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微博:https://weibo.com/u/1717729503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弹丸论破3】希望峰史上最大最恶绝望事件.个人妄想ver(神座&77期学生会)

ATTENTION!!

 

  • 除了官方的学生会人设以外全程妄想

  • 恶心,恶心,做成动画要打一堆暗幕那种

  • OOC

  • 以上OK再往下

  • 观看途中有反感请马上关闭

编了十四个动机累死我了




希望峰史上最大最恶绝望事件.个人妄想ver



“说明情况,学生会长村雨早春。”

村雨早春惊愕地看着眼前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的长发男人。男人把他拽进一个课桌椅堆砌而成的防壁之后,将他与外面的惨叫隔开,从这一点来看对方似乎并不是和“那两人”一起的,不过不管他值不值得信任,对方拥有着压倒性的力量这一点,村雨早春还是看得出来的。

“……学生会成员被集体绑架到这个教室,自称江之岛盾子的女人留下了武器和动机影像,杀了副会长,要求学生会互相残杀。”

学生会长很快就总结出了当前的情况。男人略一点头表示了解之后,视线转向防壁之外的教室中心。“那个是学生会书记如月香连。她的动机是?”

“她设计车祸让严厉的母亲瘫痪,常年以来一直虐待母亲,对外却装作是相依为命的两人家庭。”

讽刺的是,如月的才能正是超高校级的护理师。她精通看护的技术与药理,所以才能让母亲维持在不致死的状态下承受生不如死的痛苦。外界一直称赞她是个聪明孝顺的女儿,如果这件事被泄露出去,即使再有能力也不会有人承认她作为护理师的品格,她已经没有未来了。

惨叫声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然而利器刺入肉体的声音却不曾断绝,听得村雨一阵反胃。他强忍下呕吐的欲望瞥了一眼被如月骑在身下、已经只是一团肉块的染屋凉太,第二个成为这场互相残杀的牺牲者的少年。

“绝望,吗……无聊。”

男人在小声自言自语着什么,转向村雨发问:“其他人的动机?”

“等、等一下,你应该先说自己是什么人吧?”

其他人的动机,自然也包括村雨的。他对此还是有些抗拒,而且也的确很在意这个人的身份。

“虽然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情报,”

以这句话为开场,男人这么说。

“我是超高校级的希望,神座出流。”

村雨花了好几秒才理解这个信息。他第一反应想到的是希望峰第一任校长,第二反应是想起了学校里流传的来历不明的传言。他睁大眼睛。

“学校一直暗中培养的,拥有所有才能的超高校级的希望?!”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场不讲理的杀人游戏就可以到此结束了。凭借全能才能者的能力,压制在场所有的人包括幕后黑手应该都不是难事。

“其他人的动机。”

自称神座出流的男人重复了一遍问题。能够感受到沉重的压力,即使对他说谎也是没用的吧。村雨深吸了一口气,给出了自己不久前得到的情报。

“村雨早春,在双胞胎的兄弟因故身亡后,顶替兄弟的身份入学希望峰。”

“生田琴美,向好友身患绝症的妹妹隐瞒好友已死的事实。”

“染屋凉太,目睹犯罪而不予举发。”

“日野明日晴,曾遭遇性侵害。”

“豪力供彦,曾对他人施以暴力致死。”

“黑崎太郎,背负重债并被威胁要告知债主其家人所在。”

“纸衣翼,虐杀动物成瘾。”

“市野正助,曾实施性侵害。”

“梅泽爱子,对恋人身边的女性实施迫害。”

“横尾正治,对恋人身边的男性实施迫害。”

“久保大器,诬蔑设计了与自己有竞争关系的学生。”

“西泽桐子,表面积极反对霸凌行为,实际暗中霸凌社团里的学生。”

“柏木铃子,诱骗男性勒索财物。”

村雨的声音里带着苦涩,谁也没有想到身边共事的充满希望的同学们都有着各自的黑暗,更没有想到自己深藏的秘密会被人如此轻易地挖出公示。江之岛盾子用教室里的多媒体设备将他们全员的动机影像播放了出来,然后用生田琴美的鲜血毁掉了大多数人最后的精神防线。

想要不让自己的秘密被泄露出去,就只有杀掉这里在场的全员。

第一个举刀相向的是如月,在她咬上染屋的时候,其他人趁乱逃出了教室,只有村雨被神座出流拦下。不过很快的就听到外面传来惊叫和喊声,离开楼层的出入口都被封死了。如果大家齐心协力的话或许还能逃脱……

走廊里传来饱含痛苦的悲鸣,村雨咬了咬牙,看样子别的人也开始动手了,这帮没用的家伙。

“该怎么办?”

