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微博:https://weibo.com/u/1717729503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游戏王zexal】溺于恶意之海七日(下)

作孽啊,我昨晚应该干活,今早也应该干活,结果我都干了什么啊


FGO高难度活动本《监狱塔中复仇鬼在恸哭》的neta

一些原剧本的翻译参考自https://m.gamer.com.tw/forum/C.php?bsn=26742&page=&snA=13678&last=

没好好写,只是整理脑洞,希望有一天能好好写

混杂很多个人玩梗,全都是OOC

我不会打牌。所有有关打牌的都是瞎编的。

可能有快麦倾向?但我站他们宿敌知己而已



第五天


“游马。”

前往第五座城堡的路上,贝库塔忽然用难得正经的语气开口了。

“今天这人比较难打,你自己小心点。”

“?!?!”

游马冲过去用手贴贝库塔的额头,真月虽然不敢靠近但也是一脸惊诧。

“贝库塔你怎么了!?发烧了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真讨厌啊~难得本贝库塔大人出于好心给你一点忠告~”

见贝库塔恢复了通常运转的样子,游马松了口气,也听从建议警戒了起来。他们来到了第五座城堡前。这是一座盘旋着各种龙的塑像的恢弘壮阔的堡垒。

哦我懂了。

按照惯例,贝库塔又拿着不知道那里出现的纸张念了起来。

『——你有羡慕过人吗?

   看着眼前自己不曾拥有的才能、机遇与强大,

   你曾有过自己技不如人而不甘屈膝的经验吗?

   人人生而不公,因此,

   你曾为自己所遭遇的妄论罪名而咬牙落泪吗?』

一走进城中,布景就立刻切换成了广袤无垠的银河,脚下则是带着许多坑洼的奇特地面。等着他们的果然是米扎艾尔……手中拿着最后被托付的源数龙的米扎艾尔!

“咦?也就是说?这里是月球?诶!?不、不能呼吸了……!!!”

“冷、冷静一点游马君!要说的话原本在海底就不可能呼吸的……!”

“说、说的也是……那至今为止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闹剧结束了吗?”一直安静地看着他们的米扎艾尔冷淡地出声。

他们随即开始打牌。米扎艾尔不愧是快斗的宿命对手,在被托付了源数龙之后,各个方面都展现出不输那位游马已知的最强的决斗者的力量。吟诗的长度与中二度翻了一倍,各种龙的使用也得心应手,间中还不断无缝衔接自己与宿命对手间爱恨情仇的回忆。游马努力跟上驭龙使的节奏与flag,接连中断了对手的连锁和召唤,并伴随着对方竖起“你的怪兽全灭,手牌为零,生命值有如风中残烛……”的旗帜一发精准的闪光抽卡成功翻盘。米扎艾尔一脸孤高地被霍普剑击飞,十分凄美地在空中旋转了几圈后落地。

“他对我说,走我自己相信的道路。”

一脸忧郁的驭龙使念起了自己的退场致辞。

“可他告诉我我一直以来相依为命的龙是假的银河眼,不断追逐的宿命对手是假的驭龙使。我接受他的托付前往最终战的战场,结果被假的神明一秒打下场去杀青。我想要像他一样学会相信的力量,可是我到底该相信什么呢?我到底应该走什么样的道路呢?”

“米扎艾尔……”

游马还没想好该说点什么,忽然大地震动起来一道金光从他们脚下涌出四射。游马在耀眼的光中挡住眼睛,待消散后就看到了巨大的银河眼光子龙,和骑在龙背上毫发无伤的快斗。

“快……”

“快斗——!!”

比起游马,米扎艾尔显然更加激动,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快斗微微一笑,朝着米扎艾尔伸出了手。

“看起来你正在迷茫啊,米扎艾尔。但是没关系,人的成长总是充满困难的。如果找不到道路的话,就让我陪你一起去寻找吧。”

“快斗……!!”

米扎艾尔的卡组里忽然也散发出道道金光。光芒消散之后,一只同样巨大的银河眼时空龙出现在他们眼前。时空龙仰天长啸一声后,与自己的宿敌安静地对视了一眼。

“时空龙……”

米扎艾尔怔怔地看着自己的伙伴,若有所悟,提气一跃稳稳落在龙背上,握住了快斗的手。两人两龙并肩离开了海域,整座城堡上盘旋的龙的塑像一同发出吟啸送别它们的主人。游马看着这一生难得一见的奇景,好久才想起来城堡会塌应该要马上逃命。可是城堡没有坍塌,而是化作无数条龙的影子,飞舞着消散了。



第六天


“哼哼,哼哼哼,呵呵哈哈哈哈……”

这天从醒来开始贝库塔就一直不对劲,具体来说就是一直在笑,颜艺笑,满分的那种,游马吓得以为自己还没醒在做噩梦,真月吓得一直躲在他背后不敢出来。

贝库塔的心情倒是显而易见的好。他脚步轻快地领着游马他们来到了第六座城堡前,对于手上出现的剧本看也不看一眼就随手扔掉,仪态优雅地为游马推开了城堡的大门做出“请进”的礼数。游马走进去,看到鲨鱼坐在王座之上,难怪了。

