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微博:https://weibo.com/u/1717729503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游戏王GX】一目惚れ(黑约霸,r18)

之前偷偷开的自驾车,发出来算了

有人能告诉我黑约霸的准确tag吗……



注意事项:

现代架空(并不打牌)

霸王/十代双子、黑约/约翰有4岁年齡差的兄弟设定

采用了不知道为什么的黑约的名字是杰西的设定

十代和约翰是纯友情

含有沒到本垒的描写

由于lft的审核机制,这里只放限制段落之前的部分,全文请走p站

由于p站的发布限制(……)用了转换器简转繁,有错误请见谅

以上ok请继续





一目惚れ




“诶诶!就是说,约翰你找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哥哥了吗!!”

“没错!DNA鉴定也已经出来了,户籍还要过两天才能弄好,不过已经先让他搬到家里来了!”

“真好啊——”十代发自内心地感叹。他知道约翰有个哥哥,但是听说在约翰还非常小的时候就失散了,所以从来没有听过有关于他的事情。

“啊……但是……”约翰兴奋的语气稍稍冷却下来,带上了一点苦恼,“我不太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呢……虽然他好像不讨厌回到家里来,找到他我也很开心,但是毕竟之前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生活过……”

难得从约翰的脸上看到困扰的表情,看来他是真的很苦恼。以开朗热情为卖点、无论和谁都能处好关系的约翰居然也会为该如何与他人相处烦恼,十代在感到新奇的同时也开始帮好友思考起来。

“约翰的哥哥,是个怎样的人啊?”

“是个怎样的人呢……好像之前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的,各方面都挺辛苦的样子,不过他也没说过自己的事……看上去有点难以接近,总是搞不清楚他在想什么。”

约翰越说便越发消沉起来,长叹了一声。

“所以想问问看十代你平时是怎么跟霸王相处的……感觉吧,气质上哥哥他和霸王好像还是挺接近的。”

“诶?和霸王吗?”

十代想起了和自己有着同样相貌的双生子的哥哥。总是一副凛然的表情独来独往,仿佛没有做不到的事情一般锋芒毕露,十代也常常不清楚他在想些什么,不过毕竟是双生子,他们之间几乎没有什么隔阂。

“怎么相处的……就那样吧?就是……直觉?”

“直觉吗……”

根本算不上回答的回答,不过约翰还是暂且将这点记下了。

“要是能快点和哥哥熟悉起来就好了呢。”

“说的也是……”

“啊,不如你带你哥哥来我们家玩吧?”

十代突然这么提议。约翰吃了一惊:“十代家?这样好吗?”

“你不是说他和霸王很像吗?说不定霸王能和他搞好关系呢?”

不,关键不是我怎么和他搞好关系吗?一瞬间有这样的吐槽闪过,但是约翰想了想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虽然十代没有自觉,他其实也是那种能让他人敞开心扉的类型。有他在的话,说不定哥哥会稍微流露出一点真实的内心。

“那我回去跟他商量看看!”

“哦!那明天见咯!”

“明天见!”

已经走到了通往两人家的分岔路口。约翰向十代挥了挥手,就兴奋地往家跑去。

 

 

“……你朋友家?”

“啊,恩。是很要好的朋友,我想让……杰西和他认识一下。”

面对着那双看不出感情的金色眼瞳,约翰总忍不住有些紧张。对方毫无疑问是和他流着相同血液的兄长,相似的样貌与医院的鉴定书都确凿地证明了这一点。但是血缘难以弥补十数年不相识的陌生。尽管约翰很想拉近与对方的距离,但是却总是捉摸不透对方的态度。

杰西·安德森——这是如今眼前的人的名字。杰西并不是当初父母为他取的名字,而是他之前独自生活使用的称呼,事到如今也没有必要硬是改掉,所以只是让他加上了姓氏。

约翰至今弄不清楚杰西对于回到安德森家一事持何种态度。最初不肯承认这件事并坚持要做医学鉴定的是杰西,但当结果出来、见到生身父母之后,他又顺从地接受了这一切。到如今,虽然他们兄弟二人生活在一起,但是……就好象只是互相知道名字的陌生人一样,杰西既没有表现出排斥的样子,又没有丝毫想和约翰亲近的打算,只是冷静地存在着。他身上带着的那种隐藏着危险的奇妙气息一直让约翰感到无措。

