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垃圾lft我的上一版简介呢……???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最近在ygo,需要贝库塔病友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游戏王zexal】IV:“凌牙!难道你忘记我们之间的友情与羁绊了吗!”


Attention:

不要看到标题就爆笑,这是在严肃地假想如果IV与凌牙之间真的存在过友情与羁绊的故事(((

时点是全国大会凌牙被陷害前

包含各种过去捏造请注意

不管什么时候标注一个OOC总是没错的




IV:“凌牙!难道你忘记我们之间的友情与羁绊了吗!”



IV在挂着满面笑容地给粉丝们签名的时候瞄到已经从比赛场地里走出来的凌牙,于是给他打了个暗号让他等等自己。凌牙显然是看到了,满脸的不高兴站到了稍远一点的角落里靠墙站着。

虽然只是个第一次出席大赛的年轻决斗者,IV依靠自己华丽的决斗技术和出众的外表一点一点地累积着人气,从名不经传到如今每场比赛获胜后都有几个女孩子围上来。而且他的确有在有意识地经营自己的形象,彬彬有礼的举止和诚意满载的fan service有模有样,看样子是坚定要走偶像路线了。

凌牙看着对面和暖如春的场景感觉丝毫不能理解。他曾经问过IV这么做有什么意义,IV长篇大论地讲述了对一个职业决斗者而言发展自己的支持者有多么重要将来在接受宣传工作和寻找赞助时可以带来多大的优势等等等等,而凌牙从头到尾都只觉得没意义和麻烦。对一个职业决斗者而言除了决斗还有更重要的事吗?这么说之后他被对方用一种“你简直是在暴殄天物”的眼神看了,于是他揍了IV一拳。

那一拳结下的孽缘如今笑盈盈地朝他走了过来:“凌牙,恭喜你四分之一决赛获胜!”

“你怎么知道的,你这家伙刚刚不是也在打四分之一赛吗?”

“那种程度的对手你怎么可能会输。再说要是你输了的话就不会老实留下来等我了。”

说的倒也有道理。

凌牙和IV一边拌着嘴一边沿走廊朝参赛者用出入口走去,远远地就看到凌牙的双胞胎妹妹在场馆外面挥着手。

“两位,恭喜你们突入半决赛!”

“谢谢!正因为知道璃绪小姐你看着我的比赛,我才能够全力以赴。”

IV单手放在胸前微微一鞠躬。

“这是当然的吧。还有璃绪当然是在看我的比赛啊。”

凌牙冷淡地回应。

璃绪装作生气的样子抱怨起来:“真是的,凌牙你就不能学学别人的这种热情吗!这样下去我半决赛就去看IV那场了哦。”

“随便你,我又不会因此输掉。”

“凌牙大笨蛋!”

“好啦好啦,凌牙一定也是希望璃绪你去为他加油的呀。”IV在两人之间打着圆场,“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去我上次说的那件餐厅如何?”

“啊!是那间甜点做的很不错的店对吧!”

“会胖的哦。”

“凌牙!!”

吵吵闹闹的兄妹俩跟在前面带路的IV的身后,谁也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先找上凌牙的是IV,在全国大会的第一场正式比赛之后。

“神代凌牙君,对吧?有没有兴趣和我组成队伍呢?”

凌牙用十分不解的眼神看着找上自己的少年,问:“全国大会是个人赛吧?”

“不不不,我不是指比赛中的队伍。”

IV挂着笑开始讲解的样子让凌牙莫名想到了推销员。“神代君也是以职业决斗者为目标的不是吗?在全国大会只要表现出色、取得实绩,要进入职业联盟就不是难事,我是希望到那时候能和神代君结成决斗偶像的合作关系。”

“决斗……偶像?”

“对啊,你看,神代君可是很能吸引女性的类型啊。”

比起决斗偶像这种无法理解的概念,当时更吸引凌牙的是对方自然而然透露出“一定能在全国大会拿下实绩”的强大自信。连凌牙也不敢断言自己能在全国大会中走到哪一步,可是眼前的少年说起这种话一点也没有狂妄的感觉,而是像在陈述既定的计划一样。只是对方脸上过于完美的笑容让他感到相当厌恶。

“话说,你是谁啊?”

“哎呀抱歉,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名叫IV,我所在的小组要和神代君遇上的话大概得到决赛吧。”

“这是什么怪名字。”

凌牙失礼的发言丝毫没有动摇IV的笑脸。这之后就发生了长篇演讲与腹拳事件。终于看到IV脸上的笑容面具挂不住凌牙是痛快的,然后就被过来迎接自己的妹妹看见冲过来骂了。

“你在干什么啊凌牙!参赛选手引发暴力事件是会被退赛的啊!!”

“啊,糟糕,忍不住就……”

IV是在会场里找的凌牙,不远处就有警卫在,凌牙一时间的确有些慌了。然而IV很快就修复了笑容直起身打消了警卫的疑心,像是毫不在意挨了一拳一样转而将目光投向了璃绪。

“这位是?”

“初次见面,我是神代璃绪,是凌牙的妹妹。”

“原来如此,初次见面。真是位美丽的淑女啊。”

“哪里哪里,您过奖了。刚刚真是抱歉,凌牙他这人比较冲动……”

“没关系没关系,我并没有放在心上。”IV轻轻摆了摆手,“是贸然向凌牙君搭话的我过于轻率了。作为赔礼,我请二位吃个饭吧?”

