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微博:https://weibo.com/u/1717729503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V】魔法少女甜点师·橘子玛德琳(gumi&rin)

给某人的粮,因为过了情人节了就不算情人节贺文了()

不然还可以玩个巧克力酱湿身什么的……(喂


Attention:


※全程借用《勇者互助工会 交流型留言板》中的魔法少女neta并有擅自改动

※gumi的名字借用了中之人的姓

※铃和连是有一定年龄差的姐弟设定


以上ok请继续


---


下课钟敲响的时候,铃已经快速地开始整理桌面上的文具并把它们扫进包里,然后抓起书包带子冲出教室,其惊慌失措的模样仿佛她被一群凶恶的不良少年威胁了“放学别跑”一般。想要邀请她一起回家的女生怔愣愣地对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座位,尚未完全展露的微笑还僵在脸上,许久才疑惑地问旁边的同学:“镜音她……被人追债吗?”

“也可能是去抢超市特价啊。”她的友人这么回应。

“是有人约她吧?”路过的第三人加入讨论,“我看到她上课的时候看了下手机,然后就一直焦躁不安的样子。”

“咦咦咦?!难道是外校的男朋友……”

“也可能只是去接她弟弟吧?”

很快的,在这张已经空掉了的课桌旁边聚起了一群闲的无聊的人们七嘴八舌地推理了起来,放学后的教室以一名闪电般离校的女生这种怎样都好的话题为中心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然而被人进行了各种合理与不合理的猜测的镜音同学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如果她听到了这些讨论的话,绝对会大喊出来:“我也希望是你们猜的这个样子啊——!!”

镜音铃在放学后飞奔而出是有理由的。

没有一个人猜中那个理由。

有人提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镜音同学在上课时的确收到了一条导致她必须尽快离校的信息,然而有个天大的误会,作为一个好学生,镜音同学是绝对不会在上课的时候使用手机的!

她只是看了一眼自己的甜点师☆便携魔法传信饼干。

没错,就是甜点师☆便携魔法传信饼干,这是一款外观小巧可爱并且携带方便的通讯工具,无需消耗电力,只要灌注爱与信念便能传达心意;意念传送,不管是文字还是图像还是声音都能准确无损地传达给对方。不受信号强弱困扰,也不会造成眼睛疲劳,拿在手上轻巧方便又引人注目,彰显甜点师的优雅身份,实在是居家旅行必备的实用工具。

诶,你问我甜点师是什么?

简单来说就是魔法少女。

穿着百分百满足少女心的华丽魔法套装,用饱含魔法与爱的甜蜜攻击击败敌人、保护世界和平的正义使者,这就是魔法少女甜点师!

也就是说,身为魔法少女的甜点师·橘子玛德琳的镜音铃同学,在上课时用甜点师☆便携魔法传信饼干收到了来自家里的妖精·卡布奇诺的通信,得知在城市的某处有垃圾食品王国的敌人出现了。

这是一个严重的消息,要知道,每次垃圾食品王国的敌人出现,都会导致该区域内的人受到其魔力影响沉溺于垃圾食品,造成体重与体脂飞速增加,晚一秒打倒敌人,人们的体重数字就晚一秒得到救赎。明知如此,作为一个好学生,甜点师·橘子玛德琳依然选择认真听完剩下的课,绝不早退。明知变身之后可以利用魔法的力量快速赶到目标地点,为了保持低调,甜点师·橘子玛德琳还是决定靠自己的双腿与自行车踏踏实实地赶往目的地。

……什么的,都只是官方说法而已,实际上,镜音同学单纯是觉得魔法少女什么的……太羞耻了。

虽然还是个高中生吧,虽然还算在魔法少女适龄期吧,虽然是有和小伙伴一起幻想这种东西吧,可是镜音铃早在两年前就已经从中二顺利毕业,挥别了那个充斥着剑与魔法与邪气眼与羞耻心的时代。

再见了,我的青春,再见了,如此丢脸的过去的自己,我来了,崭新的生活!

立下这样的誓言,离开了黑历史堆积的街道搬进新家,以充满朝气的新一代年轻人的姿态踏入高中校园后不久,有一天,镜音铃在学校的庭院里,发现一只脏兮兮的小动物。

毛色是很酷炫的挑染,无论哪一本生物图鉴上都没有记载的新品种形态,这种一看就应该打起十二分警惕的造型,让镜音铃同学当即准备转身就走。然而已经晚了,那只前一秒还让人怀疑是尸体的不明生物蹦了起来,以标准的国语大喊:“有甜点师的味道卡布!”