杰西抱着手臂靠在沙发上陷入了沉默。尽管他已经在这个家里住了一段时间,但他仍然没有将这个房子认知为家的打算。亲族对他而言其实一点都不重要,毕竟他之前已经独自活了那么久,到底为什么会愿意继续留在这里,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知道自己的弟弟想要拉近与自己的关系,虽然对方大概没什么记忆,但是自己对他其实是有印象的。他并不讨厌约翰,只是能感觉到对方如今已是与自己明显不一样的存在,所以也没有要亲近的打算。

见杰西一直沉默着,约翰也越发感觉到希望渺茫。正当他打算放弃,“要是不想去的话也不用勉强”——还没来得及这么说出口时,听到了面前的人的回应。

“什么时候?”

那并不能算是感兴趣的语气,而是像是面对应尽的任务一样带着点无趣。但这已经足以让约翰感到高兴了。

“就这周周末可以吗!”

“恩,可以啊。”

“太好了!那我去告诉他!”

约翰高兴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应该是去拿手机通知那个朋友吧。看起来真的是很要好的朋友啊,杰西不带感情地这么感叹着。他知道自己的观念已经被不正常的成长过程扭曲了,但他既没有要改变的打算也不会以此来评判他人。约翰有要好的朋友,珍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对谁都如此热情而温柔,这是约翰自己决定的事。

“恩……好,那就这样说好咯!”

约翰很快就拿着手机出来了,一副兴致高昂的样子。

“我跟他约了周六上午,在他们家吃午饭可以吗?”

“随你们喜欢。”

杰西平淡地回答道。而后,他想了想,这么问了一句。

“你那个朋友,是什么样的人?”

“诶?”

没想到杰西会主动问起他人的事,约翰惊讶得睁大了眼睛,随即而来的是压抑不住的开心,总有种两人间的氛围终于缓和了一点的感觉。

“十代啊!啊,他叫做游城十代,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是个一直都很开朗乐观的人,很好相处的,杰西也应该能很快和他成为朋友吧!十代也有个哥哥,名字叫霸王,我觉得你们也应该会合得来!还有……”

像是难得找到了话题而情不自禁,约翰滔滔不绝地说着。杰西一边听一边心不在焉地应和着。虽然挑起话题的是他,可是他其实没有什么兴趣。不过,听着弟弟如此兴奋地讲述着自己不感兴趣的事,并不会觉得厌烦,大概自己也还是有受到一点所谓家人的影响吧,杰西想。

 

 

然后,到了周六。

前一天晚上和约翰打电话商量今天的安排结果过度兴奋的十代,早上是在霸王的连番催促下才从床上爬了起来。平时约翰也经常会到他们家来玩,一般都是十代和约翰在打游戏或者玩牌,霸王在一旁做自己的事,偶尔被他们拉过去被迫一起闹一会。听说这次约翰还要带多一个人过来,霸王不由得有点担忧自己是否还能过一个清静的周末。他虽然也把约翰当朋友,但对双胞胎的弟弟和友人这些热烈的表达友情的方式实在没什么兴趣。

“你和约翰说的是几点?”

“唔?……十点来着……”

“那不是快到了吗?赶快去吃早饭。”

“好——”

在兄长的催促下十代快速洗漱完,然后跑到餐桌旁囫囵吃起了早饭。当他把最后一口味增汤咽下时,门铃响了起来。

“呜哇,刚刚好赶上!”

“把碗放到水槽里去,我去开门。”

确认了十代的确有在老实收拾餐具之后,霸王加快脚步走向玄关。一边拉开门一边说着“欢迎”的时候,看到的除了相熟的约翰以外还有一个和约翰非常相似的人。

然后那个人也看向了他,两对金色的眼眸安静地互相凝视着。

“早啊,霸王,十代起来了吗?”

