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微博:https://weibo.com/u/1717729503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微博突然又限了140……突发的段落

呃啊……如果以后我能把这个脑洞写完的话那这段就会变成剧透了……可是如果写不出的话这段就足够爽了……(然而怀疑没人懂(忧郁




“怎么?你以为那是本大爷吗?”

与他一模一样又截然不同的镜像勾起嘴角肆意地嘲笑着。

“那是你啊!没想到吧,那是你自己!!是你不愿意面对的凄惨形象,被你牵强附会地推到我身上而已!真可悲啊,无论是三千年前,还是三千年后,你都只能接受悲剧的命运!乖乖当我的傀儡而已!!”

他跪倒在地上,按着头,曾经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到的那一幕幕哑剧再度涌现出来,挤爆了他的大脑。视角变换了,他成了舞台上的伶人,在他人撰写好的剧本的指引下,一步步走向悲剧的终幕——他甚至不是这场悲剧的主角或最终反派,而只是一枚棋子,一个从一开始就已经死去的灵魂,只留下一片残迹。

“那不是我。”他喃喃道,拒绝着展开在眼前的过去的剧目,“不是。”

已经恢复了记忆的邪神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那眼神甚至称得上是怜悯了。而后另一个貘良——如今是佐克的半身了——放低了声音,凑到了他的耳边细语:“看啊,看看你这一个月来的心血吧,那是你最自满的作品,不是吗?”

貘良机械地顺着对方所指的方向移动视线。在他眼前的是恢弘而精致的三千年前的埃及城,每一块石每一面壁都是他亲手刻画、打磨、描绘的。自他得知一切的起源在埃及后,这个想法就冒了出来。他做这项工作几乎是一气呵成,但如今再看他终于明白过来了。

为什么城市的设计图完成得如此顺利?为什么每一栋房屋的样式、色彩、方位他都胸有成竹?为什么在制作克雷阿克纳时他甚至连石壁上的每一道裂缝都了如指掌?为什么他能得知未曾见过的王陵的细节?为什么这些人物比他以前所做的任何棋子都要栩栩如生?为什么这城市的印象如此明晰、远远超过他所看到的那些断片的戏码,而他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呢?

他曾经见过那座村庄,那座城市。

他曾经将这一切的景色深深烙在眼中,刻在灵魂之上。

他曾经在孤独之中选择了仇恨,走上那出悲剧的舞台。

那不是他。

那就是他。

“好啦,宿主大人,还差最后一个棋子了。”

邪神动作轻柔而又强硬地牵过他的一只手,将用力到发白几乎要刺破掌心的拳头展开,像在对待一件极易损坏的道具。

“做一个能够容纳‘我’的棋子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