不知不觉就把称呼从神代君换成了凌牙君,不过想到是为了和妹妹区分开来凌牙也不去计较了。刚刚的确是自己有错在先,对方是帮了自己一把。

尽管如此他也还是看不顺眼IV那习惯性的笑容。


虽然凌牙拒绝了他的合作邀请,IV在那之后也经常来找凌牙搭话。

“我可是凌牙君的fan啊!”虽然听起来莫名其妙,凌牙也随他去了。不过他最开始给的理由其实是“璃绪小姐也很有成为决斗偶像的潜力”所以差点就被凌牙彻底拉进黑名单。事实上璃绪的确也有参加全国大会的打算,然而在地区预选上败给了凌牙,只好气鼓鼓地坐在观众席上。

闻言IV严肃地转向凌牙:“作为哥哥,对弟妹应该要更加温柔、更加鼓励才对,凌牙你对璃绪管太过了。”

“她还不够成熟,就应该多历练几年。”

“凌牙是坏蛋!”

IV很轻易地就融入了相依为命的神代兄妹之中。在小组赛轮空的时候,凌牙也去看了几场IV的比赛。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的确是有与那狂妄的发言相符的实力。凌牙其实也有率直的地方,只要是强大的决斗者他便会欣赏。两人都从小组赛出围打进十六强时,凌牙与IV已经相熟,于是毫不客气地指出:“IV你为什么老是要笑得那么假。”

完美的笑脸中断了一瞬,再度维持起来时IV的眼里褪去了笑意。他并没有被激怒,语调依旧是那么彬彬有礼。

“我自认为是毫无瑕疵的笑容呢……嘛,其实只是一种应对外界的防御状态罢了。就像凌牙你总是板着一张脸一样,其实也不过是一张面具呀,我是觉得笑容的效果要更好呢。”

“……我和你可不一样。就算是你现在的表情,也比平时那种恶心的笑脸清爽多了。”

“哎呀呀……难道我应该转型吗?这可不行,好不容易拉到的粉丝会被吓跑的。”

见对方已经回到了营业模式开始讲起玩笑话,凌牙也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IV说的没错,其实就是各人的做法不同罢了,他也没什么资格说。

大会已经进入到一旦失败就game over的阶段了,两人的压力都大了起来。然而在私下里聚在一起时,凌牙和IV都默契地不去打探相互的底牌。两人都相信着对方一定会留到决赛的赛场上,也都期待着与对方来一场最棒的决战。

最起码凌牙是这么认为的。

在一番苦战之后凌牙打赢了半决赛,回到选手室时发现旁边的比赛还没结束,于是就直接走工作人员通道到了隔壁赛场,亲眼看着IV拿下了这场决斗。AR影像解除之后IV站在场地当中以标准的动作向观众们行礼,能听到他那日益壮大的粉丝团的尖叫与欢呼。这时IV眼尖地发现了观众席上的凌牙,于是向他招手,凌牙随意地挥了挥作为回应,转身离开了。

他们早就说好,半决赛获胜后到决赛之前就不再见面,各自为最后的决战做充分的准备。这一刻开始,凌牙就已经为两天后的决赛兴奋不已。

可是那一天,璃绪没有来迎接他。

当晚,他接到了医院的电话。


凌牙魂不守舍地站在急救病房外时,感觉到有人拍了拍自己。

“IV……”

回过头来看到的是脸上贴着绷带、不再带着笑容的一脸严肃的IV。凌牙一时间被友人的伤分散了注意力:“你的脸……”

“啊……这个,听到消息太过吃惊摔倒了,别管了。璃绪的情况怎么样?”

“璃绪她……”

断断续续的,连话也说不完整,凌牙勉强复述了医生告知自己的情况。严重的烧伤和灼伤,脑震荡与精神上的冲击,虽然情况勉强稳定住了,但是还没能恢复意识。说着凌牙感觉自己的声音都要颤抖起来,IV伸手按着他的肩安抚着他。

“我跟大会的官方联系过了,决赛可以先暂时推迟,等到璃绪完全稳定下来再说。你不要太担心,一定会没事的。”

“恩……谢了,IV。”

凌牙透过观察窗的玻璃紧皱着眉看着璃绪,IV也跟着他将目光投向病房内。一阵无言之后,IV忽然开了口。

“抱歉……”

“……干嘛道歉啊。”

“……在这种情况下,我却不能帮到你们什么忙。”

“你在在意什么啊,这本来就是我们兄妹的事……你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

凌牙握紧了拳头。

“……我才是,没有保护好璃绪。”

“不是你的错啊,谁都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的。”

IV再度拍了拍凌牙的肩膀,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那我去跟大会的人继续协调了,要是璃绪的情况有什么变化就通知我吧。……你自己也要注意休息,不要连你也倒下了啊。我还期待着我们的决赛呢。”

“我知道……拜托你了,IV。”

IV离开了。他之后的确为凌牙争取到了不少时间,而凌牙只是待在医院里夜以继日地守着璃绪。一周后璃绪的伤势终于稳定住了,转入了普通病房,只是意识仍然没有恢复。而IV也已经到极限了,在得知璃绪已经转入普通病房后,大会官方便不再愿意推迟决赛。

凌牙根本就不在比赛的状态之中,他完全没有这个心情。唯一的亲人、相依为命的妹妹仍然重伤不醒,他几乎要放弃决赛,直到在病房里听到璃绪在昏迷与清醒之中的梦呓。

“……要赢啊,凌牙……决赛,一定要赢啊……”

因为妹妹的这一番话,凌牙终于站上赛场。

然而。


全国大会决赛,由于神代凌牙选手在赛前偷看对手卡组,严重触犯规则,由对手IV选手取得优胜。神代选手将面临禁赛处罚。

自此,神代凌牙与他人生中第一位好友决裂。



END


不知道怎么加进去的一句话是,『IV那么快地就融入了神代兄妹,好像他很习惯兄弟姐妹的存在一样。』

评论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