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垃圾lft我的上一版简介呢……???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最近在ygo,需要贝库塔病友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游戏王zexal】溺于恶意之海七日(上)

FGO高难度活动本《监狱塔中复仇鬼在恸哭》的neta

一些原剧本的翻译参考自https://m.gamer.com.tw/forum/C.php?bsn=26742&page=&snA=13678&last=

没好好写,只是整理脑洞,希望有一天能好好写

全都是OOC




第零天


游马一闭眼一睁眼就来到了巴利安世界。

一片腥红的世界里他踩在一片腥红的沙滩上,一片腥红的大海卷起腥红的海浪拍上来粘腻的海水打在他的脚上,不冷不热的粘稠液体像是鲜血一样,让游马下意识感到一阵恶心。

“哟!游马君!欢迎来到混沌的世界!”

有个愉悦到变了调的声音在叫他。游马循声望去,看到有人站在高处的礁岩上张开双臂在迎接他。尽管逆着光只能看到黑黑的轮廓,游马也立刻认出来了那个人。

“贝库塔!”

脱口而出那人的名字后,游马却卡壳了。他好像有什么想说却又想不起来,只好一头雾水地问起了自己的现状。

“这里是哪里?”

“巴利安恶意之海。”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你被诅咒了啊!被这个世界的神明!你忘了吗?你可是把他打惨了了呢!”

贝库塔仿佛想起了神明落败时的凄惨景象,低下头环着双臂低声窃笑起来。

“诅咒!?”游马其实没太明白,但下意识地就觉得可怖,“那我该怎么办?”

“跳进去吧!”

贝库塔唰地伸出手,做作而优雅地伸出手指指着游马眼前腥红的大海。

“跳进这恶意之海,度过七天,打败七罪之皇吧!”

游马咽了口唾沫看向眼前的大海。

汹涌的,看上去随时会刮起风暴的暴躁的海面,还有那浓稠腥臭有如血液的海水。游马当然不乐意跳进去了。他试着走几步把脚踏进海水里(不知为何他是光着脚的),只是把脚背浸在水里两秒他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退了回来。无计可施,游马蹲着抱住头烦恼了起来。

贝库塔坐在礁岩上晃悠着腿看着他。开始还心情很好地哼着不知名的歌谣,后来就不耐烦地咂起了嘴。他爬起来,喊游马,游马抬头迷茫地应了声。他冲游马招手,游马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找到了路吭哧吭哧地爬上岩石。贝库塔站在礁岩的边缘笑盈盈地等着他走过去,那笑容实话说会让人浑身警戒——但还是警戒晚了。就在他的眼前,贝库塔张开双手向后倾倒,直直朝着鲜红腥臭滚烫的海面坠落下去。

在吓了一跳之前游马的身体就擅自行动了起来。他惊叫着贝库塔的名字冲上去抓对方的手,抓住的瞬间便感到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拽着一同坠下去。加速度下擦过脸颊的风像刀子一样扎人,耳边是贝库塔桀桀的笑声,失重感吓得他大叫,最后他能喊出来的只有他一贯的信条:

“一飞冲天啊!我——!!”



第一天


『——你有抱持过情欲吗?』

游马的意识还迷迷糊糊的,就听到有个声音这么问。

『在这第一座罪恶之城前,扪心自问吧。

   面对作为一个人格成立的他人,

   你有过想要触摸那肉体的——』

“等等等等等一下!!!”

游马醒了,吓醒的。他跳了起来,然后发现自己刚刚一直躺在海底的沙床上,有什么滑滑腻腻的东西擦过他的皮肤,他寒毛倒竖不敢去想那是什么,总之先制止了眼前的人继续说下去。

“贝库塔你在说什么啊——!?ZEXAL可是每周一晚七点半黄金档播出的面向全国青少年儿童的健康向上的动画啊!!!”

“我有什么办法,我们这是在演同人。”

贝库塔不耐烦地白了他一眼翻过了手上的一页剧本,继续念了下去。

『你有过想将理性和知性全部强行抛诸脑后,

    委身于如兽般的冲动而疯狂的经验吗?』

“~~~~~!!”

游马的脸红得有如海水,他堵住自己的耳朵假装什么都没听见,却发现贝库塔已经把剧本合起来了,然后那凭空出现的书页就像一开始就不存在一样又凭空消失了。

“……那到底是什么啊?”

“是我们不能问的东西哦,就好象游马君刚刚脱口而出的那些不可知的情报一样。”

“?????”

游马发现想不起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了。算了。

因为此时有人应着贝库塔的念白而来,豪迈地从高处一跃而下——游马才发现他们的身后有一座城堡——一个十分的后空翻旋转落地,然后指着游马大喊:“游马——!来决斗吧!!!”

