面八方的灯光把自己照得一点影子都不留,突然失去容身之地吓得白虎跳了起来。毕竟只是灯光,伤不了它,所以它很快又趴伏在地上抱怨似的看着习麟,曲子倒是消失不见了。
习麟白了大猫一眼往婚礼会场迈着步子,能感觉到有什么跟在了身后。
“要回去了?”
“嗯。”
习麟平静地回答。
原来如此。
不过事已至此,起码让我作为友人奉陪到最后吧。



end



唉,以后就看不到习麟麟的活跃了(sad

评论 ( 6 )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