“……起来了。进来吧。”

霸王将视线转回约翰点了点头算作招呼,然后侧过身子让两人进门。约翰一如既往地用元气的声音喊着“打扰了——”走进玄关,然后是穿着黑色衣服的陌生人。霸王沉默地看着对方,果不其然发现对方也正观察着自己。

非常奇妙的感觉,仿佛这个人在和自己想着同样的事。

响起了咚咚的脚步声,跟十代说了多少次不要在家里乱跑了,霸这么想着,就看到双胞胎的弟弟出现在玄关前兴致高昂。

“哟!约翰你来啦!后面那个就是你哥哥吗?呜哇和你长得好像!”

“对吧!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哥哥杰西。杰西,这个就是十代了,然后那边那个比较冷静的是霸王。”

杰西微微点头说了句“你们好”,然后看着玄关前的游城兄弟。虽然相貌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即使是第一次见也能够马上区分出来。十代和约翰一样是充满了朝气的、几乎像是在闪耀的类型,与之相对的……

杰西看向霸王,然后果然,霸王也正看着自己。对方的身上有着和自己一样的气息,黑暗的,危险性的。这让杰西感到不可思议,游城兄弟就和自己与约翰一样有着天壤之别,他是因为经历的缘故,那这个人又是因为什么呢?

还是说,与自己过着怎样的生活无关,是因为他们就是这种人,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吗?

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杰西跟着约翰换过鞋子后走进游城家的客厅。霸王走去准备茶水的时候,十代不知道从哪里抱出了四人份的游戏手柄眼里放着光。

“我等这一天很久了!来打四人对战吧!”

“哦!”同样兴奋的约翰。

“哈?”愣住了的杰西。

“……”已经预料到自己不会有清静的霸王。

 

 

“骗、骗人的吧……”

十代脸色发白,在他旁边的是同样一脸愕然的约翰。

他和约翰的队伍在霸王和杰西组成的临时队伍面前完败。

“我虽然觉得杰西应该会和霸王很合得来,但是……”

约翰愣愣地看着另一边面无表情的霸王和似乎提起了点兴趣、难得露出了笑容的杰西。自己因为常年来和十代组队所以默契还是相当高的,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的配合也的确比霸王和杰西要好,但是那两人只是时不时交谈一两句,之后就完全配合上了,把约翰和十代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杰、杰西你是第一次玩对吧?!为什么那么厉害啊!?”

“这个很简单啊。”杰西一边摆弄着手柄一边说,“而且霸王君的指挥很到位。”

“看你们两个玩了那么久,战术什么的早就知道了。”被提名的霸王如是回答。

“啊——可恶!再来!”

十代不甘心地大叫着,按下了开始的按键准备进入复仇战,这时有人叫住他。

“等等。”

“等一下。”

霸王和杰西同时出声,然后噤声看向对方。

约翰感到不可思议地看着两人,十代则是完全没注意到这奇妙的同步而嚷嚷着“诶?怎么了?你们怕了吗?”

杰西先转开了视线看向十代,“要不要交换一下队友?”这么提议了。十代和约翰都吃了一惊。十代是不明白为什么杰西会做出这样的提议,约翰在为此感到惊讶之前先对杰西流露出的与之前的冷漠不同的圆融态度感到震惊。

今天带他来十代家真是来对了……!这样的感觉。

“交换……谁和谁换啊?”

“我和约翰。”

霸王说着已经站起了身,受他不容置疑的语气和气息所影响约翰也连忙放开手柄站了起来。两人交换了位置和手柄之后,约翰才反应过来现在双方都是兄弟组合。

诶,难道说,这是和杰西拉近关系的机会?

杰西似乎也才意识到这件事,匆匆将视线移向已经开始了的游戏屏幕,用有些迟疑的声音低声说:“请多指教。”

“啊……恩,请多指教!”

“好咧!让你们见识一下双胞胎的默契!”

“十代,冲得太过了。”

“是霸王你要跟上啦!”