……自此,镜音铃的生活扭向了让她后悔莫及的道路。


“太慢了!甜点师·橘子玛德琳!你这样还算是一名甜点师吗卡布!大家都已经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了卡布!”

镜音铃面无表情地甩出一个手刀打飞了窜到自己眼前的妖精,然后从自行车上下来,把车子推到停车处和其他车子一起整齐排好,锁好车,提着头晕眼花的妖精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没有人注意的阴暗角落,然后面色凝重地拿出了放在书包里的缀着宝石和缎带亮闪闪怎么看都累赘得过分的打蛋器。

光是拿出这个东西,就让人感到羞耻。镜音铃不安地环视着周围,这一带很不幸地是她过去住过的街区,也就是说,这一带很多人都认识她,要是被看到这幅样子……不!不幸中的万幸是正因为她很熟悉这里,所以才能找到这样无人的角落。确认了自己处于安全的环境下,她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

“甜点师糖果集合。”

同时悲壮地闭上双眼。

“哒啦啦恰恰——刷叮♪”

轻快到让人烦躁的固有bgm响起。睁开眼睛,周围已经是仿佛神奇宝贝对战背景般迷幻的迷之空间,而自己身上的校服……果然已经不在了。

“恰啦锵锵~♬”

随着闪烁光芒的肥皂泡聚集过来,轻飘飘亮闪闪颜色饱和度高过标准线的华丽洋装开始逐渐出现,衬衫、袖口、腰带、裙子,然后是导致她每晚脚痛的华丽高跟靴。

手中的打蛋器手柄拉长成诡异的比例,全身的肌肉开始擅自收缩舒张,牵引着她摆出那个注定的姿势。

“少女的心犹如草莓酱夹心!甜点师·橘子玛德琳!”

毫无一人的阴暗巷子里。

“……”

甜点师·橘子玛德琳不知为何沉默地站在那里。

“你在干什么卡布!赶快去战斗啊甜点师·橘子玛德琳!”

复活了的妖精·卡布奇诺跟没记住教训一样又一次窜到了甜点师的面前开始吵嚷起来,而甜点师只是给了它一个空虚的眼神。

“……每次这个时候,我都觉得好想死。”

话说完之后,今天也安定地折磨着她的双脚的高跟靴自动带着她开始奔跑。

一脚踩在了巷子的墙面上……

开始在与地面成九十度的垂直平面上移动……

在各户人家之间飞檐走壁……

……然后平安到了事发现场。

已经不再像最初那样惊声尖叫花容失色的甜点师·橘子玛德琳看了看四周,然后庆幸一般松了一口气。这里是个已经废弃了的小公园,四周都是乱长的杂草和树木,没有什么人在,今天不用当众羞耻play了呢。

虽然每次羞耻play完之后可以用记忆消除的魔法,但是给甜点师本人带来的心灵创伤是不会痊愈的。

这个时候,发现了甜点师的汉堡包怪物A和可乐怪物B和薯条怪物CDEF发出嘈杂的喧闹声,一蹦一跳地聚拢了过来,随即受到了死亡之眼的扫视。

“那么……害我今天也不能融入大家的就是你们这些垃圾吗……呵呵,呵呵呵呵……”

坏掉了的甜点师露出了怨念的笑容,举起手中的打蛋器。

“消失在宇宙的另一端吧!搅拌全垒打——!”

顺便一提这并不是甜点师的固有技能,而是橘子玛德琳自创的招式,以打蛋器为球棒送出强力一击,让敌人化为流星消失在遥远的天边,是一个伤害强劲有效同时又能抒发压力缓解心情的实用技能。

“搅拌全垒打——!!”

甜点师呐喊着全力挥舞起伸长版打蛋器,引擎全开全速运转的搅拌头正面狠狠撞上了汉堡包怪物A的——呃大概是脸?——的部位,在怪物A的尖叫哭喊声中带着对方旋转了一周,然后把敌人朝着斜45度向上的方向猛甩出去。

然后可乐怪物B也被扫上了天空,然后甜点师用了一招进化版的搅拌全垒打,在带球旋转的环节增加转动的圈数,同时不断将新的目标卷入圆圈中黏在球棒上,完成了多球上垒的高难度动作,最后一口气将薯条怪物CDEF全部变为了宇宙的尘埃。

The turn end。

接下来就赶快回去洗个澡,忘掉刚刚发生的一切吧。


“垃圾食品的味道没有完全消失卡布!还有个大的敌人在卡布!”

