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ker's House

阿米/米粥/lucky/aa随便叫
文画都有,文比较多
冷门之中万劫不复
微博:https://weibo.com/u/1717729503

© Thinker's House | Powered by LOFTER

【弹丸论破3】ヒーローにおめでとう!(苗木中心)

标题意思:向英雄道贺!


nico上看到了EVA原音替换苗木洗脑那段的笑死我了((((

恩,我也觉得,比起指责他为什么活着,「おめでとう」对他的伤害应该更大吧……


>>ATTENTION!!<<

对于“如果苗木看到的幻觉是「おめでとう」”的妄想

严重的EVA梗(虽然我EVA看得太囫囵已经记不清了)

严重的OOC

严重的妄想与捏造

一切建立在接受了官方的动画最强洗脑论苗木可以绝望论的基础上

如果不能接受请务必马上关闭

可以接受的朋友我们这就开始了……




ヒーローにおめでとう!


“逆藏先生……”

苗木目送对方蹒跚的背影逐渐远去。是因为听到了这个从第一次见到自己便毫无保留地展露出敌意的人所说的那一点点真心话吗,他忽然也很想倾诉些什么,不过对方绝对没有兴趣听吧。他想起了刚踏入会议室的时候,逆藏十三狠狠给了他一拳,真的很痛,不只是腹部和里面的脏器,感觉就好象内心深处的暗伤被人找到、集火攻击了一样疼痛。

『牺牲了那么多同伴,还真好意思做出一副英雄的样子。』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英雄啊……”

苗木缓缓吐出这句话,无力地靠着墙坐下。抬起头来,闪着不详的红光的显示屏就在眼前,似乎影像播放完毕后就不会再播放了。

那到底是用怎样可怕的技术做出来的东西啊……虽然已经冷静下来了,可是刚刚被唤起的情绪仍然残留在身体里,不用看苗木也知道自己的手指在颤抖。

他不是什么英雄。

尽管被赋予了“超高校级的希望”这样沉重的头衔,他自己也觉得十分害臊,但要说他背负着逝去同伴的希望继续前行这一点,他不会否认。

他不会停下前行的脚步,他不会放弃希望,他不会就此被绝望击倒。

……但是他不是『英雄』。

刚进入未来机关时苗木非常地不适应,就是因为夹杂在“希望”之中出现的这个词。到底是谁最先提起的呢?与其说是称赞,对于苗木而言不如说像是讽刺一样,让人如坐针毡。雾切曾经对他说不要去在意,他也这么做了。对于通关了那场自相残杀游戏的幸存者而言,原本就没有在意他人眼光的余裕,敬佩和非难以压倒性超过绝望的数量落在他们身上,与其去管这些不如尽快熟悉工作,投入到重建世界的工程中去。

开始的时候经常做噩梦。伴随着逐渐恢复的记忆,苗木会梦到在原本和平的校园生活中,死去的同伴突然变成死前凄惨的模样,质问他为什么牺牲了自己;又或是对方留下夹杂着血的眼泪,向他道歉;又或者大家只是安静地变成了尸体,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知道朝日奈和自己一样会做这样的梦。他知道十神虽然不提,但偶尔也会有无法入眠用工作填补的夜晚。他知道即使是永远冷静中立的雾切,在安静地眺望远方时眼神也会波动。呃……他不是很能确定叶隐是怎么样,不过对方有在好好工作而不是琢磨着倒卖同事内脏这一点让他很是欣慰。

虽然艰难,但一切的确正在一点一点地好起来。和自己一起活下来的同伴支持着自己,这一点让他无比安心。

然后雾切响子死去了。

原因是苗木诚还活着。

那不是单用眼泪可以道明的悲伤,也不是嘶吼可以传达出的疼痛。这个人怎么可以明知道这一切却还尽职地奔波调查呢?怎么可以明知道这一切却还若无其事地和自己喝茶聊天呢?怎么可以明知道这一切,却什么都不说,就这么冷静地走向死亡呢?

至少责怪一下我,埋怨一下我啊,而不是直到最后还那么温柔,告诉我不要放弃希望,告诉我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

尽管如此苗木还是擦掉了眼泪继续前进。必须要结束这个不讲理的游戏才行,必须要活下来才行。

可是,当然,即使找出了黑幕结束了游戏活到了最后,苗木诚也不是英雄。从第一个牺牲者出现开始他就不可能是英雄,从失去了雾切响子开始他就不可能是英雄。可是,当然,即使失去了同伴他也不能放弃希望,即使真的只剩他一个人他也必须前进。背负死去的同伴,怀抱着希望前行,这是最开始的时候就决定了的。


他听到了雾切响子的声音。

一如往常冷静的,但又夹杂着暖意的,温柔的声音。

简直无法想象不久前自己才见过她冰冷的无法活动的样子,她呼唤自己就好象一直以来使唤自己那样让人无奈又让人欣喜。

“恭喜你。”

混乱之中苗木转过身去,在看清眼前那个女孩子的笑脸之前,就又听到了身后传来声音。

他听到了舞园沙耶香的声音。

非常令人怀念的,悦耳的,开朗的声音。

就好象还活着的时候一样,就好象以往在学校里和自己说笑时一样,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恭喜你!”