鲨鱼,凌牙,纳修,究竟是哪一个呢?游马分不清,不过大概他们并没有什么区别吧。

“游马,你来了。”

站在楼台之顶的人一如往常苦大仇深。他缓缓站起身来,开始用低沉的声音讲述。

“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想守护我们和平的日常生活。”

“可是变故来得太快,我失去了家,但我还有妹妹,所以我想,至少要保护好妹妹。”

“可我还是太弱了,我中了陷阱,害得璃绪受了那样的伤。我失去了要守护的东西,自暴自弃起来,是游马你救了我。”

“但是,当我以为我有了应当保护的同伴的时候,命运却让我想起来了。原来我还有应当保护的臣民,还有应当守护的部下与世界。虽然那是不得不背叛所有相信我的人的道路,我却还是走了上去。”

“结果我什么都没有保护好。我的家人再度因我而死,我的朋友被我背叛,我的臣民沦为计谋的牺牲品,我的部下接二连三离我而去,我所生活的世界和所统率的世界全都濒临毁灭,我什么都没有保护好,什么都……”

“看啊游马君,这就是贪欲的极致了。”

贝库塔愉悦地破坏了这沉重的自白。

“区区一人的欲望竟然覆盖了世界!只是作为一个渴求使命与悲剧的亡魂,胡乱地背负超过自己所能负荷的东西,连利与害也不分,妄图将所有的一切全都揽到自己头上!”

“即使在我看来,这也是世界上最最贪得无厌的人了!保护朋友?保护巴利安世界?结果就是这个惨样!活该啊纳修!!一定很不甘心吧!!!”

紫发的少年沉默了,而后意外地没有反驳而是微微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就是这么回事吧。”

贝库塔戛然止住笑表情仿佛吞了只苍蝇。

游马开始和对方打牌。打牌很有意思,然而对手的表情却始终没劲。鲨鱼一边抽卡一边满脸忧郁:“我们明明已经相互理解了,为什么我却一而再再而三地……”

游马赢了,一如既往。鲨鱼一脸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结果,他对游马说了和璃绪一样的话:

“之后就拜托你了。”

然后曾经的巴利安七皇之首漂浮了起来,成为了海水之中唯一受浮力作用的人。他调整姿势,划着水往岸上游去了。他那矫健的泳姿倒的确是称得上鲨鱼。游马扑腾着试了好久也没能像那样游起来,只能朝着远去的人影挥手告别:

“下次再来决斗吧!鲨鱼!!”

人影没有回头,挥了挥手像是应允。

第六座城堡一直没有要塌的迹象,直到游马他们三人离开一段距离之后,才安静地化作了碎片,好像到最后都在保护来此到访的客人一样。贝库塔刚刚那副被噎到的表情好转了不少,他看起来又想要颜艺笑了。

“这是第六天了,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吧?”

围观打牌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真月问道。

“没错是没错……”

游马没有能马上离开这个地方的喜悦,毕竟这么简单的事实即使是他也能察觉到。

“至今为止的城堡里的人,全都是巴利安七皇啊。”

他瞄向贝库塔,贝库塔很坦率地点了头:“没错~!”

“那,也就是说,明天的……”

“会怎么样呢……?”

没有回答游马的问题,贝库塔低着头发出让人不舒服的笑声,做出一副很期待、很期待明天的到来的模样。



第七天


等到游马醒来时,他已经在第七座城堡里了。

他一醒来就看到贝库塔和真月正在对峙——这看起来很像是不良哥哥在欺负弟弟,毕竟真月气势实在太弱,眼睛里都要带上泪光了。他赶忙跑过去插进两人中间:“贝库塔!不要欺负真月啊!!”

“你在说什么啊?睁大眼睛看清楚,是这家伙在向我发起决斗的挑战啊!我可是在好心地劝他不要找死呢~!”

“呜……!没、没有打过怎么知道谁会赢……”

拿着决斗盘的真月声音打颤,这逞强连他自己都觉得拙劣。

“今天要决斗的对手果然还是你吧,贝库塔!”
“正解——!来吧游马,现在就来一决胜负吧——!!”

“请、请等一下!!”

真月拉住了游马,他怕到不行可是还是在努力地阻止决斗的开始。

“游马君,你不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吗?如果他一早就知道会演变成这样的话,到现在为止的战斗,又为什么一直引导你过来呢?就算打赢了他,我们真的就能离开这里吗?”

“碍事的家伙……”

贝库塔啧了一声要过来打人,游马挺身挡在真月面前有如护小鸡的母鸡。

“贝库塔,我也想问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战斗呢!”

“我不是说过了吗,这是诅咒啊!”