像是在问自己,也像是在问绝对的希望。而红色的眼睛里毫无迷茫。

“排除绝望。”


在村雨看来只是一道模糊的残影,神座用无法看清的动作推倒了堆积的桌椅,然后响起了重物倒塌的声音与惨叫。

“!?”

村雨才发现不知何时如月已经无声无息地接近了他们,而神座出流救了他一命。被桌椅压倒疯狂地挣扎着的女人已经看不出平时温顺怯懦的样子,满身满脸都是血污令人作呕。她好不容易挣出右手举刀向他们胡乱挥下,却被神座轻轻松松接住折断,然后他将断下的刀尖甩进了女人的脖子里强制结束了她的疯狂行为。

神座毫不犹豫地下杀手让村雨吃了一惊:“等、等一下,再怎么说这也……”

“你觉得她还有救吗?”

“这倒不是……”

如月的精神显然已经十分异常了,她的所作所为即使被判死刑也不为过,可是,“那终归是要交给法律制裁的吧?我们没有资格擅自——”

“有的。”

神座打断他的话。

“我有这个资格,因为我是希望。”

简直是蛮不讲理的逻辑。然而在这个不讲理的情况下,村雨居然有些能够接受。绝望。刚刚他也说过这个词,设下这一切计划的江之岛盾子也强调过这个词,如果这里是希望的学园的话,那么如月香连的所作所为毫无疑问是绝望,而希望杀死绝望,似乎的确是合理的事。

真的合理吗?还是连我也开始疯狂了?

在村雨混乱地思考着的时候,神座已经准备离开教室到走廊上去了,他慌忙跟了上去。无论如何,他下意识觉得跟在神座身边总是安全的。

神座一踏入走廊,村雨就明显地感受到他的存在感弱了下去,刚刚的压力烟消云散,甚至好像一不留神就会跟丢这个影子。他们之前在的教室在走廊一侧的尽头,而女孩子的叫声是从另一侧尽头传来的。一眼看去就能看到倒在地上的鲜艳的黄色连帽衣,和不断对其挥下拳头的身材高大的男人。

神座朝着惨剧的现场走去。明知道没什么用,村雨还是努力躲在他的身后。不可思议的是真的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一路上他们经过一个又一个教室。第一个教室里一向品学兼优的男生正在与另一人厮杀,地上已经倒着一具明显被折磨过的尸体;第二个教室里公认郎才女貌的两人被以及其粗暴的手法钉在地上,而凶手仍疯狂地用铁锹一下一下地把他们钉得更死。

他下意识地捣住嘴,尖叫与呕吐物一同被梗在喉间。神座显然和他看到了一样的东西,却依然面不改色脚步不停地向前走去。

他们停下脚步的时候,豪力供彦仍然忘我地蹂躏着曾与他关系亲密的娇小女孩。然后神座不再收敛自己的气息,施暴者便向受惊的猛兽一样跳了起来狠狠地盯着他们。任谁毫无防备被人毫无声息地接近到近旁都会大吃一惊,豪力很快反应过来抓起女孩的尸体向神座扔去。依然是无法看清的动作,村雨只能明白下一瞬间女孩的尸体被挥到一旁,神座前进了几步,而豪力的身体已经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字面意义地半埋进了墙体里。在他慌张地想要脱离墙壁的时候,神座已经捡起地上的菜刀干净利落地刺进了心脏。

这就是他杀的第二个人了。村雨呆滞地看着抽搐了两下便停止了呼吸的男人。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到底为什么他非要看着自己的同学惨死在眼前不可啊?

身后就是卫生间,他再也忍受不住冲了进去,撑在洗手台上呕吐了起来。仿佛连内脏也要吐出来一样拼命抠着自己的喉咙,只有这样才能有种好受一些的错觉。直到他发泄完瘫坐在地上,才察觉到卫生间的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女孩。

“会、会长……”

“西泽……”

向来开朗大胆的短发女孩颤抖地啜泣着,显然是被吓坏了。

“为什么……为什么啊……为什么我们会遇上这种事……”

为什么啊,村雨也在心中叫喊着,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但或许是看到了同样害怕着的尚未被疯狂吞噬的同伴,他感到稍微安心了一点,甚至有了余力开口安慰别人。

“没事的……没事的,我们一定能够活着逃出去的,一定。”


神座仅仅是瞥了女孩一眼,便默许了跟在身后的人多出一个一事。

他调转脚步,村雨立刻明白了他是要去清扫剩下的被判定为“绝望”的人,但又不敢离开他的身边,只好跟了上去。西泽紧紧地抓住他的衣角,相当地不安。

“会长……那是什么人啊?”