这是在说什么啊?为什么舞园会出现在这里?

到底,有什么值得恭喜的呢?在现在这样绝望的情形之下,在他们还未找出黑幕、正在验证真相的情况下,她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呢?

事情仍在往苗木无法理解的情况加速发展。塞雷斯、山田、石丸,大神、不二咲、大和田、桑田,死去的同伴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将苗木包围起来。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微笑,那笑容太过纯粹反而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恭喜你!”

所有人都对他说同一句话,像是发自内心地在为他祝贺一样。苗木完全摸不着头脑,踉跄着脚步转圈看着眼前一张张脸就像审视着心里一道道伤痕,“大、大家?为什么……这到底是——”

“恭喜你通关了互相残杀游戏!”

不知道是谁率先鼓起掌来,然后呼应的人越来越多掌声热烈。

“恭喜你活到了最后!”

“恭喜你找出了黑幕!”

“恭喜你杀了江之岛盾子!”

“恭喜你成功阻止了绝望的蔓延!”

各式各样的道喜声充斥着苗木的耳朵,他感到头昏脑胀,内心丝毫没有喜悦的感情,只有困惑和不安越发沉重。然后他听到耳边整齐一致的声音里终于开始出现了别的话语。

“干得好啊,英雄!”

苗木狠狠地颤抖了一下,循声望去却只能看到飘浮在液体上的一件特攻服。

掌声变得七零八落了起来,因为鼓掌的人正加速变成他们死亡时的样子,过度损坏的身体和扭曲的姿态使得很多人无法顺利地维持鼓掌这一行为。

“就像英雄一样呢!”

“打倒了超高校级的绝望,是一位强大的英雄呀!”

苗木下意识开口反驳:“等……不、不对,我并不是……”

“所以把我们牺牲掉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对啊,因为是要拯救世界的英雄嘛。”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要活下来啊!”

“把这场不讲理的游戏结束掉!”

“不管牺牲多少人也好,至少你一定要活到最后啊!”

“因为你是,要用希望改写这绝望的世界的,英雄啊。”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啊我不是我并不是英雄我不想要牺牲任何人我不想你们死啊。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不要再鼓掌了不要再笑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即使没能实现和我的约定,苗木君还是成功逃了出来,太好了呢!”

是腹部鲜血淋漓的舞园。

“虽然必须要牺牲掉我,但是苗木能够活着继续为大家带去希望,太好了。”

是半身被毒素浸染的雾切。

一点也不好啊。

为什么大家都死去了,而我还活着。


那一刻充满了内心的绝望感现在回想起来还会让苗木忍不住战栗。

那是罪恶,是不安,是迷茫,是恐惧,是他埋藏在内心深处那么多次的鲜血和死。他以为自己已经克服了,他以为自己能够背负着这些前进,无论是非难是谴责还是噩梦中的质问与恶意他都能忍受,但是最终还是在自己所看到的幻觉之中崩溃了。

没有人希望他死,活着的死去的同伴都在他身边,大家的希望都托付在他的身上。雾切也说过的,无论发生什么,她也好大家也好都会支持着他。这让他感到安心,感到温暖,感到无论前方有什么他都能坚持着走下去。

但这也让他感到愧疚。明知不可能,很偶尔的时候,像所有曾经历过失去的人一样,他也会想过,要是能够代替的话……

就是这种微小的,转瞬即逝的,隐藏在希望背后的细小破绽,被人找了出来,刺了进去,把其后巨大的悲伤与内疚挖了出来,在瞬间动摇人的精神。

这么可怕的东西,就是江之岛盾子的武器吗?

“……一定要,”

“一定要,结束这场游戏,找出真正的幕后黑手才行。”

深吸一口气,苗木盯着自己颤抖的指尖。

“希望会,你们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对吧。”



END



原标题:他说了些不像是他说的话

恩,我想练练自己起名的sense……


随口胡扯些什么

某人说过每个人多少会有些对自己而言具有特定意义的词语,因而在使用上会有所忌讳

我就妄想苗木对『英雄』这个词有所避讳了

想象一下被大家称作英雄时内心极度抗拒愧疚但是只能表现出害臊谦虚推脱的样子的苗木,也是很美味的(喂

他不害怕噩梦,不害怕被质问指责,那他会害怕什么呢……

会害怕同伴因自己而死吧,害怕自己不得不牺牲什么人,明明一直在寻求不需要牺牲的道路

我觉得『破绽』始终是存在的,这是苗木选择了背负所必须要承担的代价。他当然能够走下去,但他不可能全无弱点……但他还是会走下去


就好象弹3动画虽然令人绝望,我也必须看下去一样(痛苦((((((

评论 ( 10 )
热度 ( 70 )