“……are you kidding me?”

已经平复了心情准备解除变身麻利收工回家的甜点师僵在原地,缓慢地扭头看向每到战斗的时候就一定会袖手旁观的妖精。

“是真的卡布!在那个方向卡布!”

妖精用自己的小短手指了一个方向,是在出了这片杂草丛生的绿化区的另一边。要离开树木的天然视线遮蔽保护让甜点师感到十分抗拒,但是不早点解决掉就不能早点回家,所以她也只能视死如归地迈出步伐。

一步一步,可以看到略显暗淡的夕阳的光线从树林外穿透进来,还有叶片间隐隐漏出来的脏兮兮的滑梯和破旧的动物雕塑。

“……咦?”

是不是有点眼熟啊?橘子玛德琳不禁这么想。因为是被全自动追踪导航靴带过来的,她并没有仔细看路。这个街区的废弃小公园……?说起来是有那么一个啊,以前经常和朋友一起去玩,后来在上初中的时候公园被护栏围起来说要改建,结果就那么放置着了。

回忆一闪而过。甜点师在绿化区域的边缘停下脚步,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外面。不是担心敌人埋伏,是担心有普通围观群众,毕竟敌对势力的人脑子通常不太好,总是以非常夸张地姿态干劲十足地吸引目光,让人不禁怀疑敌方是不是打算利用羞耻心击败甜点师。

不过她只看到了一个人。

穿着略显暴露的紧身衣站在脏兮兮的滑梯最顶端摆出不可思议的姿势。

“腌菜才是终极的奥义!邪恶女干部·萝卜干★登场!”

甜点师·橘子玛德琳傻傻地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同龄女孩,对方很显然并不是在向甜点师做自我介绍,一是人家根本没有看向这边,二是她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唔,这个pose好像还是不够华丽啊……那试试看这个?”

有着眼熟到让人想死的绿色头发和耳熟到让人想死的清脆声音的女孩子说着唰地转过身来换了一个仿佛xx立的站法摆出居高临下的姿态。

“腌菜才是终极的奥义!邪恶女干部·萝卜干★登——”

登场台词戛然而止。

邪恶女干部与甜点师对上了目光。

橘子玛德琳此刻几乎都要忘记自己是甜点师,终于失声尖叫出来:“惠!?”

邪恶女干部·萝卜干顿时浑身僵硬,然后开始拼命摇头。

“咦、你、你,你不是铃吗?哎呀,那个,我不是惠哦,不是,我和中岛惠一点关系都没有,恩,就是这样。”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就说了你认错人了啦————!!啊”

过于激动而跳脚的邪恶女干部忽然一脚踏空,一屁股摔在了滑梯上。

然后就顺着滑梯滑到了甜点师的面前。

“……”

“……”

漫长的沉默。

仿佛连空气都僵硬了起来。

像是受不了这个蠢爆了的场面一样,甜点师·橘子玛德琳呻吟了一声,然后弯下身子碰了碰那个选择了掩面以逃避现实的邪恶女干部,问道:“你、你没事吧,惠?”

“……恩,我什么事都没有,铃。”

“……好久不见了呢。”

“……是啊,好久不见了啊哈哈哈……”


由生锈的链条和腐朽的木板组装起来的秋千并不是适合叙旧的场所,但是让橘子玛德琳穿成这样去咖啡厅或者蛋糕店一类的地方叙旧还不如杀了她。

“所以,惠,你,为什么,成了邪恶女干部啊。”

“……铃不也是,为什么,是甜点师啊。”

橘子玛德琳也就是镜音铃沉默,然后语调毫无起伏地反问道:“那你为什么要那么兴致高昂地练习登场pose——”

“哇啊啊啊啊啊不要提了啦!!!!”

明明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一点都不害羞,被人看到之后就是这个反应,所以为什么要作死呢。萝卜干也就是中岛惠欲哭无泪地打断了自己的童年好友,在呜咽了好一会之后才终于开始讲述自己走入歧途的经历。

“就……小铃你搬走了之后,就没有人陪我玩扮演魔法少女的游戏了嘛。然后过了没多久,我就在路上看到了招聘广告,说是要召集邪恶女干部什么的,提供服装,免费训练,而且待遇相当好。”

“?????”