约翰不禁同样将注意力集中在游戏上。游城兄弟虽然性格与行事风格迥异,默契的确是相当可怕的。一旦想着要赢,之前的拘谨与紧张就被遗忘在脑后,为了确认行动与配合开始频繁地和杰西说起话来。杰西虽然刚刚说多亏了霸王的指挥,他自己似乎也有着相当厉害的战术头脑,频频看穿游城兄弟的佯动发动反击,临时配合起来的两个人一时间竟然和双胞胎不分上下,但终究默契上还是敌不过,安德森兄弟惜败。

“赢了——!”

虽然因为队伍的变动已经称不上复仇战了,但是十代毫不在意,纯粹是为胜利一事感到高兴。对约翰来说虽然是二连败,不过感觉和杰西似乎一下子熟悉了很多,倒也不觉得沮丧。杰西看起来也不太在意失败的样子,似乎对游戏乐在其中,那种难以亲近的感觉退去了大半。

“那就再来一局——”

“我们去准备午饭了。”

毫不留情地给十代高昂的热情浇下冷水,霸王说着“失礼了”拉着十代起身走向厨房。以前只有约翰来的时候会毫不客气地让他也一同过来帮忙,但是现在总不可能让杰西单独待着,一个人准备午饭太过麻烦,至少也要把十代一起拖过来,这是霸王所考虑的。

“呃……”

对约翰来说要和杰西独处还是有一点尴尬,但是现在的杰西的话似乎比较容易亲近,也想趁现在多和他说一些话。两人选了人机对战,AI控制的敌人反而没有游城兄弟难缠,约翰一边悠闲地应对着一边试着和杰西搭话。

“……杰西真的很厉害啊,完全看不出是新手。你觉得这个游戏有趣吗?”

“一般。有强大的对手才比较有趣。”

“啊哈哈,说的也是。十代和霸王他们真的很强呢。”

“恩……那两人挺有意思的。”

“诶?怎么说?”

“……明明是双胞胎,却完全不一样。”

“的确呢……不过,都是很好的人吧?”

“……”

“杰西?”

屏幕上打出了win的字样,约翰疑惑地看向身旁的兄长,对方似笑非笑的神情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又像是在计划着什么一样,金色的眼睛里闪着他看不懂的情感。

 

 

果然还是不好意思一直在打游戏,中途安德森兄弟二人就走到厨房门口询问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然后就被霸王毫不客气地纳入指挥之下。除了十代不太靠谱以外,其余三人的效率都很高,没一会餐桌上就摆满了四人份的饭菜。全员入座之后,说着“我开动了”一同拿起了碗筷。

餐桌上贯彻食不言原则的约有两人,然而因为十代对初次见到的约翰哥哥的好奇心,一向不怎么在吃饭时说话的杰西不得不回答着十代各种各样的问题,有些约翰平时有所顾虑的疑问都被十代单刀直入地说出,一部分得到了解答,另一部分则被巧妙地敷衍了过去。之后十代因为过于吵闹被霸王训斥了一句,之后就老老实实地扒拉起饭菜,餐桌上一时安静了下来。

吃完午饭之后,十代和约翰收拾起客厅的游戏机和零食什么的,霸王和杰西则负责收拾餐具。

将用过的餐具放进水槽打开水龙头,霸王回过头。

“杰西先生,那边的——”

“杰西就可以了。”

“……杰西,那边的抹布。”

“好的。”

接过了杰西递来的抹布,霸王无言地看着那张笑吟吟的脸一会,转回去关上了水龙头开始洗碗。

一时厨房里除了水声和瓷器碰撞的声音以外一片宁静。

杰西将手指放在唇边,稍微思考了一下。他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念头,一时之间有些踌躇。但是他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很不幸的,他那被扭曲的性格和观念中,这是最为扭曲的一部分。

他看着霸王,这个人在想着和自己一样的事吗?他很清楚霸王和自己的本质十分相近,但是,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霸王——我们先到房间里去咯——”

“恩。”

约翰他们似乎已经整理好了客厅,说笑着进到房间里去了。即使现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他们应该也不会注意到吧。

