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微博:https://weibo.com/u/1717729503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我是不是要死了?”他问。

“你是要死了。”他回答。

于是他们之间共度了一段沉默。他坐在成了自己的固定座位的折叠椅上,看着他穿着病号服坐在病床上,在发了一会呆之后,毫无征兆地大喊起来。

“我怎么还没死???”

“我怎么知道!”

他被他突然的一嗓子给吓了一跳,语气恶劣地作出了回应。他看着对方捶打着床单,语气激动地控诉抱怨。

“没有什么比将死未死的时候更痛苦了!我感到无聊透顶,又不敢做些什么。我怕我做到一半我就死了,那不是死得超级郁闷的吗!!!”

“人死了之后根本感受不到郁闷好吗。”

“但我会在郁闷中死去!这是最糟糕的死法了!”

他仿佛真的发自内心地对此感到痛苦,瘦削的两只手抱着头。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叹了一口气。

“那你就什么都别做呗。”

“那太无聊了!我会在无聊中度过余生!还会在无聊中死掉!!”

这个人好麻烦啊,他怎么还没死。如此失礼地腹诽过后,他听到对方说:

“唉,要是有什么是我能在死掉的时候刚刚好完成的事就好了,这样我不仅不会无聊,还能在满足与成就感之中死去!”

“那你干脆自杀算了。”

“自杀?”他困惑地抬起头来。

“是啊,在你死的那一刻就算完成,不是刚刚好吗?”他随口胡诌着,却没想到听着的人兴奋地一拍床板,“就是这个了!”

“那就自杀吧!”

“………………………………”

“我所知道的自杀方法吗……”他开始自言自语起来,“跳楼不行吧,医院的窗子根本打不开,顶楼也是锁的……得要个确实的方法才行,要是失败了又死掉的话,那绝对超级郁闷的。”

他傻眼地看着真的开始认真思索起来的病人,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吐槽。

“等一下,你是个将死之人啊?”

“?是啊。”

“那你自杀是要干嘛???”

“不是你说的吗???那不然我还能干嘛?”

他一时无言以对,于是他继续开始思考。

“现在是秋天,烧炭可以pass了。还是用刀比较直接吧,你有带水果刀之类的吗?”

“怎么可能,现在进医院都要安检的好吗,利器根本带不进来。”

“手术刀呢?”

“谁要为了你去偷手术刀。”

“哦……那算了。”他接着思考,“药物之类的?安眠药、氰化物或者农药?”

闻言他看了一眼堆了药瓶和单据的床头柜,除了一些维生素片和营养剂,其他的药品都只有当天的量。他也注意到了,捻起安眠药的袋子,里面只有少得可怜的一剂半。

“啊……安眠药不行,有抗药性,剂量太难算了……"

“农药现在会被当危险物在安检口查下来。”

“氰化物医院里说不定就能弄到吧?”

“你自己去弄。”

“切,小气。”

他撇撇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病房。

“恩……没有横梁,不过上吊的话有床头的栏杆也足够了……”说着他抓起床单试图撕成条状,然而用了吃奶的力气也没能扯开一个线脚。

“为什么这个床单撕不开???”

“废话因为这是超纤维的啊。”

“为什么要用超纤维的??医院就不怕发生火灾时病人不能自制绳索逃生吗???”

“因为超纤维耐脏防菌,而且耐热性耐火性都很好,火灾了你可以直接披着它冲锋。”

“科技什么时候这么发达了?????”

就在刚刚,他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啊啊啊啊啊……”他再度恢复双手抱头的苦恼姿态,“自杀好难!”

“……”他决定放弃吐槽。

“我饿了。”他维持着双手抱头的姿势一脸苦恼地说。

“好突然啊,还没到晚饭时间呢。”

“用脑过度。我好饿。”

“你……唉,那你想吃什么?”

“蟹肉罐头。”

“哈?”

“蟹肉罐头。”

“不是。为什么这么突然??”

“想要被蟹肉淹没。而且应该到季节了吧。”

哦,秋天。他看了眼窗外被落叶埋了一半的中庭,虽说是秋天,这里还不会冷,是个正适宜的温度。

“好吧,我去买。”他叹气,终于妥协了,从椅子上站起身就要出门。

“开罐器过不了安检的,记得在家里先开好哦——”

“知道啦!”

他不客气地甩上门作为回应,门里的人又挥了两下手,这才把手放下来,然后看向满是药瓶和塑胶袋的柜子。

“恩……在这里。”

他拿过满满一瓶的Vc,放到了枕头底下。

“虽然也有听说过只是个谣言啦……”

不过他很快把这件事抛在脑后,满怀期许地在病床上等待着另一个人推门回来,在心中不停地对自己步向死亡的身体如此低语:“先别死啊!现在先不要死!等我吃到蟹肉罐头再死!也不要在我吃到一半的时候死!起码、起码让我把最后一口放进嘴里!拜托了——!!”



我承认这个开头来自kk太太的爱情小说

我写完这个神经病一样的片段才发现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