“阿里特!!”

游马认出了来人是自己颇有好感的巴利安的战士,总之先吼一声对方的名字。

“要决斗吗!好啊!!可是为什么突然……”

“这才不是普通的决斗。游马!就用这一战,来赌上小鸟同学的归属吧!!”

“诶诶——??可是上次不是我赢……”

“那是我第一天前往到人类的世界。”

阿里特忽然换了和往常不符的低沉的嗓音,开始深情款款地讲起纸芝居。

“当时的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愚蠢的战士,除了战斗之外一无所知,也不懂人类世界的美好。正当我徘徊在寻找战场的道路上时,她突然就降临到我的面前。”

“那娇小的身姿,那动人的微笑,那如春天般和煦温暖的温柔姿态!啊啊,没错!她就像是清晨自东方升起的太阳,照耀着我!她就像是有着纯白羽翼的天使,引领着我!”

“可是,她却没有看着我。”

阿里特满面悲伤,痛心疾首,看得游马虽然没懂也忍不住伤感起来。他还没想好安慰的话该怎么说,阿里特就已经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熊熊燃烧起来,指着他大喊:“所以我要战斗!这一次我一定要打败你,然后迎接属于我的天使!”

“??虽然不知道到底什么意思,不过好吧!这场决斗我接受了!!”

于是他们打牌,然后游马赢了。

败者颓然跪在战斗结束了的战场上。游马担心地跑了过去:“阿里特!你还好吗?”

“……我其实,是知道的。”

“?”

“小鸟同学是我的天使……可是,可是,我也同样放不下游马你啊!!”

“诶诶诶——???”

“每一次和你战斗的时候!我的心中都有烈火在燃烧!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能够让我作为战士燃烧自己到最后一刻!享受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就是有游马你啊!!”

“阿里特……!!”

“小鸟同学是抚慰我的心灵的和平的天使……而游马你,则是让我勇往直前越战越勇的战天使!”

“不,所以天使天使什么你这样说我很难为情……”

“你们都是我的天使!”

呐喊着得出了自己终极的答案的阿里特站了起来,他的身上忽然发出耀眼的白色光芒,然后刷拉一声从他身后展开两只纯白的翅膀。

“谢谢你们!是你们赐予了我飞翔的力量!”

阿里特扇动着翅膀飞了起来,一直往上飞出了海面上了岸,游马都看傻了。

忽然海底震动起来。游马惊慌失措,发现刚刚阿里特跑出来的城堡开始坍塌了。贝库塔早早地就没影了,他也赶忙拔腿就跑——之前,眼尖的他忽然发现城堡里有一个人影。

“!!危险啊!”

他冲了过去赶在石头瓦砾砸下来之前把对方拽了出来,拉着人一路跑城堡在他们身后一路塌。终于他们跑到了安全的地方,而刚刚的城堡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没入烟雾之中,待烟雾散去已经什么都不剩了。死里逃生的游马吁了口气,看向了自己拽出来的人——是贝库塔!

“恩?瞎说什么呢,那可不是我。”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游马回过头去看,发现贝库塔的确好好地站在自己身后,一脸厌恶地看着自己手上失去意识的人。如果贝库塔在这里,那这个人是谁呢?游马转回来仔细看,发现这个人穿着校服。

“唔……?啊!”

这时对方醒了过来,看到游马吃了一惊,然后看到贝库塔吓了一跳躲到了游马身后。贝库塔的脸色更难看了,出声对游马说。

“喂,别带着这家伙了,看着就不爽,把他扔下吧。”

“这怎么行!要把他也救出去啊。一飞冲天啊我!”

“哈?”

在他们发展成吵架之前,醒来的少年怯生生地打断了他们。

“请、请问,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呀……”

“咦?真月你不认得我们吗?”

“真月?”

“真月?”

贝库塔一脸嗤笑:“瞎想什么呢游马君~?真月零不存在什么的我不是一早就告诉过你了吗!!”

真月零一脸困惑:“为什么你知道我的名字?”

他们发现这个真月零既不认识游马也不认识贝库塔更不知道什么巴利安,虽然会决斗但技术烂到不行,就是那个普通的总是好心帮倒忙的中学生。贝库塔看起来很不高兴,而真月很害怕,一直躲在游马的身后:“听说见到另一个自己会死的!!”

“诶!?真的吗!?”

“说的好,那就现在杀掉你吧!”

“住手啊贝库塔!!”

