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垃圾lft我的上一版简介呢……???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最近在ygo,需要贝库塔病友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Vector Log

贝库塔病发病集合,决定整合到一起去



07.23 没有零我要死了


画图重温z,东想西想无心工作没有零我要死了

想聊聊零

刷小粉红ygo楼,其实小粉红不常刷,之前被分享了弹丸楼和wt楼才开始看一点,适合杀时间,可惜黑话行话太多看不懂,而且动不动就掐,幸好wt楼超和谐……扯远了,看到大家都要求粉上周边,bp心好慌然而平时不收不了解途径开了萌购搜,结果看来看去就一个挂件结果符合(……

而且讲实话我觉得不好看(……

官方你为什么不卖D视镜!!!AR时代到来之后一定要开卖啊!!!!!

啊,没有零我要死了,难道我只能收星圣吗,可是我不打牌……

讲贝库塔

贝库塔要根据z的主题“相信”来看的话,那当然是不相信他人的类型

传说就是因为猜疑杀死了整个王宫的人

被咚千洗脑的地方看了看大家好像都觉得挺扯的,人家就说那么一句话你就信了然后就疯了,然后感觉其实皇子还是流着王的血的

这里是不信的起点吧,丈夫会杀掉妻子,父亲会对儿子刀刃相向,即使是至亲也无法信任,与其被背叛不如去背叛他人,所以咚千那么一说贝库塔更能接受,就信了

信任至亲会死,我不想死,所以我要先怀疑你们背叛你们,既然如此那你们被我杀掉也正常

然后是作为王,害怕被策反那就要让众人畏惧不敢反抗,所以暴虐,认为只有自身的力量才是最可靠的,需要力量,所以四处征战,认为统治了世界这世上就没什么可以违抗自己背叛自己了吧

准备还是很充足的,搞了三只戈尔贡还知道怎样和神结约,但是好像不知道解约的方法被摆了一道(……

然后被纳修干掉了,死于灵障,默哀

转生巴利安,不爽纳修可能一半是前世被干掉了另一半是纳修其实是唯一一个不用咚千挖过来的……他只是挂心子民来到b界其实本质去a界我觉得不为过,其实是个受到爱戴的国王,感觉和贝库塔有点两个极端,然后贝库塔觉得他矫情恶心就不爽(……)所以搞死纳修和梅拉古是兴致

演技是既然不信任他人自然也不愿意流露真心,一直戴着假面然后越来越熟练越来越放飞自我了吧(

其实他演技的巅峰是零,除了官方故意卖的穿帮镜头根本完美,警部还好……后期96和跳反的地方都太急躁刻意,感觉被游马这个好骗的惯坏了(

想过贝库塔观察过真正的零然后将其抹杀的脑洞,所以才能扮演得那么完美吧……

其实我真正爱的是零,直到现在都沉溺在真月零的幻影之中……但是,但是,啊,贝库塔,果然我是个只看脸的肤浅的家伙……

之后没什么吃瘪的事就一直到藻海战,然后贝库塔受到了人生中数一数二的冲击……一周目我是当作业bgm看的连印卡的是zII都没注意到还在想怎么贝库塔老是被II欺负,二周目我懂了,彻底懂了

现场改卡太他妈不要脸了

贝库塔傻了,贝库塔震惊了,贝库塔的三观破碎了,即使我再怎么耍诈我也没想到你会这样公然破坏规则,万物重构呵呵,他妈的这里有GM公然开挂

那我除了也抢个GM的权限来还能怎么办

之前贝库塔不信别人,要让他人不违抗自己成了暴虐的王,要让自己不会被背叛只有他人会被自己背叛带了面具,要让没有恶心的领导压自己一头干掉了领导,现在要让自己不会被GM阴,那就只能成为GM了