“十代告诉我,”

突然打破沉默先开口的,是霸王。

“约翰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

“啊……是这样。”

杰西看着霸王的背影回答。被看着的人没有一点要回过身来的样子,继续说着。

“你是怎么看的呢,对约翰,还有对安德森家。”

单刀直入的提问。杰西察觉到这之后隐藏的怀疑,毫不犹豫地回答。

“约翰的确是我的弟弟,但是他和我是完全不同的人,我不觉得我能和他建立他所希望的那种兄弟关系。我并不讨厌安德森家,只是,我也不觉得我属于那里。”

那是连对约翰都没有说过的,百分之一百的真心话。

霸王像是评定着什么一样发出沉吟。他将用洗涤剂洗过一遍的碟子拿出后,杰西自然地接过来放到另一边的水槽中用清水漂洗,一边窥伺着他。

“约翰所希望的兄弟关系恐怕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

“他并没有向你要求和十代一样的东西,只是希望能与你互相信任。”

“……互相信任,吗。”

杰西小声重复着。

“为什么会在意这个呢?”

“因为被拜托了。”

“嘿……原来是这样啊,那么霸王君——”

“霸王,就可以了。”

“……那么霸王,是怎么看待我的呢?”

这么问了之后,霸王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缓缓转过头来看着杰西。被那双冷静的金色眼瞳这么看着,刚刚还感觉有所余裕的杰西忽然紧张起来。

他的脑里窜过一个念头,他想霸王应该也在想着同样的事。

就好象他们在玄关第一次见面时感受到的那种奇妙的感觉一样。

杰西低下了头,于是霸王吻上他。

 

 

因为手上还沾着水,无法做到激烈的拥吻,所以他们很快就分开了。

不可思议。

霸王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冷静地想着。

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第一眼看到对方时,马上就察觉到了危险。那是对于一个人的本质的感知,他意识到杰西·安德森这个人隐藏着某些黑暗的部分。

同样是第一眼看到对方时,游城霸王察觉到了性欲。

是因为那些黑暗的部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他不清楚,但是他意识到这个人与自己合得来,他的性格,特质,思想,或许非常荒谬,但是与自己合得来。

他们太过于相似了。尽管出生在美满的家庭里,过着平和的幸福的生活,霸王却知道自己的内心里一直潜藏着某种黑暗的东西。他总是冷静地看着一切,虽然存在兄弟与友人,但是总有某种更为冷彻的情感占据着他的头脑。

这股冷彻的情感告诉他,杰西·安德森是他的同类。是能够在他面前不加遮掩地展示自己的本质的存在,是能够完全地接纳自己的人。

这也是杰西所感受到的。

换作是另外两个普通人的话,他们会用一见钟情来形容这种感觉。但是杰西不确定这是否适用于他们。不过这其实都是无关紧要的事。

霸王已经重新将注意力转回到洗碗的工作上,于是杰西也只是继续着漂洗的工作。终于将四人份的餐具洗好、放入到消毒碗柜后,两人擦干手走到了十代的房前。里面意外的是一片安静。打开房门一看,十代和约翰两人都躺在地上睡着了。

“真是的……”

霸王抱怨着走进弟弟的房间找出毯子盖在两人身上。负责主导活动的这两人躺下了的话接下来的时间终于清静了……似乎也不是。感受到来自一旁的视线,霸王侧过头看着靠在门框上的杰西。

“在这等他们起来吗,还是去我的房间?”

“你的房间。”

预想之中毫无犹豫的回答。霸王无言地关好弟弟的房门,带着杰西到了对面的房间。和十代杂乱的充满生活气息的房间不同,霸王的房间要干净许多也无趣许多,除了必需品就只有大量的书。杰西反手带上门的时候瞥了书柜一眼,如果是平日的话他会有些兴趣,但是现在有别的更吸引他的东西。

他走向站在床前的霸王时对方正好回过身来,于是他就这样顺理成章地将他压倒在床上。



TBC


>>全文<<

评论 ( 5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