游马拼命地周旋,才终于没有演变成杀人事件。三个人颇为和平地打打闹闹吵吵嚷嚷了好一会,最终都累得不行,就这样在城堡的遗址上睡着了。



第二天


游马揉揉眼睛,从已经习惯触感的沙床上爬了起来。

第一天就那样乱七八糟的过去了,结果这时他才有心思观察自己现在到底身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之中。然后他发现这里真的是在海底,自己周围充斥着透明的红色海水,看不到一点活物,只是偶尔有气泡从脚下冒出。抬头去看海面,只能看到远远的冰冷的红色的粼光。浮也浮不起来,跳也跳不上去,也没有可以爬的东西,根本没办法自力离开海底。也不知道阿里特飞出去之后怎么样了。

“唔……早上好,游马君……”

和他一同睡在地上的真月也醒了,迷迷糊糊地向他道了早安撑起身体。游马才发现地上只有他和真月两个人。贝库塔不见了!他四处张望,发现贝库塔站在不远处装作看风景,然后像是才注意到他们醒了一样,朝他们招手。他的手上又拿着那几页剧本了。

等游马他们来到贝库塔身边之后,游马才看见旁边有一座城堡。这就是第二座了。贝库塔清清嗓子,又开始了不知名的念白。

『——你有吞食过一切吗?

   你有过即使不停吃着也无法满足,

   沉浸在饥饿中贪婪地不断进食的经验吗?

   吞食消化、胡吃海塞,一点都不剩下,

   你有过一味地贪嘴吞吃,

   委身于灵魂的饥渴的经验吗?』

“不,不要再说了……”

尽管大半的词语没有听懂,但是平日的确十分贪吃的游马此刻感到了深深地扎心。贝库塔扔掉手里的书页,看着这样的游马像是真心感到有趣一样笑了起来。

第二座城堡里的是基拉古。这一次游马他们走进了城堡里面,这只是一座单调的纯粹用木头搭建的城堡。空荡荡的大厅里比往常高大好几倍的基拉古用惊人的气势吃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吓了游马一跳,而随即看到对方抓起一个活物要就这么活吞下去时游马一个激灵冲了过去把可怜的狸猫抢救了下来。

“基拉古!!你在做什么啊!嘭太不是你重要的同伴吗!!”

“同伴,好吃!同伴,是食物!!”

基拉古说的台词总觉得好像在电视上听到过。没有管那么多,游马立刻开始了决斗和基拉古打牌,然后赢了。

LP归零之后,基拉古忽然就缩水了,变回了正常的大小,像是清醒了一样抱着嘭太痛哭流涕。一人一狸猫和好之后,狸猫的身体膨胀起来变成了一个气球,基拉古便拉着气球上的尾巴朝着海面浮去。第二座城堡摇晃起来也要崩塌了,游马拉着真月和贝库塔一起逃了出去,看着又一座城堡化作虚无。

游马“接下来还有五天也要像这样一样吗……”

贝库塔“就是这样。”

真月“七天之后,到底会变成怎么样呢……?”



第三天


『——你有贪图过怠惰吗?

   你有过明知还有许多尚未完成的事,

   却不去面对,不去努力,沉溺于安宁诱惑的经验吗?

   你有过不想完成自己的义务,

   仅仅为追求自我的快乐而行动的经验吗?』

“暑、暑假作业……呜,头好痛……”

“游、游马君不要紧吧!?没关系的!!我也还没有做……”

“本大爷倒是没有那种东西呢~”

贝库塔幸灾乐祸地看着两名悲惨中学生,又趁没人注意到的时候小声嘀咕着:“仅仅为追求自我的快乐而行动……哈。”

“总、总之,也就是说这座城堡里的人没有干劲是吧!那就让他也一飞冲天起来就好了!!”

好不容易振作起来的游马,看向了城堡大厅地上一脸颓废抱膝坐着的人。是曾经与他有过短暂的同行经历的,叫做德鲁贝的巴利安战士。

“反正……反正我永远来迟一步,反正我总是帮不上我的朋友。什么天马的骑士啊,什么巴利安的纯白之盾啊!不愧是面白之盾啊!马哈跟了我这样的废人,真是太委屈他了!纳修,梅拉古,我的朋友们,请原谅这无能的我……”

被叫做马哈的大概是德鲁贝的马,站在他的主人身旁有气无力地嘶声反驳。因为主人实在太过颓废了,马哈瘦得不成样子,身上的皮毛也毫无光彩。

这个局面游马倒是得心应手。他熟练地劝德鲁贝来打牌,在打牌过程中熟练地叙述一飞冲天教的教义,熟练地拉了德鲁贝入教,然后熟练地用一飞冲天温暖了德鲁贝的心,最后吊打了他。尽管打牌输了,但是德鲁贝已经完全恢复了热情,激情滂湃地仰望着自己脑中纳修的幻象:“对啊!无论如何,只要朋友有难,就算是爬我也应该爬过去!”他骑上不知何时恢复精神的天马,挥舞着剑,高声喊着“booooooooks!!”冲出了水面。第三座城堡也要坍塌了,游马等人轻门熟路地跑到了安全的地方,远远地看着海底建筑逐渐消亡。

“这样战斗下去,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呢?”