那就只能成为神了

游马和星光简直是贝库塔巴利安生的最大敌人,威胁到他继续存在的至敌,所以他那么孤注一掷找咚千也能理解了,而且一开始打得就是篡号的算盘

……然后被96阴,然后被咚千阴,然后自以为阴了咚千,结果还是被咚千阴,惆怅

贝库塔到底是什么时候找回记忆的很不明确,遗迹之后……总之回想起来也很淡定没有暴露,这又是演技的一个高峰,不过大概是……就算想起来了得出的结论也不会变吧,依然是没有人可以信任,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他才不会后悔至今为止所做的事,如果会后悔当初就不会被洗脑了,因为那也是他选择的自欺欺人的借口

最后动摇了贝库塔的是游马

某个老好人冲过去抓住他的手担心他想要救他即使救不了他也愿意和他一起死想要保护他……

有个人即使被他不停地背叛伤害也还是愿意相信他

不管游马看到的是贝库塔还是真月零,总之他给贝库塔提供了一个选择

一个相信的选择

贝库塔拒绝整个世界怀疑整个世界不相信整个世界所以想要将整个世界纳入支配之下只有完全成为自己的东西才能放心但是游马这么一个大活人一个有着自主意志不可能成为他的私有物的人相信他并且希望他相信自己

游马简直就是贝库塔和世界再度建立信任关系的接点

游马证明了自己值得信任,实力媲美GM创世神,性格又很单纯愿意相信他保护他

要不要相信他啊,要不要相信啊

不管贝库塔怎么想,至少他此刻绝对不可能抹杀掉这个选项这个可能性

所以他无法带游马一起死

一直以来有如坠落一般的只能依靠自己的世界出现了接点,自己的脚下出现了实在的土地

他在死前站在了地面上

然后ED后再怎么说也不会变真月,毕竟只是假面,不过会给游马fan ser,应该也不会马上露真心,还是要戴好一阵子面具

但是至少有开口了,至少在游马面前不需要那么警惕了

贝库塔的眼前,开始出现道路了


啊?过去所杀害的人?

过去的事已经无法改变了……

其实我也想不好,两种可能,一种是贝库塔发现原来他人是可以相信的之后,对于过去因为自己无谓的猜疑而死去的人是多么不甘而感到罪恶,另一种是无所谓,因为他即使相信他人了也还是以自己为主的,当时如果是为了让自己安心那么杀掉那么多人他觉得即使有错但他也不会改变

前者是一方通行,后者……后者是狂气王维克多

不至于到前者,不过我觉得贝库塔还是有一点点……一点点地畏惧吧,灵障什么的饶了我吧这样的感觉

他好可爱

没有零我要死了

我要自己做一个零的D视镜……



09.25 一时兴起的小段(大概是打了tag,这篇居然有热度,就留下来了)


他的头发,哦,那个发型要形容的普通一点就是火龙果,要形容的稍微惊艳一点就是火焰,熊熊燃烧的火焰。这对于他而言本该是太过个性的一个特征,但是在这个世界里倘若他留着毫无个性的发型的话那反倒成了异类了。而且你伸手去摸一下就会发现那些发丝其实依然是柔软的,只是违背了地心引力而已,它们朝着一个轴线聚集着,簇拥出一朵火花。这么想着你没忍住又伸手摸了一下,然后他会转过头看向你。他的反应取决于目前他明面上是个什么身份。倘若他是老好人笨学生真月零,他会像是害臊又像是困扰一样躲开你的手,睁得大大圆圆的眼睛里还带着点笑意,请求你停下来别再玩他的头发了。倘若他是凛然正气的真月警部,你会被锐利的眼神刺到,警部用他那端正严肃的脸警告你别做这种僭越之事,要懂得尊重上级,不然你要被扣薪水。倘若——这是最糟糕也最幸福的情况了——倘若他是贝库塔,啊,他其实就是贝库塔,那么他笑得很开心,一边笑一边发狠地把你踹开,踩在地上,嫌恶般地拍拍自己的头发就好象猫咪被人摸了之后厌恶地为自己舔毛清理。他讨厌别人随随便便碰他,他当然讨厌了。因为——谁知道你是不是可以信任呢?他是不会信任任何人的。