“是神座出流。”

“神座出流……!?是那个传说中的超高校级的希望!?”

西泽和最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村雨一样惊讶,“那、那他是来救我们的吗!?”

“应该……是吧。”

尽管他接下来要做的事也是杀人。村雨不确定地回答,他不知道神座这样算不算是救了他们,但至少神座应该不会杀他们。

他们已经到了刚刚经过的第二间教室。听不到刚刚铁锹砸在长矛上的刺耳的撞击声,反倒有一种莫名粘腻的水声。

村雨在看到教室里的景象之后第一时间就转过了头,想要把西泽拦在外面,然而西泽也已经看到了,青着脸尖叫出声。暴行的实施者满身血污地回过头,抓起一旁的铁锹缓缓起身向他们走来。神座伸手将村雨和西泽推回走廊上,两步来到地上重叠的尸体旁边捡起枪支,朝着冲自己而来的杀手看也不看一枪命中额头。他那干净利落地夺取他人生命的举动让西泽又一次发出悲鸣。村雨想要制止她已经来不及了,另一个教室里的杀人鬼已经走了出来。纸衣翼露出嗜血的笑容,提着电锯向他们冲过来。村雨只来得及抓着西泽向后退了几步,就看到袭击而来的人在一声枪响后失去平衡,电锯脱手落地后朝着袭击者自身落下的身体贯穿而去。

已经连叫声都发不出来了。村雨看着惨烈地死在眼前的同学,看着一脸淡漠从教室里走出来的救了他一命的刽子手。这个处刑场里还活着的人只有他们三个了。终于可以结束了吧?陷入绝望的、疯狂地家伙已经都被处决了,可以离开这里了吧?可以从这不讲理的互相残杀中解脱出来了吧?

冰冷的红色眼睛转向他,举起了枪。

在村雨反应过来之前,强烈的痛楚、冲击感和灼热的感觉从后腰传来。巨大的电流贯穿了他的身体,让他毫无抵抗地倒下。

“…………………………西泽……?”

用仅有的意识硬撑着转过视线,村雨迷茫地看着朝自己举起了电击枪的女孩。在她脸上已经没有了不安和胆怯,只有凶狠的杀意。

“反正……反正只剩下两人了……反正你们一定也想着要动手……那还不如我先下手——”

子弹贯穿了女孩的身体打断了她的话,这样最后一个绝望也清扫完毕了。村雨听到脚步声靠近,男人的影子覆盖了他,神座蹲下身来为他做着应急的处理。这时广播声响了起来,那个造成这一切的元凶的女人的,开朗的,毫无阴霾的,让人不舒服的,刺耳的,诡异的笑声响彻着。

既不想叫苦,也不想说出求救的话语。

逐渐淡薄的意识中,村雨早春喃喃自语。

“绝望……是什么啊,希望……又是什么啊……?”


看着气绝的男人神座回答。

“都是无聊的东西。”


END



补充:

请理解为神座被江之岛诱导中途闯进现场然后进入的地方被重新封锁了这样

官方不把名字跟脸对起来所以是我自己看名字瞎配的,大致如下:

学生会长 村雨早春:不用说了,存活到最后的眼镜

学生会副会长 生田琴美:被骸姐爆头的女生

学生会 染屋凉太:想要报仇结果被第一个干掉的男生

学生会书记 如月香连:不用说了,眼镜女

学生会 日野明日晴:丸子头粉毛

学生会 豪力供彦:最壮的那个

学生会 黑崎太郎:有点点不良气息的绿毛

学生会 纸衣翼:戴袖章,副会死的时候被血溅到那个

学生会 市野正助:单身狗fff团红毛

学生会 梅泽爱子:自杀未遂女

学生会 横尾正治:自杀未遂男

学生会 久保大器:胖子

学生会 西泽桐子:短发黑皮女生

学生会 柏木铃子:异色瞳妹子

妈的盾子聚聚你敢不敢不用彩虹色差点看不清名字

我想了想,反正都发了,加个作品TAG算了

评论 ( 5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