“然后我就去报名了,本来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也觉得邪恶势力什么的好像不太适合我,可是看到大家都非常努力的样子,我也拿出干劲来全力地扮演,然后就通过面试了。”

“?!?!?”

“今天是上面的人说要找一个秘密基地,我就想起来我们以前一起来玩的这个公园,就把大家带过来了,然后它们说有甜点师的味道就全都跑掉了……”

“是啊,全都跑过来被我打飞了。”

“诶诶诶好过分?!”

“我过分?!?!”

一阵骚乱之后两人重新坐回秋千上。

“所以小铃为什么可以当甜点师那么好啊。”

“我是……才不好咧!一点都不好!!我是被强制拉过来的啊!!而且还是做白工!!!这种东西谁要当啊!!谁爱当谁当去!!!!”

“呜,虽然很想当甜点师,但是白工的话果然还是不行呢……”

“重点是那里!?等一下你们的待遇到底有多好?”

“时薪大概这么多?然后可以包食宿,虽然我还是住家里啦,但是饭钱省下了不少,而且它们说我很有素质,之后还可以涨工资。”

“待遇也太好?!素质是什么啊!?!?”

“怎么吃垃圾食品都不会胖?”

“……啊,是了,我想起来了你这个混蛋。”

“为什么要骂我???”

又一阵骚乱后两人重新坐回秋千上,然后同时叹了一口气。

“所以现在这个样子要怎么收场啊啊啊啊……”

“这……好像……不战斗不行吧……”

“不要!!绝对不要!!!!我不要这个样子在熟人面前战斗啊啊啊啊啊!!!!”

“咦为什么不是不愿意和曾经的好友刀剑相向?”

“话说邪恶一般都要被正义打倒的吧!那小惠你就当作是被我打败了回去吧!”

“诶可是我领了工资不能不干活啊?!”

“那你要战斗吗!?”

“…………………………不行吗?”

最终两人决定剪刀石头布定胜负。穿着紧身衣和迷你裙的两个女孩子在废弃的公园里剪刀石头布,最后是正义一方取得了胜利。邪恶女干部垂头丧气地看着自己出了布的手掌:“啊呜……只能重新再去找一个秘密基地了……”

甜点师一脸震惊:“你居然还要去找吗!”

“当然了,这可是工作啊!”迅速恢复了元气的邪恶女干部手握成拳一脸坚定,然后忽然又绽放了笑容。

“而且小铃以后也会继续当甜点师对吧,太好了,这样以后就又能经常见面、一起玩扮演游戏了。”

“话说这么说没错啦,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说真的,小铃搬走之后我一直觉得很寂寞呢……”

甜点师忽然从抓狂之中安静了下来,好一会之后点点头对友人表示同感:“我也是啊,我也很寂寞。”

“所以,今天能和小铃见面,我超——高兴的!”

如果不是在这个情况下的话会更高兴吧,大概。

但是,仿佛受到友人的情绪感染,甜点师无法说出内心的吐槽,而是叹了口气之后一起笑了起来。

“那以后就要多多指教了呢,邪恶女干部·萝卜干。”

“我下一次不会输的哦,甜点师·橘子玛德琳!”

两个女孩子相视而笑,伸出的手紧紧地交握在一起。

甜点师·橘子玛德琳与邪恶女干部·萝卜干,背道而驰的两人的未来究竟会如何发展呢?


End


插曲:

虽然隔着一条马路和大块的空地,但是还是能够认得出来。

镜音连看着自己的姐姐和自己姐姐的好朋友穿着夸张的奇特服装站在公园里有说有笑(?)的样子,手上的购物袋滑落下去发出啪嗒的声音。

然后他看到姐姐们像是干坏事被人抓了现行一样的跳了起来,一起转过头来看向他。

一片死寂。

镜音连面不改色地蹲下身捡起购物袋和袋子里的东西,拍拍上面的泥土然后站起来,穿过马路和护栏和空地走到他的长姐的面前,踮起脚拍了拍她的肩膀。

“放心吧,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还有,老妈快做好饭了,赶快把衣服换好回去吧。”


评论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