10.12 《交流障碍写谁都像交流障碍》/ed后贝库塔想要江湖不见


来到人间后的第一场期末考,全员红线以上,阿里特他们嚷嚷着要开庆功会,其实只是想要个借口闹腾一下。想来大概也是那场战争以后第一次聚会,凌牙见大家很期待的样子也同意了,打电话给游马。

游马是红线以下。璃绪提醒他,不要搞得好像在嘲讽游马。为什么一群异乡人及格了游马还是不及格……这个问题大概没有答案。凌牙跟游马说了之后电话那头很期待,看来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层。凌牙感到一种奇妙的安心与欣慰,顺口问“你联系得上贝库塔吗?”

“真月吗?考完试我就没见过他了。我以为他和你们一起住?”

“没有……他不是住你家?”

真月零考了平均分,阿里特看放榜的时候顺便看到的。贝库塔从头到尾没有参加过巴利安的学习会,连问他借笔记都不给,直接祸水东引给小鸟。要不是没有监护人学籍档案不好随意变动,怀疑他已经早早转学跑了。看他整天也就和游马黏在一起,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住游马家去的,现在一想还真是不知道任何联系上他的办法。

游马说他去找找看。凌牙挂了电话,感觉不找贝库塔过来也没什么,他不愿意来就算了。德鲁贝倒是有一点坚持,他还是很看重七皇之间的情谊的。

“情谊个头啊!!”被逛街的璃绪偶然发现堵在了小巷子里的贝库塔头疼地按着脸,“我不想再跟纳修有任何的关联了!!!”

“哦,所以你来不来?”

“……”

贝库塔想暴言。

曾经构成他们灵魂的一部分的混沌之力消散了。现在的贝库塔是个十四岁的男子初中生,璃绪是十五岁的女子初中生,按说力量上怎么也是男性有优势,可是那个是璃绪。啊,可恶,要是给自己十四年的时间好好过这段人生,老子一定会练到这对兄妹一起上都能碾压的程度,贝库塔腹诽。恩?不对。

“想让我去的话就在决斗里赢了我再说吧!梅拉古!”

差点忘记了这是一个打牌决定一切的世界。


贝库塔忧郁地坐在神代宅大厅,聚会会场。

他和璃绪的决斗打到一半,决斗的气味把游马引来了,开始中途加入二对一,这还打什么!最终还是只能在聚会的日子被游马拉着来到这里……

游马在不停地往嘴里塞小鸟做的饭团。贝库塔毫无食欲,坐在一旁吸柠檬茶,吸空了杯子就再去加。有个明显超学龄外的人也在,快斗据说是七皇学习会的外语外援,来验收成果的,和米扎艾尔单独坐了一个桌像是在开贵族的下午茶会,手上却拿着试卷在改错题……这幅场景可以命名为米扎艾尔掀桌挑起决斗五分钟前。

低年级桌上是惨烈的食物竞争,高年级那边满脸欣慰地感慨这几个月来的和平生活,两边贝库塔都不想加入。啊啊,快点结束吧。快点让我离开这个地方。

贝库塔看着自己的杯子里,褐色的茶饮料上映着的他的脸还保持着真月零所有的笑容。

真累啊。

他是真心不想再和七皇有什么交集了。事到如今,总不会还说和他们是同伴吧??贝库塔又不是游马,能和所有曾经敌对过的人冰释前嫌成为伙伴。可是再敌对也没有意思,也根本没有意义,毕竟身份从巴利安被置换成了人类,所要做的第一要义是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干掉那六个人的话自己能成神吗?不能。那么为什么还要去理会他们呢。

可是他们不会这么想吧。

贝库塔懂得了世界上还是有像游马这样的傻瓜的,而且这样的傻瓜还活得很好,这让他的疑心病稍稍缓解了一点。但也就是一点。之后的人生还是需要伪装才能过得下去,伪装成无害的样子,伪装成乖巧听话的样子,伪装成顺从的样子,伪装成正义一方的样子,伪装成值得交予权力的样子。如果是面对未曾有过交集的人,那么这伪装还能轻松一点,可是面对这几个相识几千年还被自己狠狠坑过的人,这伪装就相当吃力。

或许在这几人面前不需要伪装,保留真实的一面就好。可是这想想超级恶心。为什么要对自己根本不喜欢的人展露真心呢?