贝库塔大笑起来,他的眼睛覆上紫光手上决斗盘展开。

“这是千尊的诅咒!!你,我,还有其他被他诅咒过的七皇,全都被关在恶意之海里了啊!能够逃脱诅咒的只有一个人!只有打败其他所有人才能够离开!谢谢你啊游马,你已经帮我把其他的障碍全都除掉了!!接下来就请你去死吧——!!!”

“什、什么——”

这事实对于差不多习惯了贝库塔的游马来说其实没有那么冲击,但他还是下意识喊了出来。

“也就是说,你一直以来都是在利用游马君吗……?”

真月从游马背后探出身子发问,咬牙鼓起勇气直视着贝库塔回应给他的邪恶笑容:“就是这样~!尽管是个废物好歹还是有脑子的嘛!”

“贝库塔!!”

游马也展开了自己的决斗盘,场地自行构建起来,最后的战斗就要开始了。出乎他意料的是,真月站在了他旁边,战战兢兢地准备好自己的决斗盘,带上了那个游马曾经暗自觉得很帅气的D视镜。

“我、我要帮助游马君!”

“真月……”

游马没好意思说出口的是他想起了上一次看到这幅场景的时候。可是现在和那时不一样,不,就算一样,游马的选择也不会变的。他露出笑容:“那好吧!不过,一定不要勉强啊!”

他能听到贝库塔在冷笑。

决斗开始了。游马再一次回忆起队友渣操的辛苦。他拼命地掩护真月,时不时被记错卡片效果的真月背后捅刀,LP刷刷地掉。真月急得快要哭出来,但越是着急就越是出错。贝库塔嘲讽技能全开,显然很乐意看到游马就这么被真月活活拖死。也许自己又自己跳到陷阱里了吧,游马想。他防御的手段越来越少了,到了贝库塔的回合,如果再没有反转的策略的话,他们就真的要输掉了。贝库塔叠出闪光,要将游马剩下的LP全都清掉,还很明智地没有立任何flag。游马准备翻卡,没想到真月早他一步,难得没有念错魔法卡的效果,把伤害全都扛掉了。

真月的LP归零了。他发出惨叫被怪兽的攻击打飞出去,十分可怜地摔在了地上。游马跑过去扶他,十分担心地问他怎么样了。真月却好像走了神。他按着头,微微皱着眉像感到疼痛,发出小声的疑问“咦?”。他的身体变得透明,在游马手里好像海水一样飘忽不定。他开口:“游马君……”想要说什么,可是在那之前就完全消失不见了。

“真月!?”

“好——的碍眼的家伙终于不见了!下一个就是你了,游马!!”

贝库塔终于立起flag来了。决斗进入到白热化阶段。游马叠希望皇,贝库塔叠阴影,游马叠希望皇胜光。白、红与金交杂的希望的化身重创了贝库塔,而他吃下伤害不甚在意,只是仰头看着胜光。

“游马君你再也不会用霍普雷V了呢。”

“诶?”

游马没听清他说了什么,而贝库塔发动了陷阱把伤害甩回给了游马。决斗结束,游马输了。

(……我就这么输了吗?)

游马跌坐在地上,一脸茫然。难道他要一辈子被困在这深红的死海中,再也回不去了吗?

大地震动了起来。游马认出这是第一天城堡崩塌时产生的震动。可是贝库塔赢了,赢了城堡也会塌吗?他没办法思考。海底在动摇,海浪在翻腾,他被晃得头晕目眩,模糊的视野里看到贝库塔居然好好地站着。贝库塔大笑起来,大步走近,抓起游马的胳膊,说:“好了,准备滚吧你这个老好人!”

他拽着游马用力一甩,仿佛他有千钧之力。游马被他轻易地抛起来,炮弹一样直冲水面,甚至出水之后还一路向着天空钻出云层。速度加速度让他头昏脑胀,尖啸的风声让他耳鸣眼花,只有大笑声不绝于耳。



结局


游马醒了。

他醒来是在自己的吊床上,一旁的闹钟叫得仿佛在命案现场。他发现自己要迟到了,于是急匆匆起床穿衣下楼吃饭冲出家门,叫喊着一飞冲天奔往学校。紧赶慢赶,他总算在上课铃前安全上垒,整个人累趴在桌上。青梅竹马数落着他,交好的同学拿他开玩笑。他一路上还看到了其他的同伴,有阿里特基拉古德鲁贝妹鲨米扎艾尔和鲨鱼。中午他们一起上阳台吃饭,游马举着饭团点了一遍人数,忽然陷入思考之中。

“呐,鲨鱼,人齐了吗?”

“是啊,人齐了。”



-END-



在海中


他往黑暗的深海深处走去。

战胜了其他所有人留下来的他证明了自己的力量,证明了自己无法豁免的原罪,而这正是神明最喜爱的祭品。

他将被诅咒缠身,溺于这恶意之海中,永远不见天日。

评论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