真月忽然喃喃自语,游马困惑地看向他。

“应该就能离开这里了吧?对吧贝库塔?”

“没错!只要打败七个城堡的主人的话,游马君就能回到温暖的人类世界去了。”

“可是,我们这几天来,只是在往更深的海底走而已啊?”

真月指了出来——他们头顶上的海面比起第一天来,果然要离远了很多。

“第七天过去之后,到底要怎样才能离开这个地方啊?”

游马也抬头看向了越来越远的海面。真月指出来之后,他才发现这个问题,但是,

“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吧?那就只能试试了!要相信希望啊!”

“唔……”

真月好像还是不太能接受,但最终还是点点头:“既然游马君这么说了!”

旁边的贝库塔嗤笑着冷眼旁观。



第四天


他们依然在沙床上醒来。这几天来他们不吃不喝,但也不会觉得渴或是饿,似乎只有睡眠是必需的。当游马做好前往下一座城堡的准备时,他发现贝库塔依然坐在地上。

“贝库塔?”

贝库塔挂上一脸假笑:“下一座城堡在那个方向,游马你就自己过去吧。”

“??为什么?至今为止不都是一同战斗过来的吗?”

游马成功地让贝库塔一脸作呕。见拗不过游马贝库塔还是骂骂咧咧地起来了。游马问贝库塔干嘛这么不情愿,不是一直以来兴致都很高吗,贝库塔只回了两个字:

“恶心!!”

今天没有奇怪的念白词,他们直接来到了第四座城堡前。那是一座完全由寒冰所凝结而成的城堡,游马大概猜到是谁了。果然,一踏进大厅,就看到满身戾气的暴怒的女王陛下端坐在王位上。见到他们进来,梅拉古恶狠狠地剜了贝库塔一眼。虽然不是被盯上的对象,但在一旁的游马还是受到杀气的波及抖了起来。妹鲨生气起来实在是太可怕了!!

“贝库塔你这个卑鄙小人,还真有胆量出现在我的眼前。”

“啊啦啦~?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接连三次都不像样地输给我害得自己的哥哥周身劳苦的梅拉古殿下吗~?”

“你这混蛋!!!”

为什么要挑衅她啊!!挑衅就算了为什么你摆好了逃跑的姿势!!!自己拉的仇恨自己解决好吗!!!不要把事情弄得更麻烦啊!!!!游马内心惨叫不已,战战兢兢地开始打牌。结果即使在打牌的过程中贝库塔也一直躲在他身后和梅拉古斗嘴,战场有如正在刮暴风雪的极地,游马瑟瑟发抖,艰难地一飞冲天着。终于在贝库塔的颜艺和梅拉古的怒吼之中,游马神抽赢了。

输了之后梅拉古反而平静了下来,现在的她看起来更像是神代璃绪了。

“我和凌牙,从来都只有彼此而已。”

“不管是太古时期作为王和巫女,还是在人类世界的神代兄妹,我们都是相依为命的。”

“我曾经因为自己的无力而拖累了纳修,所以我努力地想要变强。我想成为哥哥的力量,我希望他能好好活出自己的人生。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命运总是要作弄我心爱的人?为什么贝库塔这个阴魂不散的孽障还活在这个世上?”

贝库塔插嘴:“呸!没弄死你们我怎么能死!”

一道冰锥飞了过去贝库塔敏捷地用十分体操动作躲开了。

梅拉古或者说璃绪叹了一口气:“算了,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游马,谢谢你,之后就拜托了。”

冰之城堡嘎吱嘎吱地开始了变形,原本的城墙堡垒揉在一起重新伸展开变成了一道长长的通往海面以上的阶梯。女王沿着阶梯款步而上,她所踏过的冰面下一秒便粉碎只留下点点闪光。游马他们在地上仰着头看着这个坚强又柔弱的女孩一点一点走出他们的视线。等到看不见之后,游马揉了揉发酸的脖子对贝库塔说:“贝库塔你刚刚说的太过分了,应该要道歉的。”

“谁要道歉啊。”

“游马君说的对!怎么能对一个女孩子这样呢!”

“你给我闭嘴。”



-TBC-

呃啊我以为睡前能整理完……

后面的脑洞都有的,但是天啊怎么已经这么晚了……

评论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