10.13 当我想逃避干活


当我想逃避干活,我就想唠嗑贝库塔。贝库塔!这发音着实有如天籁!我爱贝库塔,贝库塔为我带来快乐!!当我为了与陌生人交涉而痛苦时,他并不存在的一个笑便让我恢复活力!当我沉浸在动画官方带来的绝望时,他让我开怀大笑重获希望!!闲着无聊我便打开nico看真ゲス的再生数,只看再生数,因为手机不挂vpn就打不开视频。这项活动开始以来我看着数字从258万涨到264万,并且还在匀速增加。点开看时每个高能弹幕都是那么的有趣,屏幕里屏幕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看着过去历史排位第一,虽然是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事,但我还是能感受到一阵空虚的自豪与骄傲。看!!这就是我的贝库塔!!!

前两天我(自以为)想通了贝库塔讨厌纳修的原因。在没有打开z重温也根本记不清原场景原台词的情况下,凭着满脑子瞎扯淡的自洽逻辑。我认为贝库塔在说“第一眼看到纳修就不爽”的时候,指的是在巴利安界里的时候。z二期是个基于信任的故事,所以我一般往疑心病的方向想贝库塔。我想,前世的贝库塔王四处征战,抱得八成是征服世界的野心。为什么呢?因为这样就没有敌国了啊。他把能威胁到自己的家伙一个一个铲除掉,在纳修之前他也的确做到了。最开始他肯定没把纳修当个角色,最多想想怎么把他痛苦地搞死,比如杀妹。然而他败了,他被纳修打回去了,不仅如此还被反击到逼上绝境。贝库塔王是从这里开始敌视纳修的,因为纳修明显威胁到了他。于是他利用纳修老好人的一面设局坑他,害他全民,以为这样就能稳操胜券。结果他还是败了,不仅如此连命都丢了。这是前世的事了。

到了转生到巴利安,大家都没有人类时的记忆了,可是灵魂还保留着。灵魂里对于另一个灵魂的敌视、对能威胁到自身的敌人的忌惮还深深保留着。所以贝库塔才会“第一眼就看纳修不爽”。而在贝库塔杀掉了巴利安的纳修后,他便认为自己已经除掉这个威胁了,所以才会对有着同样灵魂的神代凌牙毫不在意毫无警惕,也不会看凌牙不爽。

贝库塔会对威胁到自己的人产生强烈的敌对心理。比如游马。在魔藻海贝库塔以为能十拿九稳的布局被游马和Astral的现场改卡彻底粉碎,被击飞到次元的间隙几乎丧命。啊,这熟悉的体验,简直就像当初坑纳修不成反被怼死。所以这之后贝库塔才会献上心脏也想要杀掉游马,因为这对他而言是个太大太大的威胁了。结果这之后纳修又复活了!干!这几千年来都白忙活了!不过不要紧,两大威胁一起除掉就行了。

结果那个可以改卡的最大威胁跑过来拉着他的手说“你和我一直是一个阵营的啊!!到我这边来!!!”……

唉,白忙活了。


顺带唠嗑一下大领导。纳修为什么对贝库塔毫无警惕呢……首先是在转生到巴利安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前世的记忆,有的只有一些刻入灵魂的东西。比如德鲁贝的友情,比如纳修该死的自我牺牲领袖风度,比如米扎艾尔孤高的龙厨魂,比如贝库塔对纳修的忌惮。

你看,只有贝库塔记住的是威胁与敌人,可见他疑心病或者不安全感多重……讲纳修。

纳修不知道贝库塔前世跟他的恩怨情仇,所以在B界被坑死也不意外。想想真月零,对纳修也这么对症下药来一次坑不死就怪了()

坑死之后转生成凌牙,再记忆复苏成纳修。这时的纳修记得什么呢……他记起前世和贝库塔的恩怨情仇了,可是他忘了贝库塔坑死他。那么在此刻纳修的眼里,虽然前世贝库塔和自己有纠葛,可是现在两人都是巴利安,并且看看贝库塔的表现,操纵玉座和菲卡集中no.卡,锵锵锵游马,给出遗迹卡情报并主动收集,敌视游马……这根本就是一个兢兢业业的巴利安啊!!他是多么勤奋啊!!!就算他之前坑过“神代凌牙”,那也只是当时自己没记忆站错立场,贝库塔并没有做错啊!!!他人是贱性格是难搞,可他是个会背诵核心价值观的好巴利安!!!

并且请注意,假如大领导记得上一次死亡前的记忆但是记不得死亡时的具体情况,那么在他的记忆中,搞不好贝库塔还是那个为了坑他而建的对症下药的角色的印象……

当然在贝库塔自曝并当着纳修面吞了梅拉古和德鲁贝之后纳修就彻底看清这个人了。纳修还是很聪明的,只是一直吃亏,关键的记忆总想不起来,这属于剧本上强行让他悲剧……(同情


贝库塔实在是一个太爽快太直白的反派了……喜欢上他我真是画风突变。尤其是在一飞冲天村之后。我爱上了主持发言,爱上了一言不合搞死再说,我还很期待有一天能在狼人游戏里锵锵锵!!锵锵锵是多么愉悦的行为啊!!!只是搞不好从此会加入首轮被毙套餐……唉。

我对贝库塔的爱能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我上一个爱的角色是我的神,我现在也还爱着他只是……他不再是我精神上的drug和支柱了。总有一天,贝库塔也会这样吧。

但是至少现在!我还是很喜欢脑补一边让贝库塔膝枕一边和神座二对一下跳棋的场景的。

去睡!



10.16 赞美他


他演什么都得心应手,究竟是从哪里取材参考的呢……是电视?还是实际的生活体验呢……如果是电视的话,无数个日夜他看着那些长的短的参差不齐的晨间剧晚间剧肥皂剧午夜场,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呢……是认真地在揣摩记录,还是满脸嫌弃狂妄地吐槽,还是根本就没有表情呢……他营造出了一个开朗活泼却因为笨手笨脚而带着弱气自卑的男孩,他刻画出一个可靠强大然而有些过于注重形式的警官,他装得一副好像被欺骗而感到后悔愧疚的良善模样结果惊天大逆转。他大多数时候看上去疯狂扭曲其实有着谨慎的心思,然而在面对他真正忌惮怨恨的对手时却又往往无法保持冷静。他的D视镜是我在整部z里见过的最帅的,以至于后期他已经暴露巴利安直接用隐形眼镜而不用D视镜时我着实遗憾了一阵。我认为这是他品位的体现。他的积分制大概是当集的脚本放飞自我写的……可是我觉得也很有他的风格。他的积分不是无意义的,他在做一个漫长的铺垫……他要在把纳修推落深渊那一刻看到纳修脸上因为背叛而震惊绝望的表情(不过巴利安有表情吗?)。他给自己限定在一亿分内,他计算着进展到什么阶段纳修会对自己放松警惕,什么分数范围内自己的力量能匹敌纳修,要做到什么地步才能让他真正地绝望……我猜他对游马也有一个计分器,名义上是为了扮演笨手笨脚的学生有多难受劳累,实际上是计算游马对自己的信任到达了怎么样的地步,可以怎么进展……这个分数我觉得最多也就500吧,因为他当时没那么讨厌游马,最多觉得“靠这人第一部坏了我的大事”。进入到二期因为已经不可能故技重施了,我猜他也比较急吧……他默默地把能威胁到自己的存在全部划入敌营,然后努力去把他们全部击破,即使对方是神和主角也毫不退缩。他是多么的勇敢,多么的励志